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數金色的光紋在海神三叉戟上蕩漾開來,那巨大的戟刃變得如同金色水晶一般通透。海明威以左腳為軸,身體迅速原地旋轉一周,以小腿帶大腿,再帶動自己的腰部,背部,最後力冠手臂,在他手中重量一百零八斤的海神三叉戟如同流星趕月一般飛了出去。直奔那四名封號斗羅而去。

在海神三叉戟脫手而出的那一瞬間,海明威的大海領域瞬間變成了金色,比比東的死亡領域在一瞬間就被加入了海神三叉戟威能的大海領域強行震退。

「小心。」比比東嬌喝一聲,顧不得去攻擊海明威,身形一閃,已經來到了自己四名屬下身邊。她已經容不得再有任何損失了。

雙臂所化的蛛矛瞬間發生了變化,變成了兩柄巨大的黑色鐮刀,正面迎向了海神三叉戟。

四位封號斗羅也不是傻子,眼看教皇大人都對這突然出現的金光如此重視,再加上之前這巨大的武器曾經秒殺鬼斗羅,他們立刻毫不猶豫的釋放出自己的單體攻擊技能,集中攻向那燦金色的三叉戟。

比比東這兩隻手臂所化的巨鐮,乃是左右兩臂的魂骨所化。這兩塊臂骨乃是從一頭十萬年修為的死亡蛛皇身上掉落的。同一隻魂獸出產兩塊魂骨的情況可以說是絕無僅有。這兩塊魂骨也是她攻擊手段中最大的殺招之一。

此時面對海神三叉戟,她毫不猶豫的用了出來。比魂力,海明威目前展現出來的實力當然不是比比東的對手,甚至比武魂、魂環,他也都相差甚遠。但是,他卻有著一個比比東所沒有的,得天獨厚的優勢。那就是海神傳承者的身份。

先前憑藉海神三叉戟發出的神聖光刃比比東能夠憑藉自己強悍的修為擋住,可眼前這海神三叉戟本體攻擊,可就不是那麼好抵擋的了。

海神三叉戟本身重量就達到了恐怖的十萬八千斤,再加上海明威灌注的魂力和海神之光,展現出本體能力的海神三叉戟,破魔、破邪、破滅,三大效果同時出現。

就算海明威現在還不能發揮出它完整版的威力。但這孤注一擲的攻擊還是極其恐怖的。

巨響伴隨著暴閃的金光,神器之威震撼全場。四名封號斗羅幾乎被同時震退,他們發動的攻擊落在海神三叉戟上,只是略微減緩了三叉戟前行的速度而已,但也引發的海神三叉戟上金光變得更加強烈。

。 隨著手裡的龍焰亮了起來,我並非看到什麼恐怖的景象,觀察著自己所在的位置不大但也絕對不小,差不多是個三米寬兩米高的空間。

我看了一下腕錶的手機,上面顯示著距離我們下斗已經過了一個多小時,看來自己在裡邊還是昏迷了一小段時間。

這個疑棺,其實更確切地來說,應該叫做棺室。

所謂棺室,在古代墓葬中其實並不多見,只是出現一個特定的年代,那便是春秋戰國時期,不用棺槨反而用這類棺室,那估計是有著某種不同尋常的說法,比如說王權的象徵。

2012年的4月,考過學家在山東發現另一個古墓,從裡邊的棺室中發現一枚「通天玉璧」,那便象徵著墓主人是君侯級別的身份,後面也證實了是紀王墓。

紀王墓的主墓室當中,沒有棺槨,只有棺室,而舉世聞名的曾侯乙墓葬,大致也是這般情況。

出土切保持完好的戰國墓並不多,我查閱的資料也就更加稀少了,其實之前就應該問問他們下過的那三個戰國墓的詳細情況,只是當時被其他的事情困擾,沒來得及問,現在不免有些後悔已晚。

我發現自己的狼眼手電筒掉在不遠處,撿起來摁了幾下開關沒反應,又磕了幾下才亮了,內心很是無語,也不知道這次的裝備是誰採購的,應該沒少吃回扣吧?

