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農場主應用紅土地種植上聚靈果的種子。

沒有一個是不要電的。

雲中鶴在吐出最後一口濁氣之後,還是一命嗚呼了。

雲家的子弟跪倒在雲中鶴的床前。

「從今往後,我們雲家主就要永久閉關了,誰要是說漏了嘴,就要受到家法的嚴懲!」

雲中子大致交代了一下雲中鶴的後事,因為雲中鶴是雲家的頂樑柱,雲中鶴死去的消息若是傳了出去,只會對雲家造成不利。

他還在眾弟子的面前宣布了雲中鶴的遺囑,「從今往後,林天成便是我們雲家的家主,我們要誓死追隨於他,再創雲家輝煌!」

「誓死追隨,再創輝煌!」

「誓死追隨,再創輝煌!」

廣場之上,近五百雲家子弟高舉著手中的長劍,跟隨雲中子一同向林天成表決心。

經過這一次的事情,雲家的人再也不敢鄙視林天成。

林天成大致安排了一下事宜,便讓大隊伍先行回到雲府。

他需要幫雲夢姑恢復傷勢,還需要雲夢瑤的幫助,於是就將這兩個人給留了下來。

眼下雲中子的府邸內只剩下林天成和雲夢瑤,雲夢姑在一間廂房內。

林天成鄭重其事的對雲夢瑤說道,「一直以來你對我都有誤解,我真的不是色魔,只是我的高階治療功法的方式讓你有些無法理解,你若是不相信大可以問你的姑姑!」

雲夢姑沖著雲夢瑤點了點頭,「夢瑤,天成說的沒有錯,他的功法要想達到治療的效果,必須得使他自身歡愉起來。所以,這一次恐怕要麻煩你了!」

其實不用雲夢姑明說,雲夢瑤也知道自己接下來要做什麼。

畢竟她可是比雲夢姑還先一步認識林天成,對林天成算是非常了解了。

雲夢瑤的臉頰發紅髮燙,她低著腦袋嬌羞的說道,「其實這些都不重要了,我早就答應過林天成,只要他能救出爺爺,我可以答應他任何事情……」

雲夢瑤不敢再繼續說下去,整個臉通紅一片,說話都有些不流利。

林天成關上了房門,拉上了窗帘,語重心長的對雲夢瑤說道,「其實我也不想這麼做,但是你姑姑的傷勢不輕,我必須得儘快施功,所以你要儘可能的配合我!」

其實林天成本可以直接從雲夢瑤的身上充電,無需顧及雲夢姑的傷勢。

但他不想竭澤而漁,雲夢姑也是自己的超級充電寶,既然從她的身上充了電,那就有保護好它的義務。 五十四抬!

謝遺江瞪大了眼睛,看着那浩浩蕩蕩的隊伍出門去了,一時間,自己也覺得失了神。他很確定裴謝堂只準備了三十六抬的嫁妝,那多餘的十八抬嫁妝到底是哪裏來的?

「謝大人,你好大的手筆啊!」

「三小姐委實得娘家喜歡,這麼多嫁妝帶到淮安王府去,王府里哪個該說三道四?這還沒進門呢,夫家都得十分重視了。」

「是啊,謝家嫁女兒着實風光!」

有人湧上來,紛紛跟謝遺江說着恭喜的話,恭賀他喜得東床快婿。

謝遺江心中綳著疑惑,臉上卻掛着恰然自得的笑容,跟每一個前來恭賀的人客氣的拱手示意,送走了這些賓客。好不容易送走了最後一個客人,府門都沒關,謝遺江就直奔滿江庭而去。

滿江庭里就只剩下祁蒙和春子守着院落了,見謝遺江滿頭大汗的進來,兩人都是一臉震驚:「老爺,你怎麼從正廳過來了,客人都走了嗎?」

「我問你,成陰後面的十八抬嫁妝從哪裏來的?」謝遺江扭著祁蒙問。

祁蒙滿臉糊塗:「嫁妝不是只有三十六抬嗎?」

「不是,多了十八抬。」謝遺江很嚴肅的盯着她:「不是從這裏抬出去的嗎?」

祁蒙搖頭。

她一直在這裏,抬走了全部嫁妝后,就沒看到還有別的嫁妝送來,哪裏來的五十四抬?

