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體還有這好處?

以前羅墨倒是沒有感覺到,可現在,修鍊到了四極秘境可以溝通天地大道之力,又碰巧來到了這樣一個特殊的環境,可以一覽五域,竟然和整個北斗星產生了共鳴。

這就是當歐洲人的感覺嗎?

識海之中,法力涌動,羅墨打算利用這次機會修鍊一門三千大道。

整顆北斗星擺在這裡,就利用它加持一些天地道力提升戰力就完事了?

沒有北斗星的加持對羅墨的戰力影響也不大,但如果可以用北斗星來砸人,那影響還是很大的。

三千大道,大召喚術!

他以自身精血刻畫於虛空之中,和整顆古星共鳴。

隨後法力演化,無數符文流動,二十多天後,符文組成了一顆微縮的北斗星。

羅墨抬手,頓時召喚出一顆直徑數十里的星辰虛影來,震蕩虛空。

這顆星辰虛影和北斗星簡直就是一個模子印出來的,只是兩相比較,顯得非常袖珍,數十里的直徑在浩大的北斗星面前如一粒微塵。

他召喚的是北斗星的虛影,這是大召喚術中的手段。

三千大道之中的大召喚術修鍊到高深境界甚至可以將整個大世界召喚而來,羅墨現在只能召喚一個微縮的虛影,若是將來,他說不定能召喚整個北斗……

那有點作死,北鬥上可是住著不少黑暗至尊。

不過若是加上大傀儡術大本源術等三千大道,將數門三千大道的能力組合起來,他或許能召喚出昔日的混沌體,在黑暗動亂的時候應該能背刺那些黑暗至尊。

嗯,這是個好想法,得留意收集一下相關信息,研究研究北斗這座法陣,到時候給黑暗至尊們準備一個大大驚喜。

畢竟黑暗至尊跟他、還有這個世界其它的人都是天然的仇敵,將來發動黑暗動亂,視所有未成道者為血食,所以無論準備多少驚喜用來對付他們都不為過,往死里安排,大成聖體,無始後手等,都給他們準備齊全咯。

葉凡能入主大成聖體,到時候我再加註一具混沌體。

北斗星被大召喚術一點一滴的烙印下來,羅墨的精血已經是混沌血了,塗抹在虛空之中,與北斗相連,留下了烙印。

以後能召喚星球虛影出來打人了,別人都抬手擲山,他擲出一顆星球,嘶——

這場面想想都很美。

……

搖光域門光華閃爍,有人連通了這道域門,從遙遠的地方傳送來。

轟——

域門開啟的剎那空氣如雪崩,朝著域門湧來,或者說是湧向虛空。

幾名弟子都被這恐怖吸力捲入,好在一道神環繞體聖光無量的身影攔下了他們,不然的話他們就要去當太空人了。

域門只開啟了剎那就關閉,這恐怖的吸力也隨之消失,搖光聖子江離千百道神環繞體,如一尊聖神,瀟洒登場。

看守域門的長老驚訝道:「聖子從哪裡回來的?」

「北斗外虛空。」他將接住的幾名弟子放下,「以後別靠太近,尤其是域門上的陣紋特別閃耀時。」

北斗外的虛空?

這個回答讓師弟師妹們驚訝無比,別說他們了,就連長老也很吃驚,因為他們都沒去過,只知道虛空中連空氣都沒有。

虛空無垠,浩無邊際,只有聖賢才能穿梭虛空。

羅墨先用玄玉台溝通了搖光的域門,把自己傳送回來,然後再去海域。

當然,回都回來了,自然是要去看看門派內這段時間發生了什麼事情。

好在一切正常,妖族那邊照舊和人族有摩擦。

葉凡修鍊的速度奇快無比,一段時間不見竟然飆升到了道宮四重,而且根基紮實,努力專研九秘和源天書上的源術,就是又和妖族打架了。

嗯,果然一切正常。

羅墨以外出尋找機緣為理由,再度出門,直奔那處海域。

他站在高空,真靈印搖動,洞穿虛妄,直達本源,眉心如存在一隻天眼,一眼掃過,將一切盡收眼底。

他揮手,在虛空中描摹出一張陣紋道圖。

道圖如一朵神花,每一片花瓣都是一片扭曲的時空,通往許多未知的地域,而最核心處,就是那口海眼,其中蘊含的東西在極深的地底,羅墨望不到那麼遠,真靈印也就洞悉不了裡面的情況。

真靈印的洞察範圍和他的修為掛鉤,他要是能夠一眼看遍整個宇宙,那麼他就會完成對整個宇宙的全知。

道圖無聲的湮滅,羅墨又不斷地重塑。

這絕對是至尊級陣紋!

