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見拳神離去,狄格就發問:「閣下,你們剛才說的是怎麼回事?」伊芙佯裝不懂:「什麼?」

「就是那個三年兩年的!閣下,您該不會隱瞞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吧!」

伊芙暗暗納悶:明明他已提示得很清楚,不想提此事,為什麼狄格還是追問不休呢?是他的副官太遲鈍,還是自己太沒威嚴感?

看到部下毫不退縮的視線,他嘆了口氣:「三年之期,是我的大限。」

狄格張大嘴,說不出話來。

「當年我拜在師父門下沒多久,他發現我的體質不宜連武,尤其不能修鍊鬥氣,要我趕緊放棄,我不肯。強行練武的結果是,我的體形和骨架永遠停留在少年階段,無法成長,而且筋脈嚴重受損,每運一次勁就累積一份傷。師父估計我頂多撐到三十歲,還是一年只用一次鬥氣的前提下。」

「……」狄格震驚,這才明白為何上司都二十七歲了個頭還如此嬌小,還有那段古怪對話的含意。

「怎麼會,那您……」他語無倫次,腦子亂成一團。

「狄格。」伊芙的口氣陡然嚴厲,「你明白,我告訴你實情,不是要你大聲嚷嚷。」狄格一凜,混亂的大腦登時清醒。

「這是我的命令,不能告訴任何人。」

「包括城主大人?」狄格小聲問,他還記得拜薩口中的「哥哥」,難道……

「沒錯,包括他。」伊芙一字一字道。狄格只得答應:「遵命。」

這時,幾片白雪飄落下來,兩人都是一愣,反射性地看向絕境長城外的天空。

只見潔白的雪花一轉眼就變成撲天蓋地的鵝毛大雪,又過得片刻,城外那片血紅色的泥濘已經鍍上一層淺淺的銀白,估計半個小時后,雪就會將屍體及斷槍殘箭全部覆蓋,讓天地只剩冷到心底的白。

