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至他帶來的幾個保鏢,個個都有着超強戰力,可卻被對方輕易擊潰,再找陳明麻煩,只怕得頭破血流了啊。

「可也不能這樣就放過他們了啊?我可是被打了我一巴掌,而且還不斷諷刺我,看不起我,搞得我很丟臉。」董麗麗非常不爽的說道。

她臉上充滿了極端不開心,她不想這樣子就放過了對方,特別是陳明這個人,跳出來蹦達,她就更加生氣。

。 隨著時間的推移,龍興大斗魂場中心斗魂台主位逐漸聚滿了人,逐漸拔升的座位,讓周圍的觀眾如同一片人牆高山,直接圍住了中心斗魂台。而乾珏和唐三兩人調整好狀態后,也終於是走上了場。

看著二十來歲年齡的兩人,周圍的觀眾都沉默了。雖然知道,斗魂場不太可能欺騙他們,但他們還是不願意相信,兩個二十來歲的小年輕,竟然是強大的魂帝級魂師。

「小三,你準備好了嗎?」

兩人站在諾大寬闊的斗魂台上,帶著淡淡的笑容看著對面的唐三問到。

「還好,珏哥,手下留情呀!」

唐三也看著乾珏,帶著笑容回答到。而且他的笑容,也不再是之前的苦笑。現在,唐三現在已經調整好了自己的心態,他已經開始思考著,自己要怎麼抓住那微乎其微的機會戰勝乾珏了。

畢竟唐三也是原著中的主角,在心態調整這方面,那也是無比優秀的。雖然乾珏一直以來給他的壓力都非常強,但到了必須面對的時候,唐三也會懷著一顆必勝的心去迎戰的。

「我不會留情的。」

乾珏淡然地說著,慢慢釋放出了自己的武魂。

黃、黃、紫、黑、黑、黑!

六個的魂環,在乾珏的腳下緩緩浮現,立刻就讓現場炸開了鍋。他們九成九的人都沒有見過,能在第四魂環就能擁有萬年魂環的魂師。

抬起手掌,拇指和其餘四指分立面容的兩側遮住上額,逐漸下滑,古老神秘的千珏面具就緩緩覆蓋了乾珏的面容,雙眼處的幽幽藍色光焰瞳孔,讓人不寒而慄。身下的右手光芒閃爍間,千珏之弓就帶著鋒銳的氣息,逐漸出現在了乾珏的手中。

「接下來,我會抱著殺死你的信念和你戰鬥。小三,全力以赴吧,否則,你不但不可能戰勝我,更有可能…會死!」

冰冷的話語,從乾珏的口中傳出。肅然的殺意,讓用上殺神領域的唐三心都不禁一凝。

珏哥…好像是認真的…!

唐三眉頭緊皺,即使隔著千珏面具,他也能感受到,那面具下的目光,正牢牢地盯住自己。

「呼…」

深深地呼出一口氣,唐三鬆開了緊皺的眉頭,稍稍放鬆了一下自己緊張的身體。

既然現在不知道珏哥為什麼會這樣,那就不管了。反正,只要過了這場戰鬥,他自然會知道。而現在他最該想的事情,就是如何去戰勝乾珏!

右手抬起,已經二次進化,變成藍銀皇的武魂緩緩生長而出。唐三此時的藍銀皇,已經和之前的藍銀草大不一樣。原本的藍銀草在吸收鬼藤的魂環后,就長出了細小的尖刺;在吸收人面魔蛛的魂環后,顏色就變得更加深沉,帶上了人面魔蛛的毒素;在吸收了冰火兩儀眼后,更是帶上了紅藍兩色,看起來雖然艷麗,但卻略顯雜亂。

而此時的藍銀皇,在外表方面,已經大致回歸了他晶瑩湛藍的本色,宛如藍寶石一般。只有那一條貫穿所有莖葉的金色紋理,訴說著這藍銀皇的不平凡。

黃、黃、紫、黑、黑、黑!

和乾珏同樣的魂環配比的出現在了唐三的腳下,再次讓周圍的觀眾一滯,然後再次發出了衝天的歡呼與尖叫!