關掉了龍焰之後,用狼眼手電筒觀察周圍情況,照了一圈發現這個棺室中除了又一些刻字之外,除此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

我沒有去看刻字的內容,全神貫注正在尋找把我拽進來的怪手,很可能就發現了地上有一具特別奇怪的屍體。

那屍體全身絕大部分都已經腐爛成白骨,卻有著一雙幾乎完好的手臂,手是蒼白到沒有血色的,顯然自己就是把被這雙手的其中一隻給硬扯下來的。

發現目標之後,我立即遠離,但是這棺室就那麼大,屍體正在中心的地方,不管我退到任何地方,相聚它也超不過一米,稍微伸個手就能抓到我。

再仔細觀察就發現,這兩條手臂並沒有皮膚,白骨的骨骼如玉般的光滑,就像是精心打磨過似的,是人體的外形,卻又不像是骨頭,它的骨骼數完全超出人類太少,簡直就是個畸形的怪物。

我吞了口唾沫,強行定了定神,將純陽水緊握在手中,反正地方就這麼大一點兒,要是這具屍體會演變成粽子,就算是我在這裡站著不動,它早晚還會將我給幹掉。

與其被動挨打,還不如主動出擊,這是我從華子身上學到的,學以致用。

我走上前去,幾乎就是站在這具屍體的旁邊,強忍著內心無比的恐懼,蹲下去仔細研究起來。

看過之後才明白,原來這不是一具屍體,而是兩具屍體重疊在一起,難怪看起來如此的古怪,瞬間我就想到這可能是個合葬棺室。

但是,我還是第一次見到,聽都沒有聽說過,這就好像是某種夫妻那些事裡邊的,后一具屍體是貼著前一具屍體的後背,四肢完全重合壓在一起。

這樣的死法,也真是開了歷史的先河,說出去一定會震驚整個考估計乃至整個歷史。

我再去看那隻蒼白的手,忍不住用戴著手套的手抓了起來,瞬間就讓我神經短路了,手感並非人手骨,更像是精心打磨的玉器,是被精工巧匠雕刻出來的。

我就非常納悶了,這就算是雕刻成龍成鳳,它也不至於能把我給拉下來,這完全超越了我對這個世界的認知,難不倒這玩意成精了?

我很是費解地端詳著,這雙栩栩如生的玉器般的手,其上的皺褶和掌心紋路都顯得無比的生動,要不是如此的仔細,完全不會想到可能並不是人手,只是看起來特別特別的像罷了。

最終,我給它的定義,這是用來羽化成仙的附屬品,其中的深意很難解釋,但聽說有人用寶劍、法杖和玉如意之類的升天,也就是古代說的屍解成仙,但沒有聽說過玉手。

這個墓葬從進入便處處透著詭異,我只能安慰自己不要見怪不怪,而是要去試著接受。

看到了片刻之後,並沒有發現什麼蹊蹺的地方,我便只好把這對玉手裝到了背部裡邊,再去研究那兩具屍體。

沒有了那一雙手之後,只剩下兩具屍體,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屍體,沒有之前那般的猙獰,根本沒有什麼好看的,也沒有再發現肉眼可見的異樣。

看不出個子丑寅卯來,我便去研究棺室牆體上的刻字,看了一圈之後,我大致明白這裡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墓主人名為公孫龍,曾作為趙國平原君的門口,此人非常的能言善辯,強調著「白馬非馬」的話題。

在我感覺眼前這個人很無聊,這就和一些數學學家似的,研究為什麼一加一等於二,在我這個俗人來看這就是閑的,古代人也有這類的角色。

看到最後,我才明白了,原來他說的是以馬比喻人,所謂白馬就是賢能之才,而馬就代表著普通人,所以才有了白馬非馬這樣的說法。

由此可見,這墓主人有可能是平原君。

根據我所查到的,平原君此人來歷不凡,本名為趙勝,是戰國時期有名的公子之一,他是趙武靈王之子,成語「毛遂自薦」就是根據他的典故而出的。

但是,我一想又覺得不對勁,因為在《陵縣續志》中記載,這個平原君的墓在他們那邊,而他的門客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個墓葬中,這又是什麼說法?

