「你們幾個去那邊找找!」

隨後是翻桌子敲椅子的聲音、

這樣的躁動大約持續了十分鐘后才沒了動靜。

隨之而來的是那一雙抱緊我的雙臂也終於鬆了開來。

「林濯濯,你果然很不讓人省心!」

聲音有點耳熟。

我循聲向上望去。

是——

沈書琮?!

在我面前的竟然是沈書琮!

看到是沈書琮的一刻,我的心被暴擊了。

一顆心狂跳不止,渾身的血液都涌到了臉上和耳朵上,燙的厲害。

他為什麼會在這裡?

又為什麼會救我?

「沒事了。」

「那些人應該走遠了!」

沒事了這三個字像是定時開關一般讓我整個人秒松下來。

一聽說沒事了,我渾身癱軟,再也站不起來,這時我才發現我崴了腳。

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崴的。

鑽心的疼。

崩潰的情緒混著身體的疼痛讓我的眼淚完全不受控制。

而我則坐在地上哭的很大聲。

因為很害怕!

很激動!

又很傷心!

沈書琮不能讓我坐在地上哭。

一來會著涼,二來也不能放之任之,因為看不下去。

沈書琮把混亂的我抱到休息室的沙發上,卻在此刻發現我的腳踝又紅又腫。

大概是聽到了裡面的響動,

這時一名光頭男子過來了。

自稱店長。

「小姑娘別怕,我是這家餐廳的店長,好人蘆達,現在這裡很安全哦。」

我抬起頭看看他又看看沈書琮,這才發現原來這是一家餐廳,因為店長和沈書琮都穿著一模一樣的制服,而且制服上都寫著「三次元餐廳歡迎你」的字樣。

「放心啊放心。壞人走遠了,我已經把店門鎖了!你們放心!」

「謝謝老闆……」我說的很小聲,因為沒力氣。

一看我的腳踝腫得不像樣子,光頭店長對沈書琮說道:

「小沈,餐間有冰塊和紗布,你給它搗碎了用紗布包起來給小姑娘來冰敷。還有咖啡機裡面還有些熱牛奶,你去給人家弄點熱飲過來壓壓驚。」

「誒,可憐啊,一定嚇壞了。」

光頭店長忙前忙后一直在指導沈書琮怎麼照顧我,而他自己則一直跟我刻意保持距離。因為他知道我現在一定防著所有的男的,也包括他,此時此刻也就只有沈書琮處在我的防備範圍以外。

幾分鐘后,沈書琮為我做了一杯熱乎乎的牛奶用馬克杯端了過來。

「喝點熱的,安神。」

沈書琮話不多,但是每句話都讓我覺得無比踏實。

我的雙手捂著熱乎乎的杯壁,感受到一陣陣的溫熱從杯子傳遞到了掌心,又從掌心傳遞到了心裡。

見他起身要走,我緊張地拽拽他的衣服。

「你……能不能別走啊……」

聲音很小,也很弱……

我知道我現在很慫很沒出息,但我真的很害怕壞人再回來傷害我。

也許這就是PTSD的後遺症。。。

「你的腳受傷了,我拿些冰塊就回來。」

似乎怕我不相信,沈書琮又補充了一句——

「我會很快回來。」

PS:下一章開始可能會請各位大大坐過山車,嘿嘿嘿嘿,劇情更加緊湊,敬請期待哦~~~ 潁城靠近軍營的一處宅院之中,高焱不停用藥杵在青銅鼎之中攪拌。

淡綠色的青銅鼎下滿是燒紅的木炭,下一瞬,淡紫色煙氣驟然從青銅鼎中冒出。

隨即,高焱猛的催動內勁將鼎中一團紫色的糊狀物抄了出來,用特製的工具將糊狀物化作一粒粒圓滾滾的藥丸鋪開在了桌面之上。

此時屋內桌面上已經有了數千顆紫色的藥丸。

高焱隨手抄起一顆放在眼前打量。

「豹胎易筋丸!」

這是高焱令人強行收羅了潁城所有藥材才弄出來的這麼多豹胎易筋丸。

這個世界的藥材年份更大,藥效更高,豹胎易筋丸的效果立竿見影,這是高焱用自己麾下親衛做試驗得到的結果。

這一次他接下了羅網甩過來的餡餅,但這張餅有些過於大了,現在的高焱胃還太小,想要將潁城牢牢的掌控在手中還力有未逮。

但這也是機會,在他接手潁城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事情的棘手程度,但高焱卻不想放手,這一次他要收割足夠的願力點。

