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包包糧食,鐵料被飛快卸下,又運至山城,令顧沖清楚宋家已經全面運轉起來,時刻為將來的大戰做着準備。

「太子爺來了!」

顧沖漫步而下,他此時在武林中的威望如日中天,更兼帶擊敗天刀的威勢,登時就收穫了大量敬畏的目光。

「到底是武俠世界,只要在江湖武林沖闖下名望,勢力、地盤、還有人手總會有的,哪怕我不是大隋太子,想要白手起家,也不是難事……」

看着周圍一干族人仰慕與火熱的眸子,顧沖開始有些理解為什麼許多武林中人,不惜拚命也要搏一搏聲名了。

「在下宋魯,恭迎太子殿下!」

顧沖露面之後,一名雍容英偉,頗有大家氣度的中年男子就迎了上來,他臉上帶着恭敬的神態。

奇異的是,他頭上有着銀白色的頭髮,卻帶着生氣,沒有半點蒼老之感。

「宋缺前輩呢?」

「銀髯」宋魯,天刀宋缺族弟,宋閥核心成員之一,顧沖自然不會陌生,不由笑問道。

「家主正在明月樓等待太子殿下……」

宋魯雙目含淚:「現在宋家上下,都只等太子前來,共商大計!」

「有心了!」

顧沖點了點頭,看來這次宋家野心不小,絕不會只是簡單的商量一下合作的事,宋缺這把天刀鋒芒隱忍了十年,似乎也有些按捺不住了。

顧沖當即與宋魯沿着足以令五馬並馳的盤山斜道進入山城。

宋家山城外觀和內在給人兩種完全不同的感覺,若前者令人想起攻守殺伐,那後者只會使人聯想到寧逸和平。

它由數百大小院落組成,院落各成體系,又是緊密相連,以供奉歷代祖宗神位的宋家祠堂為中心。

每個院落均分正院偏院,間隔結構,無不選材精良,造功考究,又以十多條井然有序,青石鋪成的大道連接起來,最有特色處是依山勢層層上升,每登一層,分別以石階和斜坡通接,方便住民車馬上落。

道旁遍植樹木花草,又引進山上泉水灌成溪流,在園林居所中穿插,形成小橋流水,池塘亭台等無窮美景,空間寬敞舒適,極具江南園林的景緻,置身其中,便像在一個山上的大花園內。

主要的建築群結集在最高第九層周圍約達兩里的大平台上,樓閣崢嶸,建築典雅,以木石構成,由檐檐至花窗,縷工裝飾一絲不苟,營造出一種充滿南方文化氣息的雄渾氣派,更使人感受到宋家在南方舉足輕重的地位。

顧沖與宋魯走過兩旁花木扶疏的長廊,跨過一道跨越池塘的長石橋,來到門上正中處懸刻有「明月樓」三字木雕燙金牌匾的兩層木構建築物之前。

此樓乃是宋家議事核心所在,木門隔窗均是以鏤空雕花裝飾,斗拱飛檐,石刻磚雕,精采紛呈。

顧沖與宋魯大踏步而入。

旋即,數十道精光四射的眸子,如雷似電,狂風驟雨般掃射而至,顯然都是宗師好手。

這數十道目光全部聚焦在顧沖身上,卻只是讓他如同清風拂面,不由讓人暗自點頭,不愧是戰勝家主宋缺的英傑人物。

顧沖放眼望去,就見明月樓當中有許多銀髮垂髫的老者,又有幾名奇裝異服,顯然是俚、獠兩族頭領的人在內。

而宋缺高坐首位的太師椅,在他旁邊還有另外一把太師椅。

「太子殿下,請上座!」

見顧衝進來,宋缺十分客氣的將他請到另外一把交椅坐下。

隨後又有僕人送來香茶,糕點,十分周到。

而後卻見宋缺老神在在的閉目養神,似乎接下的事與他無關,正當顧沖好奇之際,俚族頭領突然開口道:「太子殿下,聽聞石之軒化身裴矩,在洛陽輔佐楊廣,可有此事?」

石之軒可是魔門領袖之一,而他居然臣服於大隋,無疑是大隋和魔門勾結的鐵證,宋家對魔門的偏見雖然不如白道那樣根深蒂固,卻仍舊是不怎麼待見。

而大隋和魔門勾結,不禁讓人懷疑大隋內部是否早已經墮落腐朽。

「沒錯!」

顧沖沒有模凌兩可,而是直接給出了肯定的答案,令在場宋家之人臉色又是一沉。

「但是,石之軒只是與我父皇楊廣合作,與我大隋關係並不深!」

「相信在場的各位宋家族老也清楚,大隋雖說是我楊家的天下,但其實更類似於各方勢力的聯盟,內部關係錯綜複雜,父皇也不得不尋找外力來穩固自己的地位。

而石之軒此人,雖然是魔門中人,但心中除了一統魔門兩派六道的理想之外,尚有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宏願,他輔佐父皇期間也做了不少利國利民的好事,各位何必對他成見太深?」

