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蔓熟門熟路進了廚房,捧著個褐色的酒罈走了出來。

不等老媼開口,里木接過酒罈,撕開封口,先低頭深深吸了口氣,眼神一亮,「好酒,好酒。」

金黃色的液體順着罐口流出,空氣中飄着濃厚的酒香,果香混雜着蜂蜜的甜意,不喝只聞,都明白之間的天差地別。

「為了今天的相聚。」里木深吸一口氣,一口喝光,滿足地眯起眼睛,「真是好酒,好酒。」

洛蔓抿了抿唇,把酒杯推得遠了一點,她心裏想着別的事。

「別管她,靈修就是那麼死板。」老媼一口飲盡杯中酒,兩人你一碗我一碗,眼花繚亂,一壇酒這麼就喝光了。

「老師,能教我釀酒嗎?」里木雙眼發光,他就像烏鴉,看到閃亮亮的東西,就會撲上去,咬上就絕不鬆口。

「只有靈修才能釀酒。」老媼臉色紅潤,她似乎很喜歡里木,對他十分友善,

「教給她就行。」

老媼冷笑,「她怎麼會學凡人伎倆?靈修向來高高在上。」

慢著…

靈修比凡人厲害,那不是理所應當嗎?若沒有靈修,凡人早就餓死了。

「晚霞城大旱,若靈修不出手,恐怕他們連今年都過不去。」洛蔓垂着眼帘。

「你是打算出手幫忙了?」

「如果凡人不感謝靈修,尊重靈修,那靈修為何要幫他們?」洛蔓聲音雖低,但依舊能聽出隱隱怒意。

「千萬別幫,凡人就像螞蟻窩裏的螞蟻,死了就死了,靈修幹嘛要發善心。」老媼滿不在乎。

啞口無言。

「別說那麼遠。」里木開口,「要上雪山,就要有酒,要不然凡人和靈修都撐不住,你必須學。」

洛蔓壓住心中的煩躁,沒必要在這種小事上爭執,等拿到冰晶蓮,一切便迎刃而解。

老媼拿出酒麴,「你伸出手。」

她伸出手。

「不是你。」

里木伸出手,他的手掌厚實,手指細長,右手掌心處,有一個黑點。

「握住他的手。」

洛蔓皺眉,「不。」

「酒麴需要溫度發酵,溫度低,它們沉睡不醒,溫度高,它們會被燙死,只有合適的溫度才能催發,靈修的體溫比凡人低,你需要感受他的體溫,才能找到合適的溫度。」

她不情願地握住他的手,果然十分溫暖,里木擠了兩下眼睛,一副被她佔了便宜的模樣。

。 沈初對訂婚宴確實沒有什麼要求,大概是從小家庭條件就好,父母恩愛,成長又獨立,她想要的東西大多時候自己就能滿足自己。

訂婚宴對她而言,其實跟公司年會差不多,只要傅言在就好了。

但傅言顯然不是這麼想的,既然他有自己的想法,沈初就乾脆讓他自由發揮了。

周一一向忙,付文佩敲門的時候,沈初正低頭翻著文件,已經翻了一個多小時了。

「進來吧。」

沈初抬手揉著後頸,看著推門進來的付文佩:「怎麼了,付秘書?」

付文佩看向沈初,「沈小姐,樓下有一位蘇小姐要見您。」

蘇小姐?

蘇琦?

