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人紋陰山老祖呢?第一,劊子手,就是古代殺頭那種人,這種職業需要戾氣重,需增陰,不然殺了犯人的頭,犯人的鬼魂纏上你,那就糟糕了。

可這種職業太血腥了,紋其他的紋身不適合,這個陰山老祖倒是可以,比陰氣重,比煞,比戾氣,這才能壓得住那些死刑犯的鬼魂。

第二個,就是古代那種打掃戰場的人。古代打仗,那死得人都是成千上萬的,魂太多了,紋個陰山老祖才敢去收屍。而且這種屍都是拉去隨便找個地方埋的,惡魂居多,有了陰山老祖,倒可以避免撞邪。

。 「沒想到摩天輪還帶這樣的啊,和陌生人組隊…所以這就是哥哥說的體驗不太好,娜兒覺的還可以啦。」娜兒坐在熟悉的沙發上面道。

一言不發的古月也坐在了沙發上面,對於陌生人或者無關的人她都這副樣子。

「現在還早,下午你們有想去什麼地方嗎?」趙明宇詢問她們。

「要不我們還是去看看這個世界吧,我看月月還沒玩夠呢?是不是呀。」娜兒用手蹭了蹭古月。

「誰說的,好好修鍊,才是我們應該做的。」古月打出來修鍊牌了。

「可今天又是誰偷偷摸摸跟過來的。」娜兒抓住古月滿是弱點的話瘋狂輸出。

「我去整理床鋪,你們倆慢慢聊。」趙明宇搞不懂自己和自己聊天到底是什麼樣子的感覺,互相攻擊黑歷史嗎?還是找難堪的事情說,畢竟她們兩分開也有幾年了。

把卧室的門關上,趙明宇開始行動起來。

「娜兒,為什麼你總能一副樂呼呼的樣子。」古月有些不理解。

「因為我不想在哥哥面前表現出悲傷,寂寞的樣子,這樣他壓力會更大的。」娜兒在古月的耳邊非常小聲說道。

「因為娜兒也想看到,哥哥開心的樣子。」

聽到這句話后,古月眼睛瞪大,瞳孔閃爍,隨着睫毛的顫抖,她慢慢的閉上了眸子,相比她以前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才讓事情變成這樣的。

