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場作戰的拜仁慕尼黑隊在本周一凌晨進行的德國超級盃比賽中客場4比0戰勝多特蒙德隊,第六次捧起德國超級盃。

拜仁慕尼黑隊在上賽季德甲聯賽中取得27勝5平2負進80球失17球並領先第二名多特蒙德隊10分的成績獲得聯賽冠軍。

在主帥瓜迪奧拉離任后,俱樂部聘請了義大利著名冠軍教頭安切洛蒂為球隊新主帥。

從球隊陣容來看,拜仁慕尼黑隊在替補中衛貝納蒂亞和塔斯徹、替補后腰羅德、替補進攻中場格策離隊后引進了德甲多特蒙德隊主力中衛胡梅爾斯、不萊梅中國小妖楊白起,球隊整體攻防實力得到進一步增強。

從新賽季備戰來看,拜仁慕尼黑隊在7月底開始新賽季備戰,在熱身賽中先後4比3戰勝德國足球第五級別聯賽利普斯塔特隊、3比0戰勝德國足球第六級別聯賽蘭茲胡特隊、3比3戰平意甲豪門AC米蘭隊、4比1戰勝意甲豪門國際米蘭隊。

在上周日進行的德國超級盃比賽中客場4比0戰勝多特蒙德隊,賽后拜仁慕尼黑隊主帥安切洛蒂表示球隊在上半場被表現出色的對手所壓制但在下半場憑藉非常強勢的表現艱難地拿下本場比賽的勝利。

本周五客場挑戰耶拿隊,安切洛蒂表示球隊雖然是比賽奪冠熱門但仍需要保持謹慎,此役球員們必須要在這場重要的比賽中保持注意力集中。

從球隊傷病情況來看,拜仁可以說是傷病滿營。

半主力中衛巴德施圖伯正在進行康復治療,主力后腰阿隆索、替補進攻中場道格拉斯?科斯塔、主力中前衛蒂亞戈因傷缺陣,主力中衛J?博阿滕、主力進攻中場羅本正在進行恢復訓練,其他球員都可以出場。

從交手記錄來看,雙方此前只交戰過1次,主隊在2011年7月進行的熱身賽中主場0比2負於對手。

目前,拜仁上下都是信心十足。

楊白起看了耶拿的球員和主教練資料,全部都是籍籍無名之輩,同樣認為拜仁贏定了。

耶拿近況雖佳,但遭遇班霸很難爆冷。

拜仁將會憑實力碾壓耶拿,開啟衛冕征程。

這也是所有關注這場比賽的人心中所想。

畢竟,拜仁是歷史上獲得德國杯冠軍最多的球隊(到這場比賽時是18次)。

卡爾蔡司耶拿隊將面對強敵拜仁慕尼黑隊,主帥M?齊默爾曼在賽前接受了採訪。

他說道:「對於所有的邊鋒球員來說,羅本是一個榜樣。」

「羅本正處在傷病期,我本來以為這將是我們的機會,但拜仁從來不缺天才球員,就像楊白起,不得不說,他是所有後衛的噩夢。」

「毫無疑問,他將是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世界足壇表現最好的球員之一。」

「我研究了上一場拜仁慕尼黑隊和多特蒙德隊的超級盃比賽,拜仁在上半場,全隊向前壓得太靠前了,但多特蒙德打得更有侵略性。」

「拜仁給了多特蒙德太多的空間,導致險情不斷。」

很明顯,M?齊默爾曼賽前做足了準備,對拜仁此前的比賽都認真的分析過。

M?齊默爾曼還談到了耶拿隊目前的情況。

「當我來到更衣室的時候,我感覺到球員們的信心,他們相信球隊能贏下這場比賽。」

「雖然拜仁真的很強,但小夥子們一點也不畏懼。」

「他們真的想在杯賽上走得更遠一些,並且相信可以達成目標,他們從第一分鐘起就展現出了勇氣和激情。」

「我們知道,如果要達成那樣的目標,就不能再丟掉過去幾個賽季那麼多球,我們在進攻端也必須做得更好。」

「我們在比賽某些時段的表現證明,球隊正在朝著正確的方向發展,我們的防守很穩固,很難被擊敗。」

「如果我們保持這樣的心態,無論誰出賽,場上的11名球員都能齊心協力,不計較個人得失,我認為我們真的很有機會。」 「沐白!等一下!」唐三看見戴沐白失態,連忙大叫了一聲:「那煙霧沒毒!」