「利國利民,我看不見得吧!他分裂突厥,挑起中原和草原的戰火,也算是利國利民嗎?」

坐在俚族首領旁邊的獠族首領,抓了一把花白凌亂的鬍鬚,毫不客氣的反駁道。 「大哥哥我們回去吧,看不到我的話,那群大叔又要開始鬧了。」小靈曦道。

「嗯,那行,我就先回去了,等結束之後我再來找你。」凌淵點頭。

「?」

小靈曦腦袋上浮現一個大大的問號。

兩隻小手抓住了凌淵的手臂,楚楚可憐的到:「大哥哥別走啊,陪我一起看吧,那裡真的好無聊。」

看著小蘿莉的眼神,凌淵瞳孔里有兩分複雜,三分掙扎,四分決然,一分冷漠。

最後心裡一狠,直接握住了小靈曦的手,一把將右手從對方懷裡抽出來。

很是’艱難’的到:「很抱歉,小靈曦,哥哥我啊……社恐。」

姚靈曦小臉一呆:「阿咦?」

還不等小靈曦反應過來,虛數空間直接打開。

「所以哥哥等你忙好再來陪你玩。」

凌淵提起前者的衣脖,一把將其丟了出去。

『呯』

被凌淵丟出來的小靈曦裙子因為風力的原因微微掀起,穿著胖次的屁股直接坐在冰涼地板上。

看著熟悉的體育館,神色茫然,顯然還沒有反應過來。

「曦君大人!」

而在看到姚靈曦回來后,幾名校長急匆匆的跑了過來。

這突然消失,差點把他們這群老頭子直接送走。

「曦君大人,出什麼事了嗎?」一人關心的問道。

「沒,沒事,我們繼續吧。」小靈曦搖了搖頭,從地上爬起來,用著稚嫩的聲音道。

其餘人也不敢追問。

在經歷過這小插曲后,比賽繼續。

虛數空間打開

凌淵從裡面走出,嘆了一口氣:「呼,差點就沒了。」

這要是真的和小靈曦去的話,下午他的名字就應該會登在各大平台的頭條吧。

不只是樣貌,祖宗十八代都會被翻出來。

你說要是好事就算了,要是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那他的名聲可就徹底沒了。

「凌淵,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看著從虛數空間里走出來的凌淵,坐在沙發上吃著薯片,看著電視的小識好奇道。

「小靈曦有事要做,我就不在那添亂了。」

抱著鍾小璃坐到小識旁邊,從小識懷裡的薯片袋子里,抓出一片薯片塞進嘴裡。

「是嗎?可是小靈曦剛剛還發信息說是凌淵你是自己跑掉的。她很不開心,哄不好的那種。」

小識翻開記錄,搖了搖手機。

看著小識手裡的手機,凌淵眯起了眼睛。

內容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

凌淵:「小識,你們什麼時候還建了個群?」

沒錯,上面赫然是一個四人小群。

關鍵的是,這個群他不在裡面!

而且已知小識和靈曦外,其餘兩人也不知道是誰。

「啊!糟了,明明說好對你保密的。」小識一驚,連忙將手機收起來。

凌淵:「.…..」

「有什麼事是需要對我保密的嗎?」凌淵好奇道。

「嗯,抱歉,不能告訴你。」

凌淵:「???」

他尋思著他這也沒過生日啊。

總不可能一起商量著怎麼白送吧。

見小識很為難,凌淵也沒有再追問。

而是將懷裡一臉懵懂的鐘小璃放到了沙發上,對著小識到:「小璃拜託你照顧一下,我去休息一下。」

「嗯,去吧。」

本來就有些心虛的小識連忙道。

帶著好奇,凌淵上樓了。

卧室

凌淵閉上眼睛,進入群聊。

剛進群就發現那群傢伙竟然在看直播?

而且還是拉克薩斯那個傢伙的直播。

帶著好奇和疑惑,凌淵也是加入了直播。

凌淵:「大家好啊。」

卡塔莉娜:「啊,是群主大大。」

沙尼亞特:「凌淵大人。」

「嗯?」

看著進直播提示的拉克薩斯一愣,嘴角一揚:「凌淵這傢伙也來了啊。」

通過直播看向拉克薩斯對面的身影,凌淵恍然:「零?原來如此,已經到涅槃了啊,不過你這娃怎麼也熱衷開直播了?」

拉克薩斯:「無聊。」

凌淵:「.…..」

好理由!

凌淵:「拉克薩斯,我敢打賭,你沒有女朋友。」

拉克薩斯:「???」

「我特么有沒有女朋友關你屁事?!」

「拉克薩斯,你怎麼了?」妖精女王艾露莎一臉懵逼的看著爆口粗的拉克薩斯。

就連對面已經解開封印的暗黑公會六魔將軍的公會會長布萊恩也是露出了錯愕的表情。

在他這窒息的魔力之下已經神經錯亂了嗎?

發覺自己失態的拉克薩斯輕咳一聲:「沒事,不用在意。」

亞絲娜:「他急了他急了!」

剛剛平復的拉克薩斯看到亞絲娜的消息額頭浮現一排黑線,眼角瘋狂抽動。

嘭!

對著地面重重一踏,雷光爆炸,黃色的雷鳴從拉克薩斯周身爆裂開來。

怒吼的看向對面的布萊恩:「zero!」

「!」

布萊恩被這一吼直接嚇了一跳。

cnm,喊我幹嘛?

「拉克薩斯,冷靜。」艾露莎連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