又是第四魂環就是萬年魂環的魂帝!僅僅是一天,他們就見識到了兩名能夠超越最佳魂環配比的魂師,這讓他們如何和不震驚和興奮。

激動的心情,讓他們更加地為唐三和乾珏兩人歡呼了起來。震天的響聲,讓這座斗魂場似乎都在顫抖,點燃了所有人心中的熱血。

淡藍色的透明光幕,從擂台的四周緩緩升起,隔絕了所有聲音,讓兩人的戰鬥不至於受到觀眾的影響,只有裁判的聲音,還能從那特殊的話筒中傳遞進來:

「兩位魂師,你們準備好了么?」

「我準備好了,來吧!」

第一個回答的不是乾珏,而是唐三!他雙眼緊緊盯著乾珏,擺出了一個戰鬥姿勢,沉聲回答到。

「我也好了。」

而乾珏冰冷的聲音,也從面具下傳了出來。再配上那古老神秘的漆黑千珏面具,宛如從深淵中傳出的話語一般。

「既然如此,那我宣布:這場永獵雙子魂帝對戰千手修羅魂帝一對一單人斗魂博弈,現在…正式開始!」

裁判的聲音,在都魂台內外同時響起。而在這激情聲音落下的瞬間,乾珏就率先發動了攻擊,千珏之弓輕抬,幾乎是瞬間,數道光矢就向著唐三飛射了過去。純白的光矢內,蘊含著熾熱的溫度,只要接觸到任何的物體,就會發生猛烈的爆炸,威力絕對不可小覷。

而唐三當然也知道光矢的威力,所以哪怕他的身體遠超一般的魂帝,也沒有任何想要去觸碰光矢的想法。腳下的步伐變化間,唐門絕技鬼影迷蹤使出,就從那數道光矢中穿了過去,右手輕舞,數股藍銀皇就迅速從他的手中竄出,朝著乾珏飛速掠去,同時他本人,也踏著鬼影迷蹤,向著乾珏快速奔去。

哪怕知道乾珏的近戰更加棘手,但唐三也是必須要接近乾珏的,因為只有這樣,他才可能找到擊敗乾珏的機會。

但乾珏卻是絲毫不給他近身的機會,腳下第三魂環閃爍,赤紅色的光矢在千珏之弓上迅速凝聚,射出,整個過程不超過一秒鐘的時間。

而唐三見到乾珏用出了他第三魂技定軍之後,也沒有絲毫的猶豫,襲向乾珏的那幾股藍銀皇立刻就在他的控制下,分出了一股迎向了赤紅光矢,提前將其引爆去。

唐三的鬼影迷蹤,其實就像是凌波微步一般,擅長的是短距離的輾轉騰挪。而乾珏的第三魂技定軍,可是能夠自己控制爆炸的。要是在閃過定軍的瞬間,乾珏控制著定軍爆炸,那唐三一樣會吃到定軍的眩暈。而這樣一來,這場戰鬥,基本上就可以說是結束了。所以唐三必須先將定軍提前引爆。

開弓沒有回頭箭,射出去的光矢就基本無法控制了。哪怕是定軍,乾珏也只能控制它什麼時候爆發,而不能控制它的行徑。所以赤紅色的光矢終究是和唐三的藍銀皇相撞到了一起,扭曲的光暈隨著光矢爆炸散發而開,卻沒有任何的作用,只是將唐三的藍銀草炸碎了一截。這對於唐三沒有任何影響。反正只要魂力足夠,他的藍銀皇就可以無線增殖。

但…

透過那被炸得四散而開的藍銀皇碎片,唐三卻吃驚地發現,乾珏的手中,現在已經凝聚出了一根碩大的橙黃色光矢,而此刻對方腳下閃爍的,是第五魂環。

唐三心頭一緊,本想移向對方的腳步瞬間慢了下來。乾珏的第五魂技,他並不知道是什麼,但眼見著乾珏已經鬆手,橙黃色的光矢呼嘯著向著自己襲來,他還是控制著先行躥出的藍銀草迎了上去。

不管乾珏這第五魂技是什麼,但不讓這道橙黃色的光矢近身,總歸是一個不會錯的決定,畢竟要傷到自己,光矢就不可能不靠近自己。

但…

唐三終究是失算了,或者說,這本就是在乾珏的計劃之內。此刻唐三離乾珏已經很近了,而乾珏的箭雨,並不像定軍那樣,乾珏可以隨時控制它炸開,如果沒有之前的那發定軍,乾珏很可能會使用鬼影迷蹤來躲開,這樣一來,箭雨很可能就會在唐三的身後爆發而開,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但有了之前的定軍,唐三就不敢再讓乾珏的魂技箭矢再靠近自己了,特別是這橙黃色的光矢,還是唐三不知道效果的第五魂技,所以唐三最終就在乾珏的算計下,主動引爆了箭雨的前置光矢。

轟!