可此時的戴沐白顯然聽不到唐三的聲音,一心為了給朱竹清報仇的他狠狠的一拳轟出,只聽砰的一聲,那鳳尾雞冠蛇便已經摔到地面上了。

唐三見狀,連忙上前查看,萬幸戴沐白這一拳並沒有取了鳳尾雞冠蛇的性命,只是將其砸暈了過去——如果戴沐白這一拳直接送鳳尾雞冠蛇歸了西,那奧斯卡可就哭死了。。。

也得虧鳳尾雞冠蛇的鱗片夠硬夠滑,戴沐白一拳落下,近三成的力道都被卸去了,而且寧榮榮那個時候分心乏術,所有增幅之光都已經分出去了,並沒有給戴沐白力量增幅,否則鳳尾雞冠蛇是生是死,可就兩說了!

見鳳尾雞冠蛇未死,唐三鬆了口氣,連忙招呼奧斯卡過來。

另一邊,戴沐白也已經抱著朱竹清落地,這時候,戴沐白已經反應了過來,朱竹清身上的麻痹效果也已經散去了,但不管是戴沐白還是朱竹清,似乎都已經忘了自己身處何地,戴沐白就這麼獃獃的抱著朱竹清,而朱竹清也愣愣的望著戴沐白,誰都不知道兩個人現在心裡在想什麼。

「咳咳!」

就在兩人深情對視的時候,雲錚不適時宜的咳嗽聲突然響了起來。

雲錚聲音響起的瞬間,戴沐白明顯渾身一怔,朱竹清也是連忙從戴沐白懷中跳下,逃也似的朝玉晴兒等女的方向跑了過去。

軟玉離懷,戴沐白也回過了神來,窘迫的輕咳了一聲,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走到了雲錚身旁。

雲錚分明看見,剛剛戴沐白朝自己走過來的時候,眼神裡帶著淡淡的幽怨!

對此,雲錚只是理直氣壯的聳了聳肩。

就算雲錚不作聲,朱竹清也不可能一直讓戴沐白抱著,更何況,大家都還看著呢!

影響不好。。。

「哈哈哈!算你小子運氣好,這麼極品的魂環都被你碰上了!」另一邊,趙無極猛搓著奧斯卡的腦袋,一臉的興奮。

對於趙無極而言,最開心的事情,莫過於看著一個個學員一點點的成長起來,能夠看到奧斯卡獲得一枚極品魂環,比趙無極自己獲得一枚魂骨還要讓他開心。

可奧斯卡就有些承受不起趙無極的「愛撫」了,俊秀的臉上滿是牽強的笑意,一旁的唐三和馬紅俊也是沒義氣的,就這麼干看著——馬紅俊純粹幸災樂禍,唐三則是激活了心底的那份腹黑因子,他們都挺樂意看到奧斯卡倒霉的。。。

好不容易等趙無極這份興奮勁過去,這才放過奧斯卡。

還不等奧斯卡喘口氣,趙無極又向奧斯卡遞出了一柄匕首,道:「從它的肉冠刺下去,這枚魂環就是你的了!」

「。。。嗯!」奧斯卡聞言,遲疑了一下,還是點了點頭。

魂師殺魂獸,沒什麼好說的,哪怕奧斯卡有些不忍,也知道這是自己必須做的事情——反正都已經是第三次了,奧斯卡也沒什麼好悲天憫人的。

與此同時,小舞明顯轉過了頭去。

「住手!」

奧斯卡深吸了一口氣,正打算手起刀落,給鳳尾雞冠蛇一個痛快的時候,一道厲叱聲突然響起,一道粉紅色的蛇信如同閃電般朝奧斯卡襲去!