非至尊級存在頂多將這種陣紋布置一角出來,根本記憶不住,布置不出,不能存在於世,只有古皇大帝才能讓這種陣紋長存於世。

真靈印會儲存所有掃描過的信息,羅墨隨時可以補全這張陣紋道圖,因此這張道圖從不完整,超過了一定界限就開始湮滅。

他看著這張不斷湮滅不斷重塑的神花道圖,以扭曲的時空作為花瓣,覺得其中的神韻有些熟悉。

「虛空綻神花,蘊我不朽身?」

這是虛空大帝布置的?。 「呵呵,也就是你僥倖而已,你怎麼可能都會背?你繼續。」那名年輕人翻著書籍的手抖了抖,似乎沒有想到,月蘇沁居然比他們的老祖宗知道的還要多很多。

「其他清熱葯分為,淡竹葉,谷精草,密蒙花,青葙子,秦皮,拳參,漏蘆,金果欖,錦燈籠,金蕎麥,北豆根,木蝴蝶,大血藤,鴉膽子,半邊蓮,山慈姑,白蘞,銀柴胡。」月蘇沁眼底帶著嘲諷。

「說吧,還有什麼需要我背的。」

「五行的五季分為哪些。」那名年輕人隨手翻開一頁。

「春,夏,長夏,秋,冬。」月蘇沁不以為然。

「五行相侮次序。」

「木侮金,金侮火,火侮水,水侮土,土侮木。」月蘇沁轉頭看向斯安,斯安剛好也在看她,對上斯安的雙眸,月蘇沁輕輕笑了笑,眼睛彎成了小月牙,像一個孩子,急需得到大人的承認一般。

斯安看向月蘇沁的眼神帶著些許不知名的情愫,似乎從未想過月蘇沁的醫術會如此高明,但還是打心眼的佩服。

「醫女,不愧是醫女!」

「就是!就是!你看他還有什麼話可以說。」

月蘇沁聽著周圍的歡呼聲,她自然不喜歡這些人舔著臉的奉承,倒不如斯安默不作聲得來的真實。

「這,這……」那個年輕人頭上冒著細汗,自然知道月蘇沁的中醫底子有多麼好,但那個年輕人顯然不敢相信月蘇沁的功底,而是讓小二帶了一個老人過來。

「你若是可以分析的清楚這個人的病症,我自然可以承認你是當之無愧的醫女,若是完不成,我自然不會放過你,你也要承認自己是假冒的。」

那個老人自然不是個好糊弄的角色,身上最少有了幾十種重病,而且全身散發著酸臭難聞的味道,不過是醫館為了安撫民心,隨意找了個乞丐,說要救濟。

「好。」月蘇沁又怎會不知道,這個老人的來歷並不簡單。月蘇沁看向那個老人,那個老人的身上破破爛爛,很顯然,是醫館隨意找的乞討的老人,雖然這樣並不怎麼道德,但這家醫館還是照做。

她自然知道醫館的上頭有誰擔保,無非就是帝王暴虐貪美色和享受,底下官臣勾結民不聊生。

「咳咳咳……咳咳咳……」那名老人拄著拐杖,身上破破爛爛的,衣服沒有遮蓋住的地方,那原本完好的皮膚早已變成了污泥囤積的地方,髮鬢斑白,鬍子似乎很久沒有打理,裡面藏著污垢,就連那拄著拐杖的手都是皸裂開的,指甲青紫,甚至有些許指甲是殘缺的。那一雙飽經滄桑的臉上,一雙濁色雙眸不自然的看著周圍的一切。