「還只九月初,就下這麼大的雪,看來今年冬天真的會很冷了。」伊芙皺起眉,預見到不祥之兆。

。 韓媽媽把韓鈺拉到一邊去后,就恨鐵不成鋼的看着他,「你是不是傻呀,這些話怎麼能當着你未來岳父的面說。」

韓鈺不解的看着他媽,這話不當着他的面說,要當着誰的面說呢。

韓媽媽竟然看出了韓鈺的意思,她頓時有些無語了,「你得讓我們來說呀。」

韓媽媽也看出來了,韓鈺在這些事情上面有些呆,就只好慢慢跟他解釋了一番,等韓鈺明白后,才帶着韓鈺回來。

「這個,您看,這倆孩子情投意合的,我們做長輩的也不好說些什麼,您看什麼時候合適給他們弄個婚禮呀。」

都已經說出口了,他們還能怎麼辦,當然只能繼續下去了。

韓媽媽覺得,這輩子都沒有這麼尷尬過了。

「這件事我還沒同意的。」全魏才不想韓鈺那麼快就把靈汐給娶走了。

但靈汐卻不同意了,「這件事我沒有要你同意,你知道這件事就可以了。」

靈汐這話一出,全魏不可思議,這閨女,怎麼能這麼恨嫁呢。

全魏拍了拍靈汐的胳膊,「汐汐,跟爸爸來。」

全魏拉着靈汐去了樓上,「汐汐,你怎麼能直接就答應了呢。」

「因為這件事我們早就說好了的,要不是因為要跟你們說一聲,我們早就結婚了。」靈汐說道。

這話一出,更是讓全魏心塞,不過他也明白了,閨女這是認準了這個人,還一點也不在乎他的看法呀。

因為從小跟靈汐沒有多相處,沒有怎麼照顧靈汐,所以全魏對靈汐的很多事情都不太能理直氣壯的插手。

「好吧,那爸爸會幫你安排好的。」

「恩。」靈汐點點頭就下樓了。

「好啦,你現在不要下去了,回房間去,剩下的事情我來就好了。」全魏雖然同意了他們結婚,但並沒有那麼輕易的事情,他還是要為難一下韓鈺的。

靈汐並不知道全魏的心思,想着還是不要太熱全魏生氣,就乖乖回房間了。

全魏跟韓爸爸他們說了什麼靈汐並不關心,她在想,是等會就跟他們說她跟韓鈺不會住這裏呢,還是等韓鈺把東西弄好了再跟他們講。

沒多久,韓鈺上來了,他見自己房間沒有靈汐,就知道靈汐在自己房間,來到靈汐房間,果然看見她坐在那裏發獃。

「想什麼呢?」韓鈺走過去,在靈汐身邊坐下,靈汐順勢靠在韓鈺的肩上。

「我在想什麼時候跟他們說我們要單獨找一個地方住。」靈汐看的出來,全魏對原主很疼愛,要是知道她去其他地方住,一定不會放心的。

但靈汐又不是很想待在這裏,她還是喜歡獨處,而且韓鈺也不習慣跟那麼多人一起待着。

「我跟他們說了。」

「恩?」靈汐歪著頭看向韓鈺,好奇韓鈺怎麼會現在就跟他們說。

「剛才叔叔談到了結婚後住哪的問題,我就跟他們說了這件事,不過他們好像不是很同意,現在在談其他的事情。」韓鈺知道他們這是想拖時間。

「不急,現在先把眼前的事情解決了。」

韓鈺點點頭,他也是這樣想的。

第二天,韓鈺就開始忙碌起來了,靈汐一下就沒有事情做了,她突然就變得無聊起來了。

想了想,靈汐覺得以後就她跟韓鈺住,不能總是讓韓鈺去煮飯吧,她也可以試着做一做,於是靈汐就開始在廚房忙碌。

每天都叫阿姨教她做一道菜,只是靈汐實在是不太會做飯,每次不是放多了鹽,就是沒有熟,要不就是煮久了糊了。

兩天後,靈汐終於是成功做出一道能吃的菜,一道土豆絲。

靈汐嘗了嘗,發現還是可以的,她以後只要按照這個標準來做,就可以了。

做了一道成功的菜后,靈汐信心滿滿的,覺得什麼菜都能駕馭,於是讓阿姨教她做高級一點菜,什麼牛肉紅燒魚這些。

阿姨看到靈汐拿出來的牛肉跟魚都驚呆了,她對靈汐的廚藝其實不是很看好的,為了不糟蹋食物,她委婉的拒絕了靈汐。

靈汐就愣住了,她竟然被阿姨鄙視了?

