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秋谷?

李新年馬上想起那天大姨子在慶賀顧紅晉陞的時候說的話,這個杜秋谷不就是省行的行長嗎?

靠,總算是解開了一個疑團,一切都對上了。

不用說,上星期天兩次給顧紅打電話的杜老師多半就是總行的行長杜秋谷。

省行總部就在W市,那個杜老師的手機號碼也顯示屬地W市,這個杜老師不是杜秋谷還能是誰呢?

當然,微信中的虛懷若谷也應該也是他。

既然能當上總行的行長,杜秋谷的年紀多半跟丈母娘譚冰不相上下,顧紅總不至於跟一個老頭亂來吧,何況,杜秋谷有可能是譚冰的老熟人。

也許,顧紅髮表論文的背後也有她母親的影子,杜秋谷這麼賣力難道和譚冰沒有關係?

這麼看來,眼下所有的疑點還是集中在那個鄧總的身上。

李新年把煙頭在煙灰缸里掐滅,隨手把雜誌扔在桌子上,論文這件事已經翻篇了,他的覺悟還沒有高到檢舉揭發自己老婆的地步。

鄧總,鄧總,究竟是何方神聖呢?

李新年盯著鄧總的手機號碼心裡有股無名之火。

心想,嫌疑犯就在眼前,自己有必要浪費時間查來查去嗎?自己明明是在正義一方,為什麼反倒偷偷摸摸像個見不得人的賊呢?

這麼一想,李新年一把抓起手機,盯著那個號碼注視了一會兒,然後顫抖著手指撥了鄧總的手機號碼。

假裝打錯了,先來個火力偵查,哪怕先聽聽他的聲音也好。

很快,手機里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年紀好像也不小了,不過從聲音判斷應該是一位知性的女人。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葉長生的彪悍人生最新章節、葉長生的彪悍人生斷魂、葉長生的彪悍人生全文閱讀、葉長生的彪悍人生txt下載、葉長生的彪悍人生免費閱讀、葉長生的彪悍人生斷魂

斷魂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一等帝君、陳年邪事、葉長生的彪悍人生、

。 「我們倆……我們倆是……」

羅士信猶豫,要真的在生產隊長這裡承認關係。

自己就要真的和江詠梅結婚。

吞吞吐吐,結結巴巴,他說不出要和江詠梅結婚的事情,他可不想自己沒娶到自己心愛的人。

扭頭還娶了這麼一個噁心的女人,回家讓自己噁心。

問題他爸媽要是知道了也不會同意。

「我和羅士信……」

江詠梅也說不出來,她和羅士信要結婚。

她和羅士信今天都撕破臉,這要是真的領了結婚證,成了夫妻,兩口子怎麼過日子呀?

不大打出手才怪,明知道她和羅士信以後會怎麼樣,要是真和羅士信結了婚,那豈不是成心讓自己以後變成二婚。

江詠梅也是糟心的很。

事情發展怎麼會完全脫離自己的掌控?

吳大奎一看,這樣子臉立馬板了起來。

這兩個玩意兒怎麼著給臉還不要臉啊!

「怎麼你們倆不是準備結婚啊?看這個樣子,你們兩個不像是對象,兩個人沒感情,居然還敢滾到炕上去。當時眾目睽睽那麼多雙眼睛看見。

要麼你們兩個趕緊扯了證,把這事情平息下去。要麼我只能把你們送到縣裡去,這種事情肯定要送到縣裡去處置。」

兩個人一天送到縣裡去,立馬心一緊,互相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睛里看出了面對這件事情做出的決定。

