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天成迅速朝着光源逼近,很快就來到了光源處,只見這光源竟然如同旋渦一般正在旋轉,兩條小魚一黑一白相互追逐,光芒也是他們身上散發出來的。

兩條小魚追逐之下引發了巨大的旋渦,林天成也看出了這兩條魚的不一般。

「太極陰陽魚?」林天成瞪大眼睛看着面前的兩條小魚。

林天成剛想伸手去抓那兩條小魚,結果對方似乎有避凶的功能,竟然在第一時間就躲開了。

下一刻,林天成就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只見一股強大的力量瞬間襲來。

林天成倉促招架,結果依舊被這股力量衝擊的吐出一口老血。

「我去……性格這麼暴躁?」林天成驚恐的離去,這兩條小魚應該是天生至寶,而且存在的歲月無比久遠,當初的獸皇和獸王等一些人族的強者也應該發現過他們。

只是他們也無法帶走,結果自己糊塗了竟然想據為己有,這才導致自己受傷!

這幸好只是一處至寶,要是這是封印靈源的地方,那自己估計直接可以放棄了。

不入無敵境,休想染指這兩條小魚,或許……這太極陰陽魚可以幫自己融合所有本源之力,一舉踏入無敵境,進入九星道祖的楔機?

想到這裏,林天成頓時熱血澎湃,這倒是一件好事!

太極之道分陰陽,陰陽二物演眾生!

說不定自己融諸多本源為一道的楔機就在這陰陽魚的身上!

「罷了……且留你們在此處,我先去南極解封靈源,有機會再來帶你們走!」林天成一臉淡笑,也不在乎自己被傷的事情,瞬間化作流光消失。

南極靈源。

一道恐怖的劍氣瞬間出現,轟擊在大陣之上,結果瞬間泯滅!林天成十分鬱悶的看着眼前發生的事情,氣急敗壞。

此處的靈源封印也是被一處陣法覆蓋,結果無論林天成如何施展手法也無法轟碎大陣解封靈源。

而且,就在大陣泯滅劍氣之後,一道恐怖的劍氣瞬間出現在林天成身後,如果仔細查看的話不難發現,這劍氣和林天成之前斬出的一般無二!

林天成暗罵一聲當即閃避,劍氣瞬間掠過他的身邊,直接沒入海中,瞬間炸起一道通天水柱!

林天成不禁氣急敗壞的再次來到大陣面前沉思,蠻力無法破陣,只能再另想辦法了!

…… 噠噠噠!

噠噠噠!

震天的馬蹄聲從官道上傳來,幾息之後,數十道身影出現在茶驛外。

他們勒馬而立,看著地面上早已失去氣息的殘屍,聶鉉海和赫連嘯飛身從馬背上躍下。

濃烈的血腥氣迎面撲來,兩人疾步向前俯身注視著地面殘屍,馬背上其他人下馬飛快向衝進茶驛。

此時。

茶驛早已人去樓空,三間茅草屋中沒有留下任何痕迹。

眾人撤出茶驛來到赫連嘯背後,只見其身影騰起,眼眸中精芒掠動,臉上噙著疑惑之色。

「聶老,這些人被殺不過一個時辰,會不會是我們追擊之人所為?」

「少主,看來斬殺此人的事情要從長計議,從屍體上來看,殺人者劍法造詣精湛,實力和我在伯仲間。」

「什麼!」

「真沒想到他居然是如此棘手,看來是時候將這裡的發生的一切告訴父親,讓他親自出馬斬殺此人。」

赫連嘯惶恐,思索良久,堅定的聲音響起。

「只能如此!」

「少主,我們現在只要隱藏在暗處跟蹤他便是,等宮主前來我們再出手。」

赫連嘯輕輕頷首,折身返回,躍上馬背,雙眸直視前方,揚鞭拍馬飛馳而去。

夕陽西落,倦鳥歸巢。

華陽城外,楚非梵一行順利入城,茶驛發生的屠戮他並沒有放在心上,對於隱藏在暗處的殺機,他從來都不擔心。

殺戮可以解決的事情,他很樂意以殺止殺。

進入華陽城。

楚非梵下令趙雲,樓炎冥找到客棧,今日他並沒有心思在城中遊玩,而早早返回房間中。

「唰!」

進入房間,他心神一動,靈戒中方盒掠出,看著面前裝著龍骨的盒子,他臉上騰起凝重之色。

「砰!」

方盒打開,濃郁的真氣縈繞在房間中,他屏氣凝神,輕聲道:「小賤,馬上幫我融合這根龍骨!」

「滴,系統正在掃描龍骨,請宿主安心等候!」

「滴,龍骨掃描成功,開始幫宿主融合。」

小賤的聲音在耳畔傳來,他細長雙目微眯,面前龍骨懸浮在空中,狂暴的真龍之力籠罩在他身影上。

楚非梵隱約聽到兩道嘶吼的龍吟聲在耳畔向起,一道碎骨噬神的痛楚從胸口出來,他神情變得猙獰,雙掌緊握髮出咯吱咯吱的骨裂聲。

「吼!」

「吼!」

兩道龍吟聲響徹九霄天穹,此時華陽城長街上百姓仰頭注視天天空,只見三道神龍的虛影出現。

三條神龍翱翔虛空,盤旋許久,化為一道精芒宛若流星一樣消失在赤紅的霞光中。

三龍齊飛,大運天下。

百姓福祉,萬年運長。

古書記載,天生異象,出現三龍齊聚之象,所在之地必是福澤深厚。

長街上百姓紛紛跪地叩拜,臉上神色敬畏,雙眸中閃爍著虔誠的目光。

聶鉉海,赫連嘯亦是注視著天穹上消失的龍影,看著長街上跪拜的百姓,赫連嘯冷笑不已。

「愚民!」

「真是一群愚民!」

「霞光幻化形成的虛影而已,他們不會當真以為戰爭大陸存在真龍吧!」

客棧中楚非梵對長街發生的一切並不知曉,此刻他正掙扎在融合龍骨的痛苦中。

額頭上冷寒狂流,衣衫早已被全部浸濕,臉上青筋暴起,整個人看上去異常的恐怖。

「滴,宿主龍骨融合百分之十,體內真龍血脈成功激活到百分之十。」

「滴,龍骨融合百分之二十,宿主體內真龍血脈成功激活到百分之十五!」

………..