奧斯卡心頭一驚,手無縛雞之力的他自然沒能力躲過這快若閃電的一擊,不過趙無極可不會坐視不管,只見趙無極神色一冷,一巴掌扇了出去,直接將那蛇信拍斷,藏於叢林中的那道身影悶哼了一聲,顯然是被趙無極打出的暗勁傷到了。

「什麼東西!?竟敢當著老子的面暗箭傷人!?」趙無極冷哼了一聲,魂聖級別的力量如同海浪般朝著那蛇信的方向涌去!

那道身影似乎沒有想到趙無極會這麼粗野,驚慌的後撤了兩步,好在另外一股力量幫她撐開了屏障,擋下了趙無極的氣勢碾壓。

「依然,稍安勿躁。。。」緊接著,一道佝僂的身影從暗處走了出來,先是安慰了自己孫女一聲,旋即又看向了趙無極,意味深長的點頭道:「沒想到,竟然能在這裡遇到大名鼎鼎的不動明王,老身在此幸會了!」

與此同時,那道佝僂的身影不動神色的亮出了自己六枚魂環,魂力的光芒照亮了她所在的區域,剛好讓趙無極看清楚了她的長相。

「芽兒喲!不就是個魂帝嗎,裝什麼大尾巴狼啊!趙老師還。。。」看到那六枚魂環,馬紅俊不屑的冷嘁了一聲,陰陽怪氣的說道。

可還不等馬紅俊把話說完,趙無極便給了他一個腦瓜崩,打斷了馬紅俊的同時,笑盈盈的對那老嫗說道:「原來是朝天香前輩啊!幸會幸會!」

實話實說,趙無極真不一定害怕魂斗羅級別的龍公——論實力,趙無極當然不是成名已久的龍公的對手,但論背景,趙無極自信甩龍公十條街!

這份自信,是雲錚他們給趙無極的!

看看史萊克學院的這一屆學員都什麼來頭吧!

昊天斗羅唯一的兒子,雷獄斗羅的女兒和弟子,七寶琉璃宗的小公主,即便不算不受待見的星羅皇子,也不是龍公惹得起的!

而且在那晚被玉仲白和唐昊聯手教育了一頓之後,趙無極有信心在三年之內突破魂斗羅境界,何必忌憚一個龍公!?

不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雖然對方明顯來者不善,但在撕破臉皮之前,趙無極還是很願意和朝天香虛與委蛇的。

「不知朝天香前輩此來所為何事?」趙無極笑呵呵的拱了拱手,明知故問道。

朝天香看著趙無極無賴的樣子,心頭暗罵了一聲,也是假笑道:「我孫女三十級了,這隻鳳尾雞冠蛇原本是我們祖孫率先發現的,只是這孽畜狡猾,這才讓它逃脫!」

「明王若是不信,可以看看那孽畜腹部是否有老身留下的傷勢!」

趙無極聞言,臉色微沉,給了戴沐白一個眼神,戴沐白心領神會,走到鳳尾雞冠蛇身邊,查看了起來。

朝天香一臉淡然的等待著結果,那信誓旦旦的樣子讓趙無極明白,朝天香所說應該是真的。

如果正如朝天香所說,那事情就有些麻煩了,畢竟對方並非強搶,是站著理的。。。

「趙老師。。。沒有啊!」就在趙無極想著該如何幫奧斯卡守下這枚魂環的時候,戴沐白遲疑的聲音在趙無極耳邊響了起來。

「這就難辦了啊。。。」趙無極聞言,先是輕嘖了一聲,全當戴沐白說了句「痕迹吻合」,但很快,他便臉色一變,訝然的對戴沐白反問道:「沒有!?」

「嗯!」戴沐白認真的點了點頭,答道:「鳳尾雞冠蛇的腹部只有雲錚留下的箭傷和凍傷,真沒有什麼其他痕迹了!」

「沒有!?怎麼可能!?」聽到戴沐白的回答,趙無極還沒有做出反應,朝天香先是難以置信的尖叫了一聲,不顧戴沐白的阻攔,衝到鳳尾雞冠蛇面前,一把抓過鳳尾雞冠蛇查看了起來。