或許將在傲來城生活產生的人格分離出去是錯誤的。

簡單吃完午飯後,應了古月的要求,前往各個地區去看看。

「這是以前跟飛行魔戰鬥的地方,不過今天的天氣很陰沉啊!」趙明宇沒想到自己又回到了這裏,手裏還拿着那把路易斯的火焰魔劍。

「這是的空氣讓人感覺不舒服,半年前明宇你就在這裏跟惡魔戰鬥嗎?現在應該痕迹也沒有了。」古月用手接觸苦死的樹木。

「適應不了斗羅大陸環境枯死了,惡魔到底是什麼東西。」

「這個地方,和記憶里的一樣,不過沒有那噁心的蟲子了。」娜兒有些嫌棄這裏,到處都是腐爛的氣息。

「小心一點,前面好像有奇怪的氣息。」趙明宇心都提起來了,這種地方會招來邪魂師嗎,還是說上次沒有發現的惡魔。

沒有發現也是正常的,惡魔總有那些意想不到的技能,躲藏趙明宇的感知能力。

「沙沙…」

「到我身邊來,明月!」趙明宇急促的喊道,華麗充滿美感斗鎧在完整的覆蓋在他身上,他的氣勢大幅度提升。

萬年魂靈帶着威壓緩緩的從他腳下升起,其中的第二個魂環閃動,配合著魂力放出,金色半透明的雙重護盾出現在三人周圍。

渾厚的魂力產生的壓力,沖飛了周圍的苦木,三人周圍的地面全部被清理乾淨。

如期而至的就是吵遠距離的狙擊,紫黑色的長矛如同炮彈一般,撞向護盾。

護盾發出冰面碎裂的聲音,彷彿在哀嚎一般。

娜兒和古月瞬間就反應過來,將魂力輸入趙明宇體內,不同的魂力產生融合,威力大大提升。

「轟!」

趙明宇看着前方,看着像人,又格外扭曲的生物出現,蟲子與人的聚合體,發出各種令人窒息的聲音。

「邪魂師的感覺,被殘餘的力量影響了嗎?」趙明宇猜測。

「噁心的東西,明宇你能對付嗎?」古月也是拿出了七彩法杖。

「哥哥,你以前就在跟這種怪物戰鬥嗎?這個東西光看到就令人產生害怕的情緒。」娜兒躲在趙明宇後面。

「現在不是討論的時候。」趙明宇用魂力感知著前面這頭複合蟲人,果然這傢伙是真的噁心。

「我們往後退。」趙明宇也不知道它具體的能力,大算先試探一下,十來個使魔飛向空中,炸彈也從天而降,朝着蟲人殺去。

「砰!」

「解決了?」古月側頭看向趙明宇,它的氣息消失了。

「不對勁。」趙明宇在一次展開了防護盾,那傢伙就像聖杯戰爭中的老蟲子一樣。

當煙霧散去之後,蟲子聚合成一個醜陋的人類模樣,依稀分辨出邪魂師生前的樣子,邪魂師真是什麼都敢吸收。

古月揮動法杖,風與火的元素出現,趙明宇意會,雙方共同輸入魂力,巨大的火龍捲出現在他們前方。

熾熱的火焰,灼燒了周圍腐爛的樹木,樹葉,連大地都被燒的通紅,開始又融合的跡象,隨着火龍捲越來越多,溫度越來越高。

「去!」古月喝道!!

全是遠程攻擊,娜兒有些差不上手。

蟲人用力一擦地面,巨大的岩石將火龍捲隔擋在外面,傷不到它分毫。

「這是線,觸手?」趙明宇瞬間就釋放魂力放出,神聖的光芒,照亮大地,那些微不可見的觸手全部失去活力,開始消散。

蔓延在三人角下,有些甚至纏繞在古月與娜兒的玉腿上面了,要不是他察覺的早。

「怎麼會?」古月也被這樣的情況嚇到了,她也是第一次面對這樣的生物。

「哥哥接下來該怎麼辦?我可以上去拖住它嗎?」娜兒詢問道。

「別做這麼危險的事情,他應該還保留智慧,變異的寫魂師應該是這片地方最後的絕唱了吧。」趙明宇用心靈感應將接下來的行動告知給她們。

「水之七星劍。」趙明宇釋放武魂,周圍得環境開始濕潤起來,「接下來就交給你們了,我去拖住他。」

星之聖劍出現在手上,巨大的風壓從劍身上解封,旋轉的光芒不斷的螺旋上升,散發出威震邪惡的力量。

「你這醜陋的蟲人,讓我親手了結你!」趙明宇仔細觀察者他的變化,果然是有智慧的。

「風王鐵鎚!!」

趙明宇揮動着聖劍,宛如鐵鎚般朝着蟲人雜去,巨大的風壓,形成了負壓。

蟲人的手往上一台,地上的岩土直接上升,趙明宇瞳孔一縮,不過他的使魔也繞道後面了吧!沒有猶豫他重重的砸了過去。

蟲人的嘴巴勾起,突然他感覺後面的空間不對勁。

「砰!!」

趙明宇直接穿梭了時空間,來到它的後面完成了這一擊,伴隨着閃耀的光芒,巨大的風壓將其轟飛出去。

蟲人不停得運用微小的絲線,在空中保持了平衡。

趙明宇一抬頭就看到扭曲蟲人,胸口有死掉的蟲子掉落,連口鼻各種都有蟲子的原身顯現。

「果然由蟲子合體,有母蟲嗎?很快就完成更新換代了,這不妙啊。」趙明宇神情嚴肅分析著。 嗯……也沒有上過三江,這是第一次寫感言。

首先感謝責編奶蓬大大,奶量十足,一直沒有給這本書斷過奶。

然後感謝本書的運營永恆,這陣子費心了。

感謝本書的書友,他們給了很多寶貴的意見,也很護著這本書。我還記得這書的第一個第一粉絲魔法天舞黑袍陀螺俠,也不知道他還在不。

這本書的書友還是蠻有意思的,配音啊,討論寫作手法,人物稱呼習慣等細節問題,甚至書評上寫的劇情都十分有意思。

雖然總說我短小無力,但是一邊又安慰慢點沒關係。

最後特別感謝打賞、投月票、投推薦的大佬們,感謝對本書的支持。

總之感謝你們的理解和喜歡。

三江本來要肝的,因為恰巧遇到公司活動,本職工作忙的情況下,肝不起來,十分抱歉。

另外這本書我很少寫本章說,因為我覺得還是要少些對讀這本書的人的干擾。

喵書敬上! 緩和的燈光碟機散了黑暗的迷茫,照亮了那一方寸之地。透過薄薄的玻璃,洛塵靜靜地看著窗內盤坐在床上的倩影。

僅僅一層單薄的玻璃隔絕不了屋內的清涼,冰涼的空氣觸動著肌膚,非常舒爽。

即便已經到達了禁咒,秦羽兒也依舊沒有放下修鍊。曼妙的身姿周圍浮現寒冷的冰塵,將其承托得宛如一尊冰雪神邸!