這把靈汐的好勝心給激發了,她還非得做出一道很不錯的菜來,讓阿姨刮目相看。

靈汐自己翻開菜譜,按照上面的步驟開始處理魚,然後把所有的材料都準備好,就開始倒油然後下魚。

那噼里啪啦的聲音讓阿姨心驚膽戰的,最後沒有忍住還是進來看了看,發現靈汐好像真的不一樣了,做了一道好的菜后,她好像就知道該放多少的量了。

魚做出來后,雖然樣子不是很好看,但味道還是可以的,就是力氣大了點,魚肉都爛了些。

阿姨這下放心了,教了靈汐好幾道菜,第二天靈汐就在廚房準備,然後給韓鈺送過去。

韓鈺看到靈汐過來挺開心的,他來這邊的這些天,一直都很忙,但他一有空就會想靈汐,不過靈汐一直都沒有來。

韓鈺還在想靈汐去做什麼了呢,怎麼都沒有來看看他,這次靈汐來了,他就什麼想法都沒有了。

「我給你做了好吃的。」靈汐揚了揚手裏的保溫桶,韓鈺找了個位置給靈汐放東西,靈汐一樣一樣的拿出來。

韓鈺知道靈汐廚藝一般,但還是很開心的吃了,結果一口下去,他就愣住了。

這還是靈汐做的嗎?味道很不一樣啊。

靈汐見韓鈺楞住了,就知道他一定很驚訝,「是不是很好奇我怎麼會做出這麼好吃的東西呀,我告訴你,我這幾天都在練習廚藝呢,終於有進步了。」

韓鈺放下碗筷,「不管你做什麼,我都很開心的。」韓鈺拉起靈汐的手,見她沒有受傷才放心。

「我沒有那麼嬌弱好嗎。」看出韓鈺的想法,靈汐有些好笑。

「好啦你快吃吧,吃完我拿回去洗了。」

韓鈺點點頭,然後就開始扒飯。

韓鈺吃完飯,等靈汐走後,突然感覺到腦袋一痛,可是很快就消失了,韓鈺眉頭一皺,但是他又不知道這是怎麼了,而且太快了,他就沒有放在心上。

他想快點把這件事弄完,這樣就可以永遠跟靈汐在一起,不用分開。

。「炎兒······你這使用的,是什麼鬥技啊!」

看着被一擊斃命的加列畢,蕭戰咽了口唾沫之後,在周圍蕭家人那駭然的眼神中,對着蕭炎問道。

不論是蕭炎還是其他人,都能從蕭戰的語氣中聽出顫抖以及擔憂。

畢竟,對於一名斗者來說,想要將一名大斗師一擊必殺,不可能不付出什麼代價

《從扶持千仞雪開始掠奪諸天》第十五章蕭炎這子竟恐怖如斯! 「四哥,四嫂,咱們先回去,三個孩子都累壞了,回去之後再說吧,這件事一言難盡。」

車站外面人來人往的,這事情一下子又說不清楚。

江少傑答應一聲,扛起行李,急忙領着路來到了停車場跟前。

看到那一輛黑色小轎車,江小小不由得愣了。

這可是80年代初期,能開得起汽車的人家可不多,這種黑色的小轎車一般來說,也不是人人都能坐的起的。

「四哥,你可以啊,現在是什麼官了?」

江小小那調侃的語氣,讓江少傑不不好意思地撓了撓自己的頭髮。

「你別在那裏奚落你哥啊,我可跟你說,我不過就是在機械廠,現在當了個副廠長,這車的話還不是我的,是你嫂子的,人家你嫂子那是在百貨大樓公司的總經理。

今天你嫂子讓我特意開車過來接你,就是怕你帶着一堆行李也不方便。」

李香秀反倒有點兒不好意思,她對於這個妹妹一開始可沒有表現的多麼親近。

剛才還把這個妹妹想的非常糟糕,無論從哪一方面來說,她總有點兒做的不對。

「咱們快別說了,先上車,趕緊回家去,爸還在家裏等你們回去呢。」

幾個人急忙上車,羅雅麗和羅亞萍兩個孩子懵懵跟着江小小坐進了這鐵匣子的後座位上。

兩個孩子坐在那裏,一動都不敢動。

江少傑一邊看車開車,一邊從後視鏡看着坐在後座上的兩個孩子,還有江小小懷裏抱着的那個孩子。

「小小,到底怎麼回事兒?」

江小小沖着哥哥使了個眼色,看了看兩個孩子,這種事情總不能當着兩個孩子的面說。

「沒事兒,四哥,我聽說咱爸的身體不好,你怎麼沒有告訴我?」

故意岔了一個話題。

江少傑臉上露出了無奈的神色,「其實咱爸沒有多不好。雖然是中風了,有點兒半身不遂,可是當時治療的及時,再加上這兩年保養的很好。

其實恢復的不錯,走路,說話都沒什麼問題,當然說話微微有一點兒可能聽不太清楚。但是整體來說,已經和個正常人沒啥區別。

這種事情遠水解不了近渴,我就算是告訴你,你最多也就是寫封信安慰一下他,又不能怎麼樣,所以還不如不告訴你們,省的你們着急。」

江少傑的身上已經帶了一股沉穩自信的氣質。

「四哥,我知道三哥回來了。現在三哥和三嫂安排到哪裏了?」

她想讓大哥和大嫂也回來,可是大哥和大嫂捨不得村子裏的建設。

畢竟他們那個村子,在改革開放的政策指引之下,原本就已經建立了原蘑菇種植基地,現在加上政策好,整個周邊的村子都被帶動,生活富足的很。

大哥也捨不得孩子和大嫂,所以大哥和大嫂留在了村裏。

用大哥大嫂的話來說,其實他們沒覺得生產隊不好,再說現在政策好,家家戶戶都蓋起了新房,聽說大哥和大嫂家已經蓋起磚瓦房,而且是那種二層樓的磚瓦房。

江小小已經給二姐做通了工作,讓二姐回城。

聽四哥說,二姐安排到城裏的小學當校長。

畢竟二姐是模範工作者,經驗和資歷還是足夠的。

「你別說了,二姐明天的火車,你回來的正好,明天和我一塊兒去接二姐。三哥和三嫂都已經回來十幾天了。

因為三哥在生產隊做出的貢獻,這一次回來算是工作調動。

他和三嫂直接到罐頭廠,三哥是副廠長,三嫂是車間主任。他們兩個剛剛安頓下來,正式報道上班兒,而且廠里還給他們分配了房子,分配的是筒子樓。

孩子也安排到了子弟小學上學。本來三哥三嫂今天想要來接你,可是聽說上面有領導要下來視察工作,他們剛剛工作這會兒不好請假,所以我沒讓他們來。」

一說起來哥哥,姐姐,江少傑打心眼兒里感覺到高興,這些年家裏也總是他一個人孤單單的。

好不容易哥哥,姐姐都能回來,妹妹也能回來,眼看着一家人能團聚。

這種心情是不一樣的。

「對了,大哥和咱大嫂寫信來,大哥說今年過年的時候,他們一定回上京來過年,順帶着帶着大嫂和孩子讓爸見見面,和大家一塊兒見見面。」

江小小這才露出會心的笑容。

一家團聚,大概是她兩輩子盼的心愿,而現在似乎馬上就要團圓。

「四哥終於能夠團聚了,見到你們,我真的很高興。」

江少傑望着妹妹,歡心雀躍的笑容,不由得咧開嘴無聲地笑了。

是啊,我也見到你們真的很高興。

車子停在了他們家院子門口。

江小小帶着孩子下車,打量四周,不由得狐疑。

「咱們家什麼時候搬家了?以前不是樓房嗎?怎麼現在搬到了這個小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