我看過銘文篆刻之後,上面大部分都在歌頌公孫龍的生平,看來我猜得沒錯,這不是疑棺,而是個真正的棺室,只是上面沒有提另外一具屍體,我這個現代人自然也猜不透。

看到沒有任何的危險,我暗暗鬆了口氣,可是我被拉進來是真實發生的,只是有些匪夷所思,可能又什麼搞不懂的機關,最好不用亂動,所以我保持著警惕。

我壓著聲音想要尋求華子他們的幫忙,但半晌之後也沒有得到回應,我連續叫了幾次都是一樣,心裡有些窩火,再怎麼說我被拉到這下面了,他們總不會不管我去倒斗去了吧?

我給了自己一巴掌,確定這不是個猛,看著兩具白骨,後背有些發涼,這棺室一跳就能摸到頂部,但是想要推開卻是不能的,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我嘗試著想要找出機關,但是自己沒有程數的能力,什麼都感覺不到,只有冰涼的棺室內壁傳給我大腦不好的感覺,我被困住了,而且這次是獨自一個人。

在我繼續摸尋的時候,忽然那兩副骨頭就發出了「嘩啦啦」的聲音,由於這個環境太過於安靜,那聲音的動靜簡直可以說的震耳欲聾。

我聽著就下意識打了個哆嗦,手電筒忍不住找了過去,一看之下魂兒都差點丟了,那兩具白骨竟然自己站了起來。

一時間,我被嚇得不輕,主要是太過於突然了,讓我的聽覺和視覺受到了雙重打擊,身上的汗毛全都倒立起來。

我暗暗告訴自己沒事,不就是兩個骨頭架子,自己一腳就能把它們踹散架了,完全不用擔心。

想著,我就抬起來腳,想要踹一下證明自己的猜測,更重要的是壯膽,但是還沒有踹出去,我的心就涼了半截,再度放了下去,心底裡邊被一種更加強烈的無形恐懼包圍著。

在白骨之上,長出了非常刺眼的綠色植物,那是我曾經在東胡王國遺址所見的那樣,又一次展現在我的眼前,兵役最詭異的超快速度生長著。

同時,這也讓我想起王貴曾經說過,他的同伴被棺槨裡邊坐起的骨頭架子開的花給拉進去這也的話。

本來以為他是嚇傻了,才會胡言亂語,現在才明白了是真的,而且也想清楚為什麼有兩具白骨,另外一具應該是閆祥雲,看樣子就是這種植物直接造成的。

「怎麼辦?我該怎麼辦?」

我腦子裡邊不斷自問著,這不是粽子,所帶的黑驢蹄子和糯米等都不管用,而其他東西又能用什麼?

一時間,我真的手足無措了。

不管,很快我就想到了自己兜里的東西,自己見識過這種植物成熟之後的恐怖程度,我沒有任何的猶豫,抱著殺身成仁的想法,直接喝下了純陽水。

雖說我只喝了三分之一,但還是感覺喉頭髮苦,幾乎讓我差點吐出來,但還是強行把比黃蓮還苦的液體吞了下去。

接著,我就感覺自己的食道火辣辣的燒,我內心暗罵一句,這不會是糊弄人的毒藥吧?

逐漸我的胃裡開始反酸水,而這株植物已經在棺室裡邊佔據了一定的面積,兩具骸骨完全被埋沒了,宛如渾身纏著綠藤的怪物,而且越來越大,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要頂到了頂部。

噗嗤!