可讓朝天香意外的是,這隻鳳尾雞冠蛇的腹部上,真的只有一道箭傷和被凍傷的痕迹,並沒有她留下的傷勢,或者說,她留下的傷勢已經被覆蓋了!

但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朝天香已經無法證明這隻鳳尾雞冠蛇是她們祖孫先碰上的了!

趙無極也是愣了愣,旋即哈哈大笑了起來,故作惋惜的說道:「可惜了,朝天香前輩,看起來這隻鳳尾雞冠蛇並不是您之前碰上的那一隻呢!」

你說你碰到的那隻鳳尾雞冠蛇腹部有你留下的傷勢,而這隻沒有,顯而易見,這隻鳳尾雞冠蛇並不是你原先碰上的那一隻!

邏輯清晰,合情合理!

趙無極的話讓朝天香氣得渾身一顫,憤怒的看向趙無極,可對上趙無極那有恃無恐的眼神之後,朝天香還是冷靜了下來——實際上,這一次她帶孫女獵魂,龍公真的沒有陪同一起,萬一真的和趙無極撕破了臉皮,吃虧的只會是她!

現在證據已經沒了,想從趙無極這個老無賴手中要回魂獸根本就是痴心妄想,幾番考量之後,朝天香呵呵一笑,咬著牙對趙無極說道:「看起來的確是這樣,既然如此,我們祖孫便不打擾明王了!」

「奶奶!」孟依然聞言不依,可這一次朝天香沒有由著她,生生拽著她離開了。

趙無極看著朝天香離去的背影,眼眶一虛——朝天香如果據理力爭,那說明事情還有迴旋的餘地,但朝天香走得如此果斷,則說明朝天香真的生氣了!

估計下次見面的時候,就是龍公親自拜訪史萊克學院了!

但趙無極並不擔心,還是那句話,有本事把他身邊這群小祖宗一個個都給得罪了,最後看看誰慘!

。 倉促的時光悄然流逝,在等待的狗群中,最受歡迎,最受崇敬的赫然是鐵鏽,鐵鏽帶着滿臉慈祥的笑意挨個去跟那些到來的勇士們作戰場動員同時混個臉熟,那些被鐵鏽親自關懷的惡犬都忍不住表達出對智者的關懷和崇敬之情。

鐵鏽的作秀剛進行到一半,突然天橋的東邊和西邊出現了兩群最為壯觀的狗群,總計五十條左右的狗,那腰粗肩寬的狗樣一看就知是土之一族的王者護衛隊和名之一族最強的護族隊,名之一族帶隊的是二首領娜娜,而帶領王者護衛隊前來的是圖名的大哥:

圖魁,圖魁狗如其名,雖然身上的毛髮類似圖名,可比起圖名眼睛部位多出了兩塊黑色的遮掩毛,尤其配上那龐大的身軀,一股悍匪之氣悠然而生。

鐵鏽在看到娜娜和圖魁時就換上了更加友好的笑容,一路顛跑着朝兩犬而去,已經認識許久的三犬開啟了高層會談模式,在這個模式中三犬時而發出的笑聲,讓在場的所有狗信心更加滿意。