但他手下的戰力實在是不堪入目,堪堪能戰的三千人根本不夠用。

而一路裹挾來的流民雖然也算是挑選的青壯,但這些人長時間食不果腹,身體虛弱很難快速形成戰力。

雖然城中近萬守軍倒算的上是戰力,但這些人想要他們出力可沒那麼容易。

所以為了能更好的收割願力,高焱一入城第一件事就是控制城中藥材,快馬加鞭的煉製丹藥,既然局勢如此艱難,他高焱自然不能走尋常路。

似乎老天都在幫他,潁城作為韓國重要的交通樞紐,正好有幾隻運送藥材的商隊滯留在城中,這給高焱提供了充足的藥材。

經過兩天不間斷的煉製,高焱成功的煉出了數千顆豹胎易筋丸,雖然高焱覺得還是少了些,但這已經是城中藥材能供應的極限了。

雖然豹胎易筋丸沒有三屍腦神丹對人的控制力強,不過豹胎易筋丸卻能在段時間內提高內勁,而且根據高焱的試驗,他可以用烏頭強行催發豹胎易筋丸的藥效,達到立竿見影的效果。

但它的副作用會變的極大,能直接降低使用者的壽命,而且是以十年為單位降低。

不過在這個人命如草芥的世界,命再長也不一定有機會能壽終正寢。

而且對於高焱來說副作用根本不是現在的他考慮的問題,只要能讓人增強實力,其他都不在高焱的考慮範圍之內。

就在高焱將桌上的丹藥收攏的時候,墨鴉趙辰聯袂來到了高焱所在的院落。

「主上!韓國出兵了!」

墨鴉一見到高焱直接開口道出了他最新得到的消息。

「是血衣堡方向還是新鄭那邊!」

高焱扭了扭有些僵硬的脖頸,有些隨意的向著墨鴉問道。

「血衣堡的人已經被隱蝠誘騙去攔截內史騰的大軍,但以屬下估計他瞞不了多久,蓑衣客的情報體系隱蝠是無法阻攔的!」

————-

感謝蛇肉x3投的月票!!!!!

感謝大家的推薦!!!!!!!

謝謝!!! 林漠瞪了他一眼:「謝千軍死了,還死在咱們的地盤上,你覺得這是好事?」

「謝家知道了,你說他們會怎麼想?」

老虎頓時一愣,旋即面色也是大變:「林哥,您的意思是,謝家……謝家會認為是咱們殺了謝千軍?」

林漠搖了搖頭:「不是謝家會不會這樣認為的,而是這件事,咱們壓根脫不了關係!」

「上次九葉火蓮的事情,我就跟謝家結仇了,謝家也一直想找借口對付我。」

「這一次,謝千軍死在了廣陽市。就算謝家明知道這件事不是我做的,他們也絕對不會放過我的啊!」

老虎頓時慌了:「那……那這可怎麼辦啊?」

「要不,咱們幫他們找出兇手,讓謝家沒理由找咱們的麻煩?」

「謝千軍那麼強大的實力,能殺他的人也不多。會不會是竹葉青做的啊?」

林漠搖頭:「肯定不是她!」

「第一,竹葉青不會做這件事,她沒理由陷害我。」

「第二,就算是竹葉青做的,她也不會放火,她不屑於做這樣的事情!」

老虎撓了撓頭:「那能是誰做的呢?」

林漠沉聲道:「肯定跟趙天元脫不了關係!」

「這個人,極其陰險狡詐,而且做事心狠手辣,也唯有他能想得出這樣的辦法。」

老虎:「趙天元?」

「他的實力,殺不了謝千軍吧?」

林漠:「還有錢永安和蠱尊。」

「既然要焚燒了這幾個人的屍體,毀屍滅跡,肯定是下毒或者下蠱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