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惜的臉頰發麻,忽然,帶著濃重乙醚的毛巾敷在了她口鼻上,她掙扎了幾下,無力的閉上眼睛昏了過去。

中年男子笑了一下,開始迫不及待的抽出自己的皮帶,解開自己的褲子,這個時候,一隻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男人的動作停下,不耐煩,「眼瞎是吧,幹什麼啊,沒看到老子在干正事。」

他轉過身,看著身後站著的男人,「做什麼?你也看上這個女的?!」

中年男子的話還沒有說完,對方猛地一拳揮過來,他眼前金星一冒,頭磕在了車門上,陸卿寒似乎還不解氣,揪住了對方的領子,將頭再次重重的往車門上磕,那中年男子頭上鮮血直冒,疼的一直在叫,「你他媽的,哪裡來的小白臉,竟然敢搞老子的好事,還敢打老子,看我不找人好好教訓你!!」

「教訓我?」陸卿寒冷冷嗤了一聲,一抬腳,踩在了對方的手上,對方疼的臉色一白尖叫出聲,瞬間哀求。

陸卿寒的腳狠狠的碾著,對方一開始還叫喚幾聲,最後翻了個白眼暈過去了。

他似乎並不解氣,胸口因為憤怒起伏著,但是沒有在做理會,彎腰,將女人抱出來。

看著女人緊閉的雙眼,他喊道,「溫惜,溫惜!」 面對趙默瓊這突兀而至的一劍,拓拔堯卻是沒能避開,硬生生承受了一劍。

這一劍蘊含極強的銳意,殺意十足,令得拓拔堯受了傷,但還不足以致命。

趙默瓊與東方駱展開圍攻,前者催動長劍正面進攻,後者則是仗著速度四處移動,從四面八方進行襲擾。

趙默瓊的天賦與實力本就不輸於東方駱,與之配合卻是頗為默契,一道道攻勢銜接得天衣無縫,不斷擊傷拓拔堯,哪怕以其強盛的生命力都有些難以承受。

另一邊,攻擊一隊雖然沒了趙默瓊的帶領,卻依舊展露出可怕的力量。

只見在倪沌的指揮下,攻擊一隊快速變換陣型,宛如一口磨盤,而魔族之人宛如一顆顆黃豆,被磨盤吸入其中,不斷磨滅,雖不如天劍那般銳利、直接,卻依舊展露出恐怖的攻擊力,碾壓而上。

攻擊二隊從旁協助,不斷絞殺著魔族強者。

但魔族卻是沒有潰敗逃散的跡象,依舊在竭力匯聚一處,抵擋神族進攻,同時發起反擊,同樣擊殺著神族強者。

這片刻時間裡,雙方竟是都死傷了兩百多人。

神族大軍雖然佔據上風,但想完全滅殺魔族卻也極難,而且所謂殺敵一千自損八百,雙方若是死戰,恐怕將是兩敗俱傷。

此次神魔大戰的關鍵依舊在頂尖強者之間,而那一小撮人中,秦楓、輪迴聖尊、萬象魔子以及邪無燼四人的戰鬥卻又至關重要。

輪迴聖尊在初時展露出強勁無比的實力,一直碾壓萬象魔子,更是憑藉輪迴之力將其重創,可隨著戰鬥持續,卻是有些力竭的跡象。

「呵,原來如此,你的輪迴之力也並非無敵,還未真正擁有神尊之資,只不過是與荼羅相仿的偽尊罷了。」萬象魔子似乎看穿了什麼,發出一陣冷笑。

「對付你,足以。」輪迴聖尊林汐面無表情,目光之中透著冰冷。

輪迴聖尊雙手舞動,一道道輪迴之力不斷打出,在身前化為一道旋轉不息的圓輪,向前滾去,似乎要碾壓萬象魔子。

萬象魔子已然受傷,而且傷勢不輕,先前的他面色蒼白,對輪迴聖尊頗為忌憚,可如今卻是看穿對手,哪怕不敵,卻也不懼。

大世界之力一重又一重,化為一個又一個大世界,比之一般的小世界更為凝實、堅固、厚重。

一個個大世界化為一顆顆圓球飛射而出,雖然每個直徑不過丈許,算不得太大,可其內蘊含的威能卻是磅礴無比。

「轟轟轟!」

這些由大世界所化的圓球撞在那旋轉的圓輪之上,發出陣陣轟鳴,不斷破碎,卻也阻擋住了圓輪的前進。

萬象魔子再度出手,大世界之力化為一隻大手推出,將圓輪一掌掀翻,一股股輪迴之力瀰漫而出,擊碎那隻大手,而其自身卻也消散於空。

輪迴之力面對大世界之力不再佔據絕對的上風,一時間,輪迴聖尊卻是難以斬殺萬象魔子。

「輪迴……除了生命與時間,還有那在時間長河中不斷洗滌的靈魂,歷經千百世輪迴,肉體不斷涅槃,靈魂始終不變,甚至越發強盛。」輪迴聖尊輕語。 兩人短短打了一個照面,還未來得及打招呼,徐卓然就立刻進入了病房。