董管家從後面走過來,做了個揖,便道:「老爺,後園的家丁說,小姐後面的嫁妝是直接從後門抬走的,穿過咱們謝家的大門,直接跟着送親的隊伍走了,根本沒來滿江庭。」

「會不會是小姐額外置辦的?」下意識的,祁蒙立即想到了高行止,怕謝遺江生氣,拐著彎說:「許是怕老爺不同意,所以置辦了之後就放在了外面,到幾天才送來。老爺要是知道了,少不得要說她鋪張浪費。」

「這不是鋪張。」謝遺江嘆氣:「王爺來下聘,四十八抬的聘禮已是規格很高,謝家給了五十四抬嫁妝,生生壓了淮安王府一頭,我是怕聖上知道了不高興。」

「可是,咱們謝家的嫁妝給的多,老爺臉上有光,肯定無人議論了吧?小姐肯定是想到了這個,才煞費苦心的瞞着老爺。」祁蒙小聲的說。

這話讓謝遺江狠狠一愣。

是啊,後面的嫁妝一拿出來,先前那些難聽的話全部都收了回去,對謝家是眾口一詞的讚賞。要是沒有這些東西,今日還不知要如何收場。

「這孩子……」謝遺江心情很是複雜。

他擺了擺手,終於不再追究這事兒了,回頭看了一眼祁蒙,放軟了聲笑道:「你也不要在這裏忙碌了,換了衣衫,快跟着秋姨娘他們去淮安王府吧,還能湊個熱鬧,也免得謝家娘家席上空了座,白白讓人笑話。」

他是知道的,上次女兒故意讓宗室里的人等了很久,這些謝家人心眼小,指不定多記仇,未必會去淮安王府。

祁蒙大喜,連忙回去準備了。

另一邊,花轎上的裴謝堂聽見鞭炮聲停了又響起來,心中的不安漸漸擴大,追着籃子問:「籃子,什麼聲音?」

「是鞭炮,嫁妝抬出來了。」籃子說着回頭看了看身後。

謝家的議論聲她是聽不見的,但她細心,仔細的一邊走一邊數着嫁妝的數目。等到看到最後一個家丁險些跌倒,裏面的東西散了出來時,她不由驚呼了一聲。怕裴謝堂擔心,急忙捂住了嘴.巴,同身側的霧兒交換了一個眼神。霧兒有點慌張,但尚且穩得住,搖了搖頭,蹙著眉頭示意不要說話,免得裴謝堂聽了不高興。

可接着,那多出來的十八抬嫁妝就跟着出了門。

兩個丫頭驚訝得險些摔了下巴,霧兒一個趔趄,籃子手忙腳亂的扶住了她,兩人都有些吃驚的問裴謝堂:「小姐,咱們的嫁妝到底準備了多少抬?」

「三十六呀。」裴謝堂不明所以。

籃子抖著嗓音問:「你確定?」

「當然確定。是不是少了……」裴謝堂說着就想掀開蓋頭。

隔着帘子,籃子看得大急,手深入花轎里一把按住她的動作:「沒少,多了。多了十八抬,現在一共是五十四抬。」

五十四抬?

紅蓋頭下,裴謝堂先是錯愕的張了張嘴,隨後,就突然笑了起來。

到底還是高行止疼她,原來方才出門前他過來問的那幾句話是這個意思。好兄弟,真是給她面子。裴謝堂捏着手中的蘋果,樂樂的有點開心。

高行止給她添置嫁妝這事兒,十足十的有心。哪怕這一次出嫁是假的,但在高行止的心裏,好兄弟要嫁人,怎麼着都得給她把這份面子綳足了。淮安王府來了四十八抬的聘禮,那他就給她補足四十八抬的嫁妝不說,還特意按照習俗不多不少的給個數目,既不會過分壓制,也不會讓自己落了下風。這等心思細膩的程度,她作為個女的,都覺得比不上。

籃子見她問了話后就一下子沒了聲音,還以為怎麼了,敲著花轎問:「小姐,怎麼了,你不要嚇奴婢!」

「沒事。」裴謝堂心情很好的笑着答:「我知道了。」

知道,知道什麼?

籃子很糊塗。

看了看前面高頭大馬的人,更是糊塗了。

難道……多出來的嫁妝是王爺給的?

高頭大馬上,玄色喜服的朱信之很是鬱悶。

到底是誰規定的,成婚迎親得繞大街?他這都快走了一圈了,給人當猴馬看得渾身都跟着不自在。他不是個扭捏的人,做王爺走到哪裏都有人圍觀,可作為新郎官被圍觀,還是第一次,根本適應不了大家的節奏。

再耐著性子走了小半截,他不耐煩的鬆了松領口,問身側的孤鶩:「還有多久?」

「王爺,這才走了京都大道、玄武街和白虎街呢,等會兒到了朱雀街,那人就更多了。」孤鶩想笑。

朱信之抽了抽氣:「不去朱雀街行不?」

那街上平日裏就人山人海的,這高調的走過去,還不知道多少人要圍觀他。朱信之下意識的看了看轎子,這種被圍觀的活兒,他覺得裏面的那位更合適。

朱信之由衷的感慨:「做新娘的倒是好,往轎子裏一坐,什麼事兒都沒了。」

「王爺,屬下相信,三小姐很願意跟您換的。」孤鶩悶笑。

隔着一段路,都能聽見那人不耐煩的在問身邊的丫頭還要走多遠,要是能出來,指不定還能飛上天去。被人看?算了吧,轎子裏的那位巴不得個個都來看她,臉皮厚得堪比城牆,不怕人多,就怕人少,哪裏熱鬧往哪裏鑽。

