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這麼說定了。」

「好。」

洛曉曉聽着兩人的談話,心裏美滋滋的。

天知道,她有多想和夏卿塵名正言順的站在一起。

突然老吳上來在洛曉曉耳邊說了什麼,洛曉曉皺了皺眉道:「娘娘,祖母,你們先聊著,我下去看看。」

「你該忙忙你的,不用擔心我們。」老夫人說道。

「嗯嗯,那我先下去了。小月,伺候好娘娘和祖母。」

「是。」

洛曉曉起身向著樓下走去,一眼便看到了在樓下大鬧的李雪瑩母女。

她信步下樓道:「怎麼回事?」

李雪瑩看到洛曉曉之後,立即跑到了她面前:「曉曉啊,你可算是下來了,你看看這些不知輕重的東西,我說了我是你母親,要上四樓去,可他們卻一個勁的攔着我,真是太不懂規矩了。」

洛依依也上前來道:「是啊四妹,我們是你的家人,怎麼能和這些人混在一起呢?」

洛曉曉看向了老吳道:「是你們攔住了她們嗎?」

「小姐,四樓是VIP區,只有身份尊貴或是受邀之人才可以進入,今天夫人和三小姐連請柬都沒有,我們怎麼能放上去呢?」

李雪瑩聽后道:「放肆,你這奴才懂不懂規矩,我們是曉曉的家裏人,還要什麼請柬。趕緊讓開讓我們上去,否則有你好看的。」

洛曉曉聽后也說道:「就是,我手下可容不下不懂規矩的人。」

李雪瑩聽后更加的耀武揚威:「就是啊曉曉,要不要讓母親幫你好好調教一下下人。」

洛曉曉笑了笑道:「我的人,我自己調教就行,就不勞煩……小娘了。小娘畢竟沒有被扶正,還是不要以我的母親自居,我母親只有一個,在我不知事的時候就已經不在了。」

李雪瑩一向以丞相府的大夫人自居,現在被洛曉曉當着這麼多人的面拆穿,面上終究是有些掛不住。

她嘴角抽搐幾下道:「曉曉,有什麼話咱們還是上去說吧,我和你姐姐在這裏站着,也不好看啊。」

說着,她就要上樓去。

洛曉曉上前擋住了她們兩人道:「我剛才說了,我這裏容不下不守規矩的人。小娘身份只是一個妾室,三姐也是個庶女,這身份實在談不上尊貴。既然小娘想要上去,那就把請柬拿出來吧。」

李雪瑩看着四周聚集的人愈多,左右為難道:「曉曉,我怎麼說也是你的繼母,你這樣讓我多下不來台啊。」

洛依依看着四周的目光,臉色也是十分的難看,她本來和別人誇下了海口,說她是洛曉曉的姐姐,又是這屆的百花仙子,定然是要上到四樓的,可是這人都在看着,洛曉曉卻一點情面都不給。

「那不行,小娘剛才着重強調了規矩二字,我是這裏的老闆,自然得身先士卒,我不想帶頭去打破規矩吧。既然小娘兩條都不符合,那還是就在下面吧,你一個人在這裏鬧着,別人享受的也不痛快啊。」

「就是啊,我們花錢是來這裏享受的,你要是不願意留就走啊,耽誤我們的時間做什麼?」

「真是不要臉,人家都沒認她這個母親,她倒好,自己拿起腔調來了。」

「剛才三小姐還說自己是百花仙子呢,結果屁事不頂,在人家靜安郡主面前,這百花仙子算個屁啊。」

洛依依聽着耳邊的閑言碎語,臉色愈加的難看,本來這次她贏得百花仙子之後的身份水漲船高,現在卻被洛曉曉這樣的當眾羞辱,她怎麼能咽的下這口氣。

洛曉曉居高臨下的看着如同跳樑小丑般的兩人道:「老吳,要是她們再惹事的話,就把人請出去,不要讓一顆老鼠屎壞了滿鍋湯。」

「是。」 而,就在裘羚正安靜的坐在別墅內,享用豐盛晚餐之際。

星園別墅,莊園外。

一輛悍馬H6越野車,正緩緩駛來。

一個輕剎車,停在了別墅門前。

車門推開,秦蒼穹眸光平靜,抱着女兒,緩緩下車。

眼前這棟,坐落於西湖最美盛景邊上的別墅,便是宋憐星生前,長居的私人別墅。

整棟別墅,由她本人親自設計。

打造成了歐式復古的星辰模樣,取名為【星園】。

微微風簇浪,散作滿湖星。

這七年來,她獨自一人,帶領着兒子和女兒,居住在這裏,撫養他們長大。

可。

而今,她和兒子,雙雙失蹤。

只留下一個女兒秦小鯉。

世道之變,讓人不盡輪迴。

秦蒼穹抬眸,盯着面前這棟歐式設計的豪華別墅。

而後,他就這麼……抱着女兒,一步一步,朝着別墅門口走去。

此時,整棟莊園的大門,都關着。

但卻能透過落地窗,隱隱看到其中點亮的燈光。

他抱着女兒來到大門前。

而後,右手緩緩伸出,輕輕一抬。

「轟拉……!!」

整扇別墅的鎏金大門,在剎那間被轟飛!