這個時候只能先保住他們再說。

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

兩個人異口同聲的回答。

「隊長,我們倆早就準備結婚,既然已經發生這種事情,那我們倆明天就去領了結婚證。」

吳大奎點點頭,看樣子這倆倒是挺聰明,很識時務。

知道怎麼對自己好。

以為他願意把這些人往縣裡送啊,送到縣裡丟的,可是生產大隊的名聲。

能私下自己處理,總比送到縣裡強。

結婚當然是最好的一種結局。

他們才不管這對年輕男女到底是啥關係。

「行,雖然說你們兩口兩個人準備結婚,可是到底現在還沒扯證,發生了這種事情的確不好,雖然我們村裡人理解年輕男女火力壯,乾柴遇烈火容易出點兒什麼事情。

可是到底是沒結婚,這種事情又被別人撞見,眾目睽睽之下,要是不懲罰你們,以後說不準還鼓勵知青點兒的男女知青就這樣胡來。

所以罰你們三個人去開荒三個月。明天你們領了結婚證,就準備出發,我送你們過去。」

聽完隊長這話,三個人都把心放了下來,胡朝陽撇了撇嘴。

怎麼著?

叫他說著了吧,這倆還不信邪。

三個人寫了一份檢查,交到了隊長那裡,才會放的出來。

胡朝陽直接就回了家,出了這麼大的事情,胡家的人早就著急了,他的兩個姐姐就守在外面。

一看見弟弟出來,急忙拉著弟弟往家走。

「你怎麼和那樣的女人攪和在一起?」

「姐,那個江詠梅我怎麼會看得上?我是被人冤枉的。」

「還不是你非要湊上去,要不然人家冤枉誰不能冤枉,非要冤枉你呀!」

「都是那個狐狸精。你可以後要小心,千萬不能被這種破鞋給賴到身上,到時候人家非要賴著讓你娶她,那可就倒了大霉。」

胡家兩個姐姐那是恨鐵不成鋼,這次事情鬧得這麼大,要不是當時有人看到了現場。

知道弟弟沒和江詠梅有什麼事兒,要不然今天這事兒可真不好說。

那簡直就是丟人丟大發了,這名聲要是傳出去以後弟弟還怎麼娶媳婦兒?