沈初挑了一下眉,低頭看了看時間:「她有說是什麼事嗎?」

「蘇小姐說想上來親自給您送張請帖。」

「那你跟樓下的人說,讓她上來吧。」

蘇琦早就說過了,請帖過些日子就會送到她手上。

嘖,倒是沒想到這麼快。

「好的,沈小姐。」

付文佩轉身帶門出去了,很快,她就領著蘇琦進來:「蘇小姐,請。」

蘇琦今天穿了一條素色的長裙,溫婉淑女,臉上掛著笑,心情顯然十分不錯。

「打擾你了,沈小姐。」

蘇琦說著,從包包裡面拿出兩張請帖,放到桌面上:「我聽說阿年跟傅總以前是好友,我今天就順帶將傅總的請帖送過來了,麻煩沈小姐你幫我把請帖給一下傅總。」

沈初低頭看了一眼那淺紫色的請帖,伸手接過,打開上面是薄暮年和蘇琦兩人的婚紗照片,入目就是他們兩人的名字。

沈初只看了一眼就合上了:「恭喜你了,蘇小姐,祝你和薄暮年兩人白頭到老、永結同心,我和傅言會準時出席的。」

蘇琦點了一下頭,又把手上提著兩個小袋子放到桌面上:「這是喜糖,希望我和阿年也能早日吃到沈小姐和傅總的喜糖。」

「謝謝,我和傅言結婚的請帖,我也一定會親自送到蘇小姐你的手上的。」

「那我就靜候佳音了。」

蘇琦抬手勾了一下耳側的頭髮,「我不打擾沈小姐你了。」

沈初待會兒有個會議,她跟蘇琦也沒什麼好聊的:「蘇小姐慢走。」

蘇琦點了點頭,轉身走向門口。

不過她走了沒幾步,又停了下來,轉身看向沈初:「對了,沈小姐。」

沈初撩了一下眉眼:「蘇小姐還有別的事嗎?」

「五年前的事情,我還沒跟沈小姐你道歉。」

五年前的事情,沈初不知道蘇琦現在提起來,是什麼意思。

她看著蘇琦,臉上的笑容淡了幾分:「蘇小姐五年前的手段確實了得。」

蘇琦彷彿聽不出沈初話裡面的諷刺:「年輕,免不了有些衝動,這是我欠沈小姐你的,以後有機會,我會還沈小姐你這個人情的。」

她說完,轉身就走了。

沈初看著她的背影,只覺得好笑,明明是犯法的事情,蘇琦口中三言兩語就讓她也成了共犯,她的錯誤換算成了人情。

嘖,真是厲害得很。

。 《非主流宮斗》by忘卻的悠

文案

身為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是所有男人的悲哀。

從一個坐擁眾美的人穿成一個皇帝的后妃,更是悲哀中的悲哀。

不過日子都是人過出來的,回頭想想也沒那麼糟糕。

司軒覺得,後宮佳麗三千,沒有比沈靜姝更特別的女人了,自己能有她相伴是幸運的。

作為皇帝能給自然就是給心肝一個勁兒的升分位。

一年後。

皇帝看著自己巡遊帶回來的美人,一臉嬌羞撲進了剛升了嬪的沈靜姝懷裡。

若gān年後。

皇帝在御花園遊玩,偶遇自家貴妃。

兩人背後同樣一大群鶯鶯燕燕。

再若gān年後

「陳貴人,皇上和皇后同時翻了你的牌子,您看,您去哪兒邊?」

皇帝:等等,我怎麼覺得哪裡不對?

總管太監:陛下,恕老奴多嘴,您就寬心吧,皇後娘娘畢竟是個女人,她越不過您的。

看文前必讀

1,本文男穿女,雷者慎入

2,皇帝是愛女主(男主)的,女主卻始終很直(不會愛上皇帝),所以導致本文可以算是有言qíng、耽美、百合三元素,看文屬xing單一的妹子慎入。

3,皇帝是標準的古代皇帝,愛女主也繼續擁有別的女人,介意者慎入。

4,本文也有正兒八經的宮斗元素。

5,架空歷史,考究黨慎入。

6,節cao大概也有點掉,想看真愛一生系列,慎入。

7,此文是好幾年前的一個想念了。趁著孕期任xing就寫出來,大家一笑即可,不要在意細節。

8,本文和太子妃升職記差別很大很大~

9,涉及一點點西幻元素。

10,還有啥?第一次寫正兒八經的古言,不知道常看古言的妹子們雷哪部分,以後再補充吧。

內容標籤:宮斗xing別轉換

搜索關鍵字:主角:沈靜姝(韓少軍)┃配角:司軒┃其它:于美人,樂貴嬪,曾婉儀,穆良媛等

金牌編輯評價:

這是一個宮斗的故事。一本小說中的男主一朝穿越成了肩不能扛手不能提貌美如花在古代後宮掙扎的妹子的故事。一個不甘心淪為和妹子搶皇帝的主角在後宮中化作一股子別樣的泥石流直接變成了和皇帝搶妹子的故事。這是一個「女主」最後涉足前朝,「統御」後宮左擁右抱,順便還獲得皇帝心的故事。本文男穿女,看似老套的雷點寫出了不一樣的萌點。男主穿成女生,卻沒有逐漸被女兒身同化,愛上皇帝,而是讓主角以女兒身去吸引了後宮的美女們。本文以詼諧幽默的文筆,意想不到的轉折和發展,與眾不同的宮鬥風格,個xing鮮明的主角和主角的妹子們,以及皇帝身邊富有魅力的大臣和兄長,都頗為有趣,值得閑暇時品閱一番。

———————————————————————————————————————————————————————

感情描述並不是很明顯,至少我能把這文當做無cp來看。寫的挺好的。 「聽說了嘛?張老頭的腿好了。」

「不可能,他腿不是摔斷了,走不了嗎?」

「就是,十幾年了,怎麼可能能站起來呢?不可能,你別胡說。」

大橋村裡,大家三三兩兩的都在聊著天,聊著聊著,就聊到張老頭的身上了,誰讓現在正是茶園裡最忙的時候,大傢伙白天沒空啊,這大晚上的,還特意去張家呢。

張家,這會燈火通明的,張老爺子這一天,盡給村裡人表演走路了,逢人就誇姜荷的醫術好,要不是姜荷的醫術,他的腿根本好不了。

「小荷,謝謝你。」姜蘭抱著姜荷,激動的在她的臉上親了一口。

姜荷笑著躲開,一邊說:「姐,你還讓我別親你呢,這不,你還親我呢!」

「是是是,不親你一下,不能表達我的激動啊!」姜蘭現在終於能理解小荷一高興就喜歡親她,親小春了的感覺了。

「姐,你可得告訴未來姐夫,我可都是為了你,要是他敢對你不好,我……」姜荷揚了揚手中的拳頭。

姜蘭輕笑著說:「放心吧,他說會感謝你的。」

「真的?」姜荷只盼著他對姐姐好一輩子就行了。

「對,你上次不是想要槐花蜜嗎?他說馬上就有得吃了。」

姜蘭的話,讓姜荷瞬間就期待了起來,她去年只不過說了那麼一嘴,沒想到張成風就記了下來,這說明,他愛屋及屋呀,她高興的說:「姐,你是不是該綉嫁衣了?」

姜荷提醒著,她給姐姐的嫁衣大部份都綉好了,就剩下一點簡單的,打算讓姜蘭自己綉,也算是她親手繡的。

「還早呢。」姜蘭一聽綉嫁衣就頭疼,小荷把嫁衣繡的那麼好,她實在不敢下針。

「姐,哪早了,你就別偷懶了。」姜荷把綉嫁衣的樟木箱子拿出來,說:「偌,今天就綉,一天綉一點,就好了,正好我們有伴。」

姜蘭:「……」早知道她就不來小妹房間了。

張老頭的腿治好的消息,在短短一天的時間裡,就讓大橋村的人,全村都知道了。

知道是姜荷治好的,大家都在感嘆著,張老頭真有福份,要不是因為張成風和姜蘭訂親了,姜荷會這麼費心費力的治腿嗎?

聽張老頭的話,姜荷為了治好他的腿,花了整整三年時間。

「早知道那丫頭這麼厲害……」蔡婆子聽到這消息的時候,坐在院子里,半天都沒有回過神,幾年前的一場病,蔡婆子一到陰雨天,就渾身疼的難受,如果,如果姜荷還在姜家,她是她的奶奶,她還會不給她治嗎?

姜栓柱坐在屋檐下,想著當初大雪天趕走她們四個人的時候,正是天寒地凍的時候,小荷丫頭高燒不退,老婆子嫌棄丫頭要死在家裡,毫不猶豫的將人趕出去。

他時常想,如果沒有將人趕出去,他們一家,是不是還像從前一樣?

老大努力的讀書,而不是像現在一樣,為了一個女人而頹廢的連書都讀不進了。

「老頭子,你說,我們把姜二養這麼大,他憑什麼不給錢?我是姜荷的奶奶,她給我治病怎麼就不行了?」蔡婆子越想越覺得心裡不平衡,特別是變天的時候,她渾身都疼,她說:「不行,一個外人,都能讓她花三年的時間治病,怎麼就不能給我治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