伴隨著一聲輕響,我看著這個植物上面展出了一朵花,確切地來說是一個蕾。

很快,這花就盛開了,長出了和牡丹花似的,並且以極快的速度從粉色變成了紅色,就像被血泡過,血紅的那種……

。 ,最快更新終極全才!

「畜生,你敢!」

出聲之人身影雖未完全降臨,然而這一聲怒喝卻宛如天雷一般在林天成的腦海里炸裂開來,頓時震的林天成氣血翻湧噴出一口血來,轟向洛家家主必殺的一拳也為之一頓,頓時被洛家家主抓住機會閃避開來。

然而,就在洛家家主閃避到一旁之時尚未來的及慶幸,就發現林天成居然頂著強大的威壓再次沖道了自己的面前,伸手一抓,恐怖的魂力透體而出,瞬間將他制服,如鐵箍一般的右手死死的掐住了洛家族長的脖子,不等他反擊掙扎,林天成抬腿就踹爆了他的雙腿。

「啊!」洛家家主發出同福之聲,無力反抗之下被林天成帶著飛退到了一旁。

此刻,一道鬚髮皆白的老者緩緩從虛空中浮現,半神修為顯露無疑,正是洛家的老祖!

林天成面色慘白,急速倒退,呼吸都為之一滯,十分戒備的看著對方,心中狂顫。

「竟敢傷我洛家家主,你怕是不想活了!」洛家老祖寒聲道。

林天成冷哼一聲,手上的力道不由的加重了幾分,絲毫不懼道,「老匹夫,少在我面前裝,惹急了我今天就讓你們洛家換家主!」

洛家家主聞言面色再變,急忙出聲求救,「老祖救我!」

洛家老祖聞言,眼中閃過一抹嫌棄之色,然而卻還是出聲穩住林天成,「畜……安平,我可以放過你,你只要放過我們家主,我可以保你安然無恙的離開,但是焚天你必須留下,這是我的底線!」

林天成聞言冷冷一笑,「焚天我必須帶走,這是我對他的承諾,同樣也是我的底線!」

「你這是在找死!」洛家半神老祖面色陰沉,他要不是為了洛家大局,以林天成的身份怎麼配和他談話?

然而,就在自己退讓了一步之後林天成不但沒有絲毫感激之情,相反還想再得寸進尺。

「我再說一遍,放下焚天,我保你無恙!」洛家老祖此時已經失去了耐心,身上恐怖的威壓頓時浮現,雙目中殺機四溢,強大的魂力封鎖著四周虛空。

林天成此刻只感覺頭皮發麻,心跳持續加快,眼看面前的洛家老祖就要發飆,心中頓時升起不好的預感。

「不要聽他的,洛明是出了名的小人,出爾反爾的事情一直沒少做,即便是晉陞半神之後也是如此,他就是個無賴,他的話不能輕信!」焚天王急忙說道,生怕林天成放棄自己。

「行了,你少說兩句,沒見我正煩著呢嗎?」林天成皺著眉頭說道。

林天成看著近在咫尺的洛家老祖,朗聲道,「要我放過你們洛家家主可以,但是你必須再答應我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洛家老祖壓下了自己內心的怒火沉聲問道。

「給你家家主找個好點點肉身!」林天成眼中閃過果決之色,手中魂力,肉神之力悍然爆發,瞬間將洛家家主肉身捏爆,轉身帶著一臉震驚的焚王就朝身後奔去。

「啊……畜生,你敢耍我!」洛家老祖發出怒吼,偉力浮現穩住了洛家家主的神魂,閃身就追了上去。

林天成玩命的奪路狂奔,一邊取出玉簡聯繫周星星,讓他去大陣的廣場上待命,自己隨時準備藉助大陣逃跑。

「該死……這瘋狗咬著我不放啊!」林天成欲哭無淚。

焚天王此時眼神也是十分詭異的看著林天成,張了張嘴又沒能說出什麼話來。

「換做是我,我也不會放過你!」焚天王內心如是想道。

就在此時,林天成和焚天王都感覺到了一股危機,身後的洛家老祖越發逼近了,要不了多久就能追上林天成,逼近林天成的肉身境界只有半步半神,全力爆發之下其實不比林天成快多少。