還狠狠的剜了一眼江詠梅。

江詠梅又氣又羞,到了這會兒所有人把這罪名都推到了自己的頭上。

她簡直都成了爛大街的破鞋。

氣呼呼的往前走,結果羅士信緊跟在她身後,江詠梅越走越氣,猛然一轉身。

「你跟著我幹什麼?」

羅士信冷笑,「我跟著你幹什麼?有些話我得跟你說清楚,結婚歸結婚,領了結婚證我也不會拿你當我媳婦兒,我告訴你趁早少做那個夢。

等到我回城,咱倆立馬就離婚。你要是敢糾纏不休,老子會讓你知道有什麼下場。」

「羅士信,我告訴你,老娘還不稀罕嫁給你呢!要不是今天這事沒法子,你以為誰願意嫁給你個窩囊廢。」

「那就最好。」

羅士信頭也不回的走了。

江詠梅和羅士信回到知青點頭都抬不起來,所有知青雖然沒說什麼,可是那眼裡的嘲諷的含義足以讓人抬不起頭。

尤其是江詠梅回到窯洞里,東西都已經被人收拾扔到了一邊兒。

沒人願意再讓她睡在炕上,人家所有知青點兒女知青的話,就是他們嫌臟。

江詠梅發狠了,把東西拿起來,直接就是抱著東西上了炕。

其他女知青想和她廝打,結果江詠梅跟發瘋了一樣,把別人還打了一頓。

愣的怕橫的,橫的怕不要命的,其他的女知青一看這樣子。

也不想和一個瘋子在一起折騰。

徐雅芝和趙茹一看這個樣子,只能忍著。

趙茹心裡暗罵江詠梅就是個廢物,你說你既然設計江小小,不把環節都做好。

偏偏讓江小小跑了,她不是傻子,從所有的事情連貫在一起,立刻就心裡明白這件事情恐怕原本就是針對江小小的。

不然不能胡朝陽和羅士信一起誣陷江小小,恐怕一開始這個陷阱就是針對江小小。

可是不知道江小小那麼好運,居然能逃了。

要不然的話,今天江小小恐怕就得嫁給羅士信,可是事情陰差陽錯之下變成了這個樣子,當然是覺得有些惋惜。

好在大家都知道,江詠梅明天就要去開荒,一走就是三個月。

等他們回來的時候,江詠梅和羅士信已經結了婚。

到時候生產隊應該會給他們分一間單獨的房子,當然在不在知青點兒就不一定,畢竟聽說結婚的知青應該是到生產隊里去生活。

也就忍這麼幾天。

大家也就捏著鼻子忍了。

那邊兒的羅士信回去,越想越生氣。

可是生氣有什麼法子?

事情已經在生產,隊長那裡掛了號,結婚要開始介紹信。

那邊生產隊長都給他們開好了。

明天一大早,兩個人拿著介紹信,到縣裡面去辦了結婚手續。

兩個人到時候就正式成為夫妻。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高三年級一共有四個班,一班二班三班各有四十名學生,四班有三十四名學生。其中一班和二班是按照年級每次初末考試成績排名前八十,由老師抽籤各抽四十名到自己班級,是公認的的尖子班,成績排名八十名以後的歸在三班,三班的學生如果頭懸樑錐刺骨拚命努力還有可能排進尖子班,而四班的學生一直是考試成績最末的三十四位,從高一開始到現在,學生名單從沒變動過。

如果說省實高中是重點學校,就算排名靠後的學生成績也比其他學校的學生好,那就大錯特錯了,正因為是重點高中,各路托關係走後門把自己家不能憑成績考進來來的孩子強塞進來,形成了一個特殊的紈絝子弟班,不但學習成績不好,行為作風還特別差。低年級時還知道有所顧及,到了高三就完全放飛自我,老師也不敢管,學校領導也睜一隻眼,只希望能順利送走一批紈絝子弟,不給學校惹麻煩就行。

要把天才放在紈絝子弟班,趙老師覺得古校長一定是瘋了。

「都不要爭了,校長都安排好了你們爭也沒意義!」

女教導主任揮了揮手,總算結束了一場爭鬥。

只要能讓她上高三年級,去哪個班都沒關係。李錦並不覺得學生能起什麼風浪,何況她也不怕風浪。

她不惹事,但也不怕事,如果真有人敢欺負她,那受罪的可絕不是她!

高三四班的班主任安敏得到消息,馬上到教導主任辦公室來領人了。

看到李錦稚嫩得能掐出水來的臉蛋和清純無辜的大眼睛,安敏有些意外,翻開李錦的學生檔案神情更加驚奇了。

「你才十三歲?」

李錦點了點頭。

安敏上下打量李錦,李錦的個頭身材比她班裡的女生都要高挑,年紀卻足足小了三四歲。

「跟我走吧,正好班裡還有一個空座位。」

安敏轉身上樓,柔軟的腰身和挺拔的胸口看起來只有二十七八歲的樣子,不過李錦判斷安老師應該有三十多歲。

因為高三一班和二班的班主任都極力強調安老師的教齡剛滿十年,今年才開始帶高三班,她從高一帶上來的這屆高三學生比往年的紈絝子弟班都更放蕩,雖然沒給學校惹什麼大事,但是小事也沒少惹,特別是班級里的女生各個濃妝艷抹和男生出雙入對,引得其他年級的學生非常不滿。

「不用緊張,你在班裡年紀最小,我會讓大家關照你的。」

安敏回頭笑眯眯地看了李錦一眼。

李錦垂下眼帘盯著安敏的半高跟棕色皮鞋和米色的毛料西褲。

如果不是安敏親自來接她,她一定覺得安敏不像老師,更像一個演員。讀了十年書,也算見識到了不少的人,還沒見過這麼嫵媚漂亮的女人,而且還是女老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