小賤的提示音不斷傳來,知道龍骨完美融合結束,楚非梵體內真龍血脈成功激活到百分之二十。

他本以為此次融合龍骨后,體內血脈之力至少可以激活到百分之五十。

「滴,恭喜宿主修為成功突破到武皇境上品!」

「滴,恭喜宿主獲得系統獎勵禮包一個,隨時可開啟使用!」

此時。

對於小賤的提示音,楚非梵完全置若罔聞,他完全沉浸在修為提升的喜悅中。

武皇境中品到上品雖只有一階之差,可體內的真氣卻相差十萬八千里。

楚非梵感覺現在體內真氣之力浩瀚磅礴,綿綿不斷,若是現在遇上劍宗兩名尊者,他絕對有一戰之力。

「滴,恭喜宿主獲得十萬點功德點,宿主可在系統功德兌換欄中使用。」

「功德點?」

「小賤,不是已經有聲望點了,為什麼現在又出現了功德點?」

「滴,宿主得到百姓的虔誠叩拜,才可以獲得功德點。」

「功能點來自於民,也將用於百姓,所有功德兌換欄中,所有物品都和百姓福祉有關,並不會出現召喚卡。」

楚非梵還是有點迷糊,虔誠叩拜才擁有功德點,難道以前百姓對自己並不是真心的叩拜?

心中雖有疑惑,可他還是內視系統頁面,開始查開功德兌換欄中的物品。

「超級水稻種子,五萬功德點可兌換,可大幅度提升楚國百姓水稻產量。」

「超級播種農機,十五萬功德點可兌換,屬於異時空之物,宿主若是向推廣,可以先兌換一台。」

「官員清廉卡,兌換點十萬功德點,使用后所有官員絕不會中飽私囊,徇私枉法。」

看著兌換欄中滿目琳琅的物品,楚非梵心下駭然,當真是應有盡有,只是自己功德點少的可憐,可以兌換的東西屈指可數。

反正眼下這些東西他暫且用不上,戰爭大陸硝煙瀰漫,想要百姓安居樂業,必須先為他們開創一個天平盛事。

沒有太平其他的都是枉然,就算現在使用了還會被摧毀湮滅在戰火中。

念及於此。

楚非梵能見堅信心中想法,一統天下,開創屬於自己的萬世霸業。

三天後。

一場秋雨不期而遇,瓢潑的大雨鞭撻著大地,天地籠罩在雨霧中。

楚非梵一行來到炎龍帝國皇城中,此刻長街上百姓早已離去,雨水拍打在青石地面上。

飛濺而起的水花激蕩在長街兩旁的牆壁上,楚非梵帶領眾人策馬狂奔,朝著城中飛仙酒樓掠去。

此時。

炎龍帝國皇宮中,上官鴻正在御書房中召見兩位神秘的客人,伺候他多年的老奴進來,疾步上前在其耳畔低語了一番。

只見其雙眸中精光掠動,斂起嘴角笑意,朗聲道:「兩位早些回去休息,朕還有些政務要去處理。」 工作上的事情,時運不希望跟粉絲有任何掛鈎,他也不需要這樣的渠道。

時運:「如果這件事情傳出去,你應該比我更清楚這影響有多大。」

情況要是會好一點的話,可能網友會說他家的粉絲強大,家庭背景有多厲害,能給自己喜歡的偶像拿下代言。

這要是傳的不好聽,他就變成有強大後台,靠人脈關係拿到的代言。

這件事情的性質很大,而且也不好判斷。

時運認為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拒絕這樣的安排,在沒有交際的情況下,二者情況都不會發生。

輝哥稍微猶豫了一會兒,畢竟對方也是有名的公司,這麼大的品牌代言說解約就解決,着實有些可惜。

不過一切為了時運着想,最後輝哥選擇站在了他這邊。

輝哥狠下心道:「行,我一會兒給你解決。」

時運:「解約是我的個人決定,與公司無關,違約金走我私人賬戶就行。」

他知道一旦解約,這違約金必然不是一筆小數目。

輝哥聞言,詫異地問:「你確定?」

輝哥:「要不我去找領導解釋一下情況,興許公司可以替你賠付。」

這些年時運為公司賺了不少錢,如果情況不算太糟糕的話,還是可以搶救一下的。

時運拒絕:「不用,直接走我的賬戶。」

「這……」

「下次替我安排工作之前,麻煩你好好調查清楚再決定,我不希望下次還發生這種事。」

輝哥:「你放心,我下次一定注意。」

周零坐在時運身邊,安靜的聽着他把電話講完,然後才知道時運堅持要解約的真正原因。

直到時運掛了電話之後,他發現周零的目光仍然停留在他身上。

時運望抬眸望着她,好奇的問:「怎麼了?幹嘛這樣看着我?」

周零直勾勾盯望着他,莫名有些崇拜的道:「我好像知道你為什麼沒有黑料的原因了。」

他挑了下眉,不解的問:「為什麼?」

周零:「因為源頭都被你掐斷了。」

時運低笑了一聲,自信的道:「我說過,不會讓別的女人有任何靠近我的機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