透過玻璃的倒影,洛塵彷彿看到了秦羽兒體內浩瀚的冰雪星宇,那磅礴的能量已經足以讓天地失色!

超階與禁咒之間相隔著一道天鴻。

感知著秦羽兒星宇中的龐大的冰雪魔能,洛塵都不免為之驚嘆。

罹災者,她是聖城驅逐的對象,可卻是天地的寵兒!!

眼眸里倒映的是那冰雪倩影,眼角中存在著無限的柔和,洛塵發現,現在僅僅是默默看著這個冰雪倩影,都顯得有些奢侈

或許是因為自身氣息的紊亂,讓窗戶里那個冰雪神女閉目的美眸睜開。

隔窗相望,洛塵明顯能看到窗內女人眼眸中的驚訝與歡喜。

「你回來了?怎麼不走正門?」

秦羽兒笑臉吟吟地將窗戶打開,美麗的面孔讓洛塵看得更加真切,那盤起的長發充斥著她對洛塵的愛。

一股強烈的愧疚之意從內心升起,洛塵只能苦笑一聲,隨後奮不顧身地將秦羽兒拉到懷裡。

聞著那熟悉的香味,貼著那豐腴的嬌軀,洛塵發現他變得無比貪婪,恨不得將其完全融入自己的身體,永不分離!!

「怎麼了?」

秦羽兒的玉手不斷撫摸著洛塵的後背,想要安撫他不安的心。赤裸的玉足輕踩懸浮在空中的冰霜,她揚起了臻首,精緻的下巴點在洛塵身上,露出了一個柔和的微笑。

洛塵直視這面前的冰雪眸子,第一次,他生出了退縮的念頭。

這個美麗的女人為自己付出了不知有多少,可自己卻辜負了她。

洛塵閉眸,深吸了一口充斥著無盡寒香的空氣。

這件事總是要面對的。

「我出軌了」

秦羽兒瞳孔猛的放大,她的第一反應是不敢相信,洛塵出軌了?

這開什麼國際玩笑?

這麼冷淡的人還會出軌?這世上還有什麼東西能夠誘惑洛塵?

但接著,她意思到洛塵是不會欺騙自己的,眸光忽然慌亂了起來,她害怕了!

她害怕洛塵不要她了!

她這一生,什麼東西都能失去,但唯獨洛塵,她一刻都不想放棄!!

秦羽兒發現自己的身體開始變得冰冷起來,向著洛塵的懷抱擠了擠,揚起的美麗臻首在一刻埋入其溫暖的懷抱。

嬌軀微微顫抖著,這一刻,她不再是那個風姿綽約的人類至高禁咒法師,而是一個嬌弱的快要失去丈夫的女子

洛塵再次閉眸,懷中顫抖的嬌軀幾乎再次壓垮他那冷漠的心,他從來都沒有想到過他竟有這麼無能的一刻。

他顫聲道:「羽兒,我會將一切都告訴你,所有一切」

兩人最終還是回到了死神島,他們結婚的聖堂。

洛塵誕生在古都,新生於天山,最後定居在這裡,與自己相愛的人。

夜空中的天語星蟲散發出寥寥無幾的微弱光芒,但當死神島上所有的星語天蟲聚集成一片時,那就是茫茫大海中閃耀的啟明星!

現在的死神島上只有南鈺一個人,她乖乖地聽從洛塵的安排照顧著這裡的妖魔。

洛塵沒有打攪到她,直接來到了這座島嶼上最高的宮殿上!

懷抱著秦羽兒,他和她想得一樣,從魔都到這裡,他們不願有一刻的分離,彷彿只有對方那熟悉的溫度能給自身莫大的勇氣。

從古都,到天山,再到歐洲,洛塵將自己的一切都告訴了秦羽兒,包括自己只是一個醜陋的亡靈。

這是他第一次完全地像秦羽兒坦白,在這個世界上發生的所有的事情。

夏威夷,神農架,以及靈靈與莎迦

洛塵捨不得失去自己的妻子,所以他慢慢推開了還處於震驚當中的秦羽兒,手指在自己胸膛處輕輕一劃。

一顆炙熱、在還跳動、散發著濃郁光明氣息的光之心出現在洛塵的右手手心中。

「塵」

秦羽兒雙手捂嘴,她雪眸動容地看著蒼白臉色的洛塵,滿眼的憐惜與疼愛。

「我曾經說過,在我的心裡,你是最重要的。」

洛塵的目光極其堅定,他伸出了自己的左手,利用自己銳利的風,在自己的心臟上認真深情地雕刻了三個字秦羽兒!

他強大的恢復能力足以讓他的心臟重新恢復原樣,但洛塵不會這樣做。

他會讓秦羽兒三個字永遠銘記在自己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