秦蒼穹,就這麼抱着女兒,一步一步,走進了星園別墅。

懷中的女兒,俏臉複雜……摟着父親的脖子,依偎在爹爹懷中。但她的眼眸,卻是複雜的望着這棟熟悉的別墅……

幾個月前,這棟別墅……還是她的家。

可而今。

這棟別墅,已經不再屬於她了。

看着這個陌生而又熟悉的地方,小丫頭美眸中一絲霧氣微微浮現。

秦蒼穹,就這麼抱着女兒,踩着皮鞋,一步一步,走進了別墅大廳。

而此時,別墅大廳內!

裘羚正坐在餐桌前,手中的刀叉,獃滯的懸在半空中。

她扭頭,美眸錯愕震驚,不敢置信的望着大門口方向……

當,見到一個陌生的西裝男人,轟開自己的別墅門,抱着一個小女孩進來時……

裘羚整個呆住了,美眸錯愕懵逼?

這個黑衣西裝男人,她不認識。

但,男人懷中的小女孩,她卻怎能不認識?

這,不正是宋憐星的女兒,秦小鯉嗎?!

這丫頭,幾個月來……一直處於失蹤狀態。

幾乎全城各方勢力,都在尋找她的下落!

結果,卻不想!

此時此刻,這個丫頭,竟出現在了自己別墅內?!

「你…你是誰?!」裘羚坐在餐桌前,好半天才反應過來……她美眸倏然冰冷怒意,盯着那名黑衣西裝男子,叱喝道!

「我,是方才給你致電通知之人。」秦蒼穹將懷中女兒放下。

女兒秦小鯉似乎很害怕裘羚,她嬌軀驚慌,躲在父親身後。

幾個月前,她曾親眼見識到,身為母親貼身秘書的裘羚,是如何兇狠手段,逼迫陷害母親的……

這個女秘書那奸惡的神情,還歷歷在目。

所以此時,秦小鯉心有餘悸。

秦蒼穹站在女兒面前,悠然自得的掏出一根捲煙,點燃,深吸一口。

他,繼續踱步,踏着皮鞋,朝着裘羚走來。

「電話中,我給過你機會。限你今晚之前,離開這棟別,否則…後果自負。」

「只可惜,裘秘書你似乎……不聽我言呢。」

[email protected]

當聽到『裘秘書』這三個字時,裘羚的面色驟變! 想着也好久沒有看過葉倩文了,聖誕過完。馬上這一年也就結束了,還有幾天就跨年了。看着葉倩文發來的消息,讓程顏跨年的晚上去出租屋裏吃飯。

程顏自然是高興的,畢竟能以一家人的名義在一起跨年,已經是她很多年的願望了。

這幾天很奇怪,她在公司很少見到周奕承,不過這樣也好,如果要是天天見到。程顏估計也是想方設法的去躲他。

冬天天黑的也越來越早了,才是七八點鐘的樣子,整個城市就亮起了大大小小的燈,天空顏色也漸漸變成了暗藍色。

自從剪了頭髮,程顏就特別喜歡扎高的丸子頭,這樣又方便,還不扎脖子。

可是確實沒有頭髮的保護,風吹到脖子的時候還是有點冷。

程顏步行回家的時候看到街對面的一家銀行,透過玻璃窗看到站在ATM機前面的人,好像有點像周奕承。她想過馬路去看看,可是礙於現在是紅燈。幾輛車從眼前過去之後,銀行里的男人早就不知道去了哪裏。回想起上次錢念霏說老看到周奕承去銀行,也不知道是去幹嘛?這麼一看,錢念霏說的確實沒錯。

如果真的是匯款的話……算了,不想了不想了。

而此時此刻的周奕承坐進了自己的車裏,撥通了一個號碼,沒響幾聲,那邊就傳來了一個女人的聲音:「小周,錢收到了,謝謝你。」

那女人是葉倩文。

原來,最近周奕承經常去銀行匯的這幾筆錢都是給葉倩文的。

「小周,跨年夜要不然上我們家來吧!阿姨和你陳叔叔給你做好吃的。」

周奕承看着路上過路的行人,又想到了程顏的臉,點了點頭:「好啊,阿姨。那就麻煩您了。」

葉倩文掛了電話之後,打開了微信。備註上寫着XX科主治醫生的字樣,葉倩文發了一串文字,告訴他自己過兩天就去治療。

跨年夜這天,周奕承大發慈悲的沒有讓全公司的人加班,而是都回去跨年。

因為程顏要去葉倩文那,所以她想下班先去超市買點水果和蔬菜之類的。可是沒想到走樓梯都能跟電梯同步。程顏想裝作沒有看見周奕承的樣子,可周奕承卻從身後叫住了她。

「程顏!」

程顏停下了腳步,但卻沒有回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