月蘇沁眼底慢慢露出一些同情。

自然知道這名乞討老人的不易,卻被醫館當成了活靶子,若是放在誰家心上,自然都不願意。

「老人家,您先坐在這兒,我給您把個脈,看看。」月蘇沁起身把座位讓給那名老人,雖然老人身上的味道屬實很難聞,周圍的人看見月蘇沁這樣,自然避之不及。

那名老人看見周圍的人的態度,楞楞的站在座位旁邊,拄著拐杖的手似乎有些許的顫抖。

「不了不了……還是姑娘您坐吧,我,我站著就好。」那名老人自然不敢坐下,似乎從小到大的乞討,已經讓他養成了在哪裡都怕嫌棄的性子。

更是在這人潮擁擠的地方,那名老人自然不敢,慌忙用空出來的那隻手拚命晃著,

「不不不,姑娘,您坐,您坐……我,我站著就好。」

眼前的老人這個樣子,月蘇沁自然說不盡的心酸。她在王宮時,自然也見到不少宮中老人,雖說都是老人。但吃穿用度遠遠高於眼前這個老人,同樣都是發斌斑駁的年代,而她眼前的這名老人,顫顫巍巍,一身皮膚自然沒有一處完好,若非虐待,便是從小到大歲月的影子慢慢刻在了它的身上。

月蘇沁只看到了一名卑微可憐的老人,而不是享受著膝下兒女,享受著天倫之樂。

「老人家,您坐,不然我就沒辦法幫您看看身上的傷了。」月蘇沁輕輕攬著那名老人的胳膊,慢慢把他引到座位前。

「看看……」老人鬍鬚似乎抖動了幾下,似乎嘴裡在嘀咕著些什麼。

顫顫巍巍站起來,拄著拐杖跟著月蘇沁來到坐前。不經意間,老人把衣服裹緊,明明是剛入春,並沒有多麼寒冷,老人卻死死的捂住胸口的衣物,似乎在掩蓋著些什麼。

「老人家,您不要怕,把手伸出來就好。伸出左手。」月蘇沁頓了頓,生怕自己說的不夠詳細,又引導著老人把左手手腕露出。

月蘇沁把手腕直接搭在那名老人手腕上,眼底並沒有絲毫的厭惡,月蘇沁正好站的很高,可以清楚看到老人懷裡並沒有什麼,老人的心跳有些許快,似乎還未從剛才的反應回過神。

「老人家,您先坐在這兒穩固心神,我才可以給您把脈。」心跳過速或活動后的把脈,自然是不精準的。

這名老人顯然沒有從剛開始的狀態回過神,月蘇沁自然不能給他把脈,畢竟容錯率太低,也會看不出老人真實的身體狀況。

「好,好。」老人連說了幾個好字,雙眸不自覺的環顧四周,帶著些許慌亂,原本他只是待在橋洞下謀生的乞丐,卻被一群人攔住,被帶到醫館,雖然醫館的布局很稀奇,但醫館里的人卻不是面上的這麼友善,雖然他不知道好和壞。

但看見月蘇沁以後,老人似乎才明白,世界上真的有懸壺救世的菩薩。現如今,他總算是見到了那名女菩薩。

斯安慢慢走到月蘇沁身邊,把手中的椅子遞給她。雖然不知道月蘇沁的計劃,但他會一直支持著她,不管是非,只要她想。

等到把椅子放在月蘇沁身後的時候,斯安便又站到了一旁,看向月蘇沁的眼底充滿著柔情。微微後退,月蘇沁的膝蓋似乎觸碰到了什麼,回頭,卻看見一個椅子,月蘇沁看了看四周,看到原本坐在椅子上圍觀的容修站了起來,雙眸充滿著柔情,就這麼獃獃的望著她。

月蘇沁的心底一暖,眼眶竟慢慢開始濕潤,把椅子搬到老人身側,看著那一縷青煙,已經燃燒了半截,自然是時間到了,月蘇沁把手搭到那名老人手腕上,卻被老人推開。

「姑娘,您,您還是先墊上這個吧。」老人顫抖著的手緩緩從懷裡掏出一塊不算乾淨,又不算破舊的碎布,搭在手腕上。

「姑娘,我害怕污了您的手,您還是墊著這塊步吧,我每天清洗,很乾凈。」老人慌亂的眼神被那一頭骯髒的頭髮遮掩住,月蘇沁似乎不用看,那雙眸的慌亂似乎早已深深刻在月蘇沁的腦海中。