洛家老祖此時也是怒上心頭,顧不得留手,目中露出煞氣,右手抬起,向著林天成所在之地,狠狠的一掌落下。

「拼了,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東西……毀了就毀了!」林天成一咬牙,從懷中再次取出一件當初搜刮的焚天王的寶物丟了出去,然後絲毫沒有猶豫的引爆。

頓時,一股強大的魂力波動,堪比半神境全力一擊的魂力瞬間湧向了洛家老祖,威力之大,似要將八方碾壓,摧枯拉朽。洛家老祖駭然無比,尖叫一聲掌印瞬間轟向湧向自己的氣浪,身形一閃避開了這猛烈的一擊。

而林天成這是趁這個機會瞬間再次穿梭虛空遁走,顧不得身後已成飛灰的建築。

「你個敗家子……你知不知道你剛剛引爆的法寶是什麼級別的寶物?」焚天王心在滴血,心痛的說道。

「再寶貴又能怎樣?你能擋得住半神一擊還是我?不引爆我們都死了,還管他值不值錢,你可真有意思!」林天成說道。

「那也不能……快,他要追上來了,你不是還有法寶嗎?引爆,炸死他!」焚天王轉身看著一臉殺意的洛家老祖再次追殺上來急忙催促林天成說道。

聞言,林天成臉上浮現出一陣汗顏之色,剛剛你不還心疼我炸了你的法寶嗎?現在自己催著我引爆?

「別指揮我,我知道什麼時候該做什麼事情,法寶數量有限,不到萬不得已我不會引爆的!」林天成咬牙低頭狂奔,體內的魂力此時已經有些維持不濟。

「小畜生,我看你還能跑到哪裡去!」焚天王面色陰沉的緊隨其後,身為半神的他竟然追不上林天成,這讓他覺得臉上十分的掛不住。

「你逃不掉的,等我抓住你,非要將你扒皮抽筋不可!」

林天成冷哼一聲,頭也不回的繼續飛奔,身後的洛家老祖一臉怒意,渾身實力也催動到了極致。

與此同時,焚天王城四處的傳送陣都在緩緩熄滅神光,就是為了防止林天成再和之前一般藉助這個機會逃走。

「你不是說那隻凶獸有多厲害嗎?怎麼現在洛家老祖還有心思來追殺我們?」林天成咬牙切齒的問道。

「我也不清楚……大概是……和它不善廝殺有關?」焚天王有些不確定的道。。 安健留下了幾個守衛對庄塵發起攻擊,他獨自往前面奔跑。

陳老三跟高老六揮動著手上的武器,一臉仇視的瞪著庄塵。

庄塵在低頭之時,發現了野蠻人中的紅菱跟衛喏也跳上了火車。

他們只是意味深長的回過頭瞥了一眼庄塵,隨後瘋狂的奔跑著跳到火車上。

甚至是冬姐都開著改裝過的貨車,與火車並肩同行。

孫悅跟她帶著面具的爺爺也出現在這裡。

一時之間西北到北上的這趟列車,被各方的勢力給包圍著。

他們緊緊地跟著火車的速度。

庄塵的嘴角勾起了一抹邪魅的弧度,沒想到這一次遇到了如此多的老熟人。

「看來還是上面開的天價報酬吸引了這群人。」

庄塵心想著他們都想來分一瓢羹,要想在其中脫穎而出,還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

他在躲過陳老三他們的攻擊時,也在尋找著阿達娃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