朱信之嘴角抽搐:「算了,野馬要放出來,世界都要亂套了。」

孤鶩差點笑出聲來。

等從朱雀街出來,平日裏精神矍鑠的淮安王爺已是一頭薄汗,握著馬韁的手僵硬極了,一手的汗。一出朱雀街,他就忍不住吩咐大家快一點。

孤鶩笑:「王爺,這命令要下去了,大家會說,王爺等不及要看新娘子了。」

「有什麼好看的,天天都看見,天天都在眼前晃,煩都要煩死了。」朱信之嗤笑了一聲,乾淨利落的反駁。

但……

想到方才在滿江庭看到的人影,紅艷艷的喜服,微微晃動的紅蓋頭,想來蓋頭下的容顏此刻一定帶着調皮的笑,他也跟着勾起了唇角。

嗯,一定很好看。

朱信之毫不猶豫的吩咐:「走快點,趕緊進王府。」

於是,剩下的路,淮安王府的迎親隊伍像在行軍趕路,走得飛快。後面跟着的謝家的送嫁隊伍挑着擔子,跟得叫苦不迭。等好不容易到了王府前,已是一個個累得險些斷氣,除了最後那十八擔的家丁還站得直挺挺的,其他人都差點彎了腰。

「新娘子到了——」

一聲長唱,噼里啪啦的鞭炮聲頓時在王府響了起來,嗩吶聲起,四下一陣熱鬧。

王府的娶妻禮儀更為複雜,圍觀的人也更多,剛從謝家出來的人早就到了淮安王府等著了,眼見着朱信之翻身下馬,連連上前恭賀。朱信之一一拱手,回到熟悉的地方,臉上又掛起了那副淡若春風的恬適模樣,只眉梢眼角帶着喜色,精神顯得比方才還更好。他在朝中人緣不錯,剛一落地,立即就被湧上來的人圍住。

「多謝,多謝!」

「孤鶩,你去招呼客人。」

「陳大人,多謝!」

朱信之側頭吩咐了孤鶩一聲,便左右應答,好一番客套。

喜娘在一旁催促:「各位賓客莫急,莫急!快讓開些,咱們新娘子要落轎子啰——」

「射轎門嘞——」

喜娘的聲音帶着十足十的喜氣,一下子就壓過了賓客們的慶賀。大家紛紛讓出一條路來,長天將弓和去了箭頭的箭交給朱信之,朱信之下意識的整理了一下衣衫,張弓搭箭,三箭齊發,齊齊射在轎子門上。

「踢轎門嘞——」

朱信之將弓箭還給長天,走到轎子門前,抬腳輕輕踹了一腳門簾。

怎料剛抬腳解除到門簾,裏面的裴謝堂早就等著這一刻了,感覺微風襲來,自然而然的抬腳回踹。朱信之冷不丁挨了一腳,忙快速的收回腳站穩,知道她又調皮了,也不惱怒,反而覺得有點好玩,勾唇一笑,更為用力的往門上踹了下去。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最新章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小丸子、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全文閱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txt下載、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免費閱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小丸子

小丸子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婚後相愛,老公萌萌噠、虐愛深深:幸好遇見你、撿個王爺去種田、一念成婚:大少寵翻天、錦繡田園:農家小醫女、涼婚似水,愛已成灰、機智小農女,拐個王爺去耕田、總裁,別撩我、盜墓:我被胡巴一挖了出來、被替代的愛情、我家老公超寵我、最強農女:撿個王爺去種田、白蓮花系統:總裁偏偏要寵我、丑妃逆襲開掛、最強農女撿個王爺去種田、瘦身系統:丑妃逆襲開掛、盛世醫妃、日久成婚、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

。 要說出來嗎?

心就像陷入泥潭,掙扎著。

半晌,她深吸了一口氣,哽聲道:「可是,已經放在心上了啊。」

這下,換張翼飛怔住,「什麼?」

溫梨飛快地低下頭,不讓自己不爭氣地紅了眼眶被人看見。

她緩緩地說出那一句憋在心裏,一直不敢袒露出來的話:

「我,喜歡翼飛哥。」

這話說完,車裏比之前還要沉默。

溫梨不敢想像她說出這句話,翼飛哥是什麼反應,可她還是忍不住悄悄抬起眼眸打量。

張翼飛訝異過後,面色漸漸凝重起來。

半晌,他才吐出一句:「抱歉。」

首發網址et

溫梨眸光一顫,一滴晶瑩的淚珠滴答砸在手背上。

她倉皇抹去,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

過了好一會兒,才顫聲回應:「沒關係。」

這樣的結果,也在她預料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