溫惜站在病房外,她的背脊靠在牆壁上,她閉着雙眸,雖然已經不早了,但是醫院裏面永遠是忙碌著的,來來往往的醫生護士跟病人,有護士認出了溫惜,「溫惜,是江女士身體不舒服嗎?」

「嗯。」溫惜認識這位護士,但是此刻,卻沒有心情寒暄幾句。

今晚上發生的事情,超出了溫惜的預料。

心情到現在也無法平靜,她靠在醫院的走廊,長長的走廊彷彿泛著白光,這些忙碌的人成了白光中點點黑團,在她眼皮下不斷來回,溫惜只覺得眼前陣陣發黑。

有認識她的護士喊了一聲,「溫惜—」

接着,她便倒在了一個寬闊溫熱的胸膛上,徐卓然正好從病房走出來,看到要暈倒的溫惜,抱着了她。

「溫惜,溫惜你怎麼了?」

徐卓然的聲音越來越遠,直到她徹底失去意識……

溫惜睜開眼睛的時候,入目是一片白色的天花板,鼻端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還有淡淡熟悉的氣息混合著,她坐起身,發現自己是在一個半米寬的小床上,身上蓋着一個男士的風衣,她看了一眼四周,發現自己是在徐卓然辦公室的休息隔間。

一扇屏風擋着。

外面就是徐卓然的辦公桌。

這裏,好像是腎內科的住院部。

溫惜坐起身,只覺得頭有些暈。

她拿出手機看了一眼,竟然已經是晚上9點了。

繞到屏風外面,就看見徐卓然的桌上放着關於江婉燕的病歷,徐卓然的手機也在,但是人出去了。

溫惜拿起病歷看了幾眼,隨即她放下病歷正準備出去,恰好一個女護士走進來。

溫惜跟她認識,以前江婉燕住院的時候,整個住院部的護士醫生溫惜都認識,女護士也記得溫惜,「徐醫生臨時看診去了,馬上就回來了,你媽媽在06號病房3床,現在已經睡下了,目前問題不大,但是需要在醫院裏面住院觀察幾天。」

溫惜點頭,去了一趟病房。

江婉燕已經睡了,病房裏面有兩個人,另一床上的人正在放着電視,聲音很小,是一位上了年紀的老太太,老太太看了溫惜一眼,似乎是覺得放電視影響別人休息了,就讓自己的孫女關上,孫女點了頭,溫惜笑了一下說不要緊。

住在這裏,身上的病痛已經很多了,看個電視消遣一下也是尋個樂趣,誰都是受盡了病魔折磨的人,沒有必要為了其他人打壓自己的快樂,再者,電視的聲音也不大。

她來到了江婉燕的病床邊,低頭看着躺在床上的女人。

為什麼事情會發展成這樣?