鐵鏽三犬交談完畢以後,一個壯觀的出征儀式開始了,鐵鏽先是代表智者做了狗族必勝的信念,然後圖魁代表土之一族表示將會帶領所有的土狗群為狗族的生存作出最大的貢獻。

不甘落後的娜娜用嘹亮的聲音先是代表首領白熊為這次的行動圓滿成功表示衷心祝願,然後表達了名之一族作為狗族的一部分,為了這座城市狗族的發展與生存有着不可懈怠的責任等等。

無聊的演說詞,總能激起下面的歡呼的和尖叫,雜亂的狗時而起伏發出的叫聲,將這片荒草叢生的遺棄之地注入了蓬勃的生機。

集結完畢的大軍在等候三名最高領導人訓話結束后,夕陽已然不知不覺落山,趁著微黑的夜色,一聲出發的命令響起,幾百條犬有序的按照地位高低依次形成半圓長蛇陣的樣子疾步趕路。

老八和阿武默默走在這個方陣的第三階梯部位,幾次阿武都想要和老八交談,但見老八不願多說的樣子,只能選擇了沉默,比起第一階梯位置鐵鏽、圖魁、娜娜三犬的意氣風發,第二階梯則是最沉默的,因為它們都是護衛圖魁和娜娜的護衛犬,護衛犬們基本不會交流,只是用警惕的目光瞭望四周。

第三階梯的犬只有老八和阿武因為它們兩比較特殊,不屬於任何種族直轄,但地位又高。第二階梯和第三階梯的沉默,並不代表後面階梯的犬就沉默,它們彼此相互吹捧、相互歌頌,相互幻想勝利后得到的報酬和榮譽。在這種詭異的氣氛中遠征大軍們浩浩蕩蕩的向目的地出發。

城市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同樣生活在這座城市的貓與狗都明白,如此浩瀚的戰爭是絕對不能出現在人多的地方,同樣是絕對不能給這座城市的人類的看到,因為發瘋的貓和狗面對將是人類最殘酷的地獄通知書,在這份通知書上只有兩個字:滅絕!

這場聲勢浩大的圍剿戰,信息早已傳播到整座城市各個角落,畢竟從三大片域,名之一族的地盤召集隊伍,要想瞞過貓之一族絕對不可能。

某個垃圾處理站,一座垃圾堆的山尖上,作為被圍剿的對象瘋貓,此時正安靜的蹲坐在那裏,對於狗族的剿滅,它早已知悉,它沒有害怕,內心出奇的平靜和期許,微微抬起的頭,一雙綠寶石的雙眼仰望着今夜雲層遮月的夜空,透過雲層哪裏有人們傳說的天堂,天堂里生活着它慘死的摯愛和那些無辜的孩子。

「今夜,希望你能出現。」仰望許久的瘋貓底下頭,邪邪的笑着,右爪親親的撫摸著右臉上那道恐怖的抓痕,這道抓痕是所有瘋狂和痛苦的起因,在那個明媚的天空,出去為妻子尋食的它,回來看到的是那條狗,那條殘忍的瘋狗無情的害死了它的一生的摯愛,是的!在流浪的日子中,唯一能給它安慰,給它快樂,給它一個完整的家,讓它不在感覺到孤獨的妻子就這樣死在了那個明媚的日子裏。

從那刻起瘋貓已經忘記了自己的原名,內心剩下的只有仇恨,對狗的仇恨,在一次次和自己的同類爭鬥中,瘋貓終於確定了自己霸主的地位,這個地位是在自己一次次被擊倒,一次次靠着不怕死的決心得到的。它沒有像以前那些兇惡的貓一樣,只是為了擊潰敵人而戰鬥,它要的更多,終於散沙般的貓族被自己統一。

統一貓族的瘋貓帶復仇的烈火燃燒着這座城市,沒有人知道為什麼,在它這裏不存在為什麼,在它第一次親手殺掉幾條狗后,貓族震撼了,它們更加恭敬臣服於它,聽它的號令,以前畏懼狗族的貓族在它的影響下瘋狂了,因為它們得到了更多生存的地盤和食物,現在狗族的進犯讓它們凝聚一起匯成一股線,並非它們真的不知懸殊和差異,只是得到的沒人想還回去。