「沒事,您不臟。」月蘇沁笑著把手帕拿開,雙眸笑意盈盈,把右手輕輕搭在老人左手手腕上,細細的把著。

「這,這不妥……」老人似乎還想堅持著,卻被月蘇沁阻攔。

「您不臟。」月蘇沁似乎好久沒有見過這樣存粹的雙眸,雖然污濁不堪,但那眼底的善意和卑微是月蘇沁從未見過,經歷過的。

若不是時間感人,想必老人家也是一名普普通通家庭里的幸福的長輩。終究是那顛沛流離亂了芳華,才會讓本就驕傲的老人變成現在生怕遭到別人唾棄的模樣。

「老人家,您不臟。」

這句話雖然很輕,很低,但那名老人還是聽到了,原本深深垂下的頭顱猛的抬起,滿眼的不置信。

老人痴痴的望著月蘇沁的雙眸,似乎想看看她眼底的可信度有多少。

最終,他還是沒有從月蘇沁的眸中看到任何虛假。老人最終停止了掙扎,緩緩把手往前伸。月蘇沁見到那名老人這個樣子,自然知道老人慢慢信服了自己,月蘇沁在心底默默嘆了一口氣,眼底的悲傷似乎掩蓋不住。

若是眼神有聲音,那她的雙眸自然是那海上的狂浪,經過這次的洗禮,變得奔騰不息。

「老人家,您伸一下舌頭。」月蘇沁抬頭看著那名老人,似乎怕他不理解自己的意思,月蘇沁微微張嘴,露出一點舌尖。隨後看著他,想要他照做。

老人自然乖乖的照做,那舌尖一伸出,月蘇沁的眉頭皺的更深,微微把老人的頭向上擺正,看著老人那深入一些的舌尖,舌體胖大,舌頭身處自然也有些異於常人的地方。

老人的脈象自然不是很好,甚至月蘇沁微微用力深入老人的皮膚,卻依舊感覺不到那原本淺表就能探測到的脈象,已經深入了幾厘,還是只能感覺到那微弱,似有似無的脈象。

「您最近或者這幾年都居住在哪裡?」月蘇沁繼續把著脈,看著老人的面色。微微發青,舌體胖大。

「以前居住的地方……」老人微微仰頭,似乎在回想著很古很遠的問題。老人想了很久,就在月蘇沁以為他不會回答的時候,老人緩緩開口。

「以前跟著流民,走到哪,哪裡就是我的家。」

「那吃食呢?可是按時吃飯?」月蘇沁自然知道老人的處境,身上衣衫破落不堪,自然是飢一頓,飽一頓。onclick=”hui” 書終於要上架了,我卻突然有些小慌。

這本書目前的成績確實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我也會一直努力下去。

藉著這個機會,我也跟大家談一談心裏的話。

我可能寫的不夠好,但是我的確是用心了。

我只是眾多作者中的一個不起眼的存在,沒有太遠大的理想。

寫只是為了養活我自己,大家出門在外都是為了生活。ヾ(*⌒?⌒*)ゞ

關於原著中人物的塑造,唐月這個角色我認為我塑造的很失敗。沒有塑造成我想要的效果。

這點我承認,因為的確是我的錯。但是我從來沒有想過去故意讓大家讀的難受,所以請大家放心。以後對於原著中角色的塑造,我會更加的嚴謹細心。

其實我一直都有看大家的評論,好的壞的都會看。當然,有的時候火氣上來了,也會刪評論。這點我也承認,我並不是一個完美的人。每次火過去了以後,我就會想,難道我寫書還不讓人評論嗎?寫的差還不讓人說了嗎?這種感覺十分的矛盾。

有的時候看到大家會提一些劇情上的意見,並不是我不想去接受,所有的建議我都會去慎重考慮。但是如果所有的建議我都去接受的話,那可能就會變成一本四不像的書。

所以關於這一點,希望大家能夠理解。

今天是上架的第一天,我也寫了整整一天。想着給大家爆發一次,但是最後有四章都被我扔進了回收箱。最後只留下了三章。

關於這一點我很抱歉,我的水平還是太差勁了。一下子寫多了,我腦子就有點混亂。越寫越差勁,但我又不想湊字數。所以全部刪掉了,心疼死我了π_π。

最後,一句話!我會努力努力努力努力努力努力努力努力努力努力努力……

壓凌不要臉的向各位大爺要個訂閱??(???)

7017k「你進來幹什麼?」一名醫生注意到秦林的所在,疑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