她原本猜想自己不是江婉燕跟溫從戎的孩子,也只以為自己是江婉燕在外面撿回來的,或者,她是江婉燕跟沐江德的私生子,她厭惡沐江德這樣虛偽偽善的樣子……

這兩種想法,溫惜都想到了。

但是唯獨沒有想過,她竟然是歐荷跟沐江德的女兒,真正的沐家千金。

而沐舒羽,卻是江婉燕跟沐江德的女兒。

她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面對江婉燕。

這是她的母親,卻也是間接毀掉自己人生的兇手。 沒有全屬性體質天賦,誰敢像林天成這麼做。

可就算林天成擁有全屬性體質天賦,同時吸收七顆靈珠的力量他也是必死無疑。

天地之間的力量似乎變得越來越狂暴,它們以林天成為中心受到了牽引,瘋狂的湧入林天泉的體內。

水陽真人和司空白兩人異口同聲的大聲喊道,「天成,快住手。」

因為天地之間能量的湧入,林天成的身體開始在急劇膨脹,似乎隨時都有可能炸裂開了。

若水眼角擎著淚花,看著林天成膨脹的身體,她的紅唇在微微顫抖。

百事通的臉色蒼白一片,不知該用什麼言語來形容他此時複雜的心情。

羅陽似笑非笑的說道,「人心不足蛇吞象,小子,很快你的身體就會炸裂開了,看來完全用不著我出手了。」

尹川澤抓準時機卻是搶先一步出手。

如今第二張地圖已經落到了羅陽的手裡,他要是再不把林天成身上的7顆靈珠拿到手,恐怕他以後就只能跟在羅陽的身邊做小嘍嘍了。

水陽真人和司空白立即欺身上前想要攔住尹川澤。

即便他們兩人同時出手也不是尹川澤的對手,受到尹川澤猛烈的撞擊之後,紛紛倒退了幾步,並且口吐鮮血不止。

羅陽看到這一幕也立即上前想要爭奪7顆靈珠。

林天成突然站起身來,全身的氣息變得異常恐怖,彷彿與這天地融為一體。

他目光陰鷙地盯著眼前兩個正向自己飛來的人,左手使出火炎訣,右手使出碧海潮生訣。

七顆靈珠所帶來的力量是巨大的。

林天成在使出了這兩招發訣之後,氣息變得異常恐怖。

「給我死!」他猶如一隻下山猛虎,發出了低沉的咆哮,聲音震撤山河。

尹川澤當即冷哼了一聲,「強弩之末,我看你還能囂張到幾時。」

可很快他就後悔了。

當林天成的碧海潮生訣洶湧澎湃地向他席捲而來的時候,那股強大的自然之力瞬間將尹川澤給碾壓。

羅陽意識到了不妙,當即使出了全身的解數予以抵擋火炎訣得威力。

他體表的真氣護盾被瞬間攻破,全身上下燃燒起了熊熊的火焰。

很快他整個人被燒的焦黑一片,整個身子都在劇烈的顫抖,「這,這就是火靈珠的烈焰之力嗎?這也太恐怖了吧!」

兩人都意識到自己輕視林天成了,但同時他們也想到林天成強行將七顆靈珠的力量注入到體內,很快他的身體會因為容納不下這麼多的力量而爆炸。

他們現在所需要做的就是拖延時間,而不是和林天成硬碰硬。

這七顆靈珠所帶來的能量加持遠比他們想象的還要更加恐怖。

水陽真人和司空白同時來到了林天成的身後。

「天成,就讓我們幫你吸收一部分水陽之力和雷霆之力吧!」

天地之間的能量還在瘋狂的湧入林天成的體內,若是繼續這樣下去他必死無疑。

然而林天成卻搖了搖頭,「不必了!我死不了。這一次,該死的是他們!」

林天成的氣息還在變得愈發恐怖,就好像他的力量在沒有上限的增長。

羅陽和尹川澤還準備拖延時間和林天成來個你進我退。

可此時的林天成頗有萬軍叢中取敵將首級如探囊取物之勢。

羅陽和尹川澤兩人無論是在力量上還是在速度上似乎都比不上林天成。

眼睜睜看著羅剎殿的兩位護法竟然被林天成追著打,這一幕可是驚住了在場的所有人。

這也從另一個側面反映了靈珠的威力之強大,不愧是北域修真者爭相搶奪的寶物。

林天成逼近了羅陽和尹川澤之後左右開弓,當即對他們使出了一招大慈大悲掌。

羅陽和尹川澤使出全身的力量予以抵擋,卻根本不能和林天全的力量相抗衡。

下一刻他們兩個人的臉頰徹底凹陷了下去,口吐鮮血不止。

不僅如此,他們兩人的身體更是如炮彈般重重的砸向了地面,令得整個風塵世家都劇烈的顫抖了起來。

尹川澤滿臉震驚的看著林天成,「這,這怎麼可能?」

水陽真能捋了捋發白的鬍鬚,若有所思的說道,「我明白了,我終於明白了,天成不會死,天成因禍得福啊!」

司空白猛的一拍腦門,「其實我早應該想到這一點了。五行之力相生相剋,教主吸收的靈珠力量越多,就越能壓制吸收入體內狂暴的靈珠力量!」

其實林天成自己也沒有想到,破釜沉舟,沒想到卻因禍得福。

正因為五行之力生生相剋,當這些靈珠的力量湧入林天成的體內時,它們反倒不會給林天成帶來巨大的傷害。

其實在上一次離開血狼團之前,林天成就有所察覺,但是他當時並沒有想明白是怎麼回事。

羅陽和尹川澤兩人終於感受到了死亡的恐懼。

「尹川澤,雖然我看不慣你,但是在這個節骨眼上,我希望你與我聯手擊敗他。否則你我都只有死路一條。」

尹川澤點了點頭,目光陰鷙地盯著林天成。

雙方的較量一觸即發。

水陽真人和司空白當然也沒有在一旁無所事事。

對方可是兩名渡劫期中期境界強者,稍有不慎,林天成就有可能敗在他們的手裡。

羅陽和尹川澤兩人的攻擊簡直是可以稱得上嚴絲合縫。

但在真正的力量面前,不管他們多麼嚴絲合縫,永遠只能夠被碾壓。

就好像一個大人和兩個小孩,不管那兩個小孩配合的多麼完美,在真正的實力面前,他們的配合只會顯得無力。

當然,這有些誇張,他們的實力相對於林天成而言,還不至於那麼不濟。

在他們凌厲的攻勢之間,林天成一個側身躲過了羅陽的攻擊之後,右手捏拳砸在了尹川澤的心窩部位。

尹川澤胸口的鮮血飆射而出,忍不住發出了一聲慘叫。

與此同時他整個人蜷縮在一起,面目顯得猙獰無比。

羅陽看到這一幕想要退縮,林天成立即犧牲上前,你也住了她的脖子將其種種的砸在了地面。

「嘭」的一聲巨響,風塵世家的大院內出現了一個巨坑,而且整個大院都是塵土飛揚的樣子,幾乎看不清什麼東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