瘋貓得到貓族史上最美的贊語,但它的內心沒有滿足,甚至得不到平靜,反而更加迫切的希望解決那條讓它刻骨銘心、恨之入骨的狗,為此它不惜帶領族人一步步挑戰狗族的生存底線。

「我不會放過你的,就算你逃了,我也要讓你付出代價,我會不惜摧毀這座城市所有的狗,讓它們為你犯下的錯贖罪,上天啊,如果你能聽到我的祈禱,我只想再見到那條狗。我做的已經夠多了。」瘋貓喃喃自語,那猙獰的表情,讓所有在場的生靈都會為之膽怯。

然而對於不喜瘋貓的狗來說,貓族裏很多崇拜瘋狂,崇尚毀滅的追隨者正帶着崇敬的目光看着獨坐在那最高峰的瘋貓,這隻貓不僅改變了貓族以往如散沙般的生活方式,改善了貓見狗就躲的地位,帶動了整個貓族的強大和復興,最為重要的是這隻貓成了它們的精神支柱。

就在瘋貓獨坐頂點時,一隻灰白交加的母貓匆匆爬上垃圾桶,用柔嫩的嗓音彙報:「首領,那些狗快到垃圾回填區。」

瘋貓眉頭一皺,不悅的掃了一眼這隻母貓淡淡的說:「冀女我說多少次別用這種語氣跟我說話。」

冀女眼神閃過失望和不甘,嗓音瞬間變得公式化:「是,首領。」

瘋貓哼了一聲,這個冀女是自己得力的助手之一,要不是因為冀女有着極強的戰鬥力,那麼自己絕對不會和它客氣,曾經那些想要向自己獻媚身體的母貓都被自己狠狠教訓了一番,從此在它手下沒有公母之分,只有有用和沒用的區別。

瘋貓轉過身散發出高高在上的威嚴。「叫八大金剛帶領各自手下,按照我事先指定的位置埋伏好,知道了嗎?」

冀女乖乖應聲而去,黑夜中一雙雙散發出光芒崇拜瘋貓的綠寶石、藍寶石眼睛隨着冀女的離去,漸漸隱藏於黑暗中,只有瘋貓孤獨的身影矗立在垃圾填埋區的最高處,任憑夜晚的風從身邊呼嘯而過。

遠征的狗群從城市的邊緣小心翼翼的穿梭著,城市的邊緣處一座巨大無比垃圾回填區赫然在目,這裏本來屬於土之一族和名之一族共同擁有的糧食生產車間,可現在霸佔這裏的已然變成了那群弱小的貓族,是的!為那些死去的同類報仇只是其中的幌子。

真正的原因是這裏是支撐狗族生存重要食物產地,那些零碎的垃圾桶中只能養活一隊,一段的狗,但對於王室和名之一族直接直轄的眾多的下層狗類所依賴的還是這片廣闊的垃圾回填區,曾幾何時為了這片區域的絕對統治權,土之一族和名之一族爭鬥過不知多少回。

畢竟一個種族的強大必須擁有的是這個種族最基本的:族群,而族群最基礎基石不是權利,不是玉骨,是食物。而食物匱乏,生存空間受到嚴重影響的族群將漸漸消失或已滅絕:滅絕動物、瀕危動物和稀有保護動物。 陳瀟在車裡面等得有些久了,剛準備下車,這才看到走過來的沈初和傅言兩人。

她把落在車把上的手收了回來,見沈初上了車,回頭看向她:「怎麼這麼久啊?」

「碰到薄暮年了。」

沈初回答得乾脆。

陳瀟聽到她這話,下意識看了一眼傅言。

傅言從另外一旁上的車,入了座之後,他睨了一眼看過來的陳瀟,臉上的表情看不出什麼異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