橙黃色的光矢和藍銀草相撞,猛然炸開,在唐三吃驚的目光中,瞬間便分化成了無數的橙黃色光束,向著他飛速襲來。

唐三哪還不知道自己被算計了!腳下的第三第四魂環同時亮起,一團藍光被唐三甩出,化作一張巨大的蛛網迎上橙黃色光矢的同時,三道藍銀囚籠,就如盾牌般,瞬間在唐三的面前升起,同時自己也一腳踹在了藍銀囚籠上,猛然後退。

嗤!嗤!嗤!嗤!嗤!嗤!

輕微聲音響起,只是瞬間,無數的橙黃色光矢就刺穿了藍銀囚籠,如亂箭般扎在了藍銀囚籠之上,慘烈無比。

而唐三逃過一劫,還為來得及松出一口氣,乾珏的聲音,就略帶失望地在他的背後響了起來:

「小三,你不應該只做到這樣的。」

嚇得唐三連頭都不敢回,背後的八蛛翼立刻破衣而出,將他整個護在了身後,同時雙腳重重地踏在地面上,整個人立刻就飛撲了出去,過了好遠之後,才緩緩落下。

而與此同時,和寂靜無聲的斗魂台相比,淡藍色光幕外的無數觀眾,可炸開了鍋!因為乾珏提醒唐三的聲音,也透過斗魂台特殊的裝置,傳遍了整個觀眾席,讓觀眾們發出了一陣陣的驚呼和議論之聲。

他們當然看得出來,乾珏這已經算是放了唐三一馬了,沒有對唐三造成任何傷害,這在斗魂對決中,是極為少數的情況。甚至可以說,已經是屬於尊重斗魂了。

但除了少數對乾珏下注了大額金錢的富豪之外,大部分的觀眾,還是並不反感乾珏的這次放水的。畢竟只從剛才兩人的交手中就能看出來,兩人絕對都是天才中的天才,身手和智謀上的交鋒,快到極致的反應,讓他們看得是如痴如醉。所以如果可以,他們也不想兩人的戰鬥就這麼結束。

從低空中慢慢落下的唐三緊緊地盯著乾珏,腦中快速地思考著剛才為什麼自己會直接毫無防備地被乾珏近身。

乾珏能跑到他的身後,唐三並不奇怪,畢竟他也是知道乾珏狼靈第四魂技,可以讓乾珏和狼靈互相轉移位置的。但他實在是想不到,為什麼乾珏轉移到自己身後后,自己卻沒有察覺到一點異樣和威脅,直到乾珏出聲之後,他發現了乾珏的存在。要是乾珏是敵人,剛才沒有放過自己,那自己…很可能就已經身首異處了。

想到這裡,唐三咽了一口口水,肌肉緊繃,雙眼死死地盯著乾珏,心中想到:

從現在開始,我絕對不能再讓珏哥脫離我的視線了,也絕對不能再有所保留了,現在就必須全力以赴,否則,很可能自己很多能力都還沒有使用出來,就先行落敗了。

「呼…」

乾珏站在原地,看著慎重盯著自己的唐三,也是輕輕呼出了一口氣,重新舉起了自己的千珏之弓。

那能神不知鬼不覺地來到唐三的背後,除了狼靈的第四魂技,雙靈互換之外,靠的,自然就是海神之心的隱匿功能了。不然哪怕他用雙靈互換轉移到唐三的背後,唐三也能立刻察覺他的位置的。而這也可以看出,海神之心是一件多麼強大的寶物了。

而來到唐三的身後后,乾珏猶豫了一下,還是沒有選擇就這麼擊敗唐三,而是出言提醒了一句。

畢竟,哪怕他之前說得再無情,他的目的,也不是真的要殺唐三,而是要激發出唐三的進取之心,讓他重新變成原著中,那個銳意進取,勇往直前的唐三。就這麼擊敗他,可達不到這個目的。畢竟唐三還有很多能力沒有使用出來。殺神領域,藍銀領域,昊天錘,乃至他藍銀皇的第五第六魂技和各種暗器。這些都是唐三的底牌,如果不是全力以赴之後,依舊被自己擊退,恐怕唐三不會察覺到自己的不足,然後在接下來的幾年裡糾正心態的。

「珏哥小心了,接下來,我會全力以赴,絕對不會有任何的留手了。」

唐三看著乾珏,逐漸收斂了右手的藍銀草,一柄紫黑色的鎚子,逐漸顯現在了他的手中。

雙生武魂,昊天錘!

到了這個時候,唐三的雙生武魂,終於是可以毫無顧忌地出現在所有人的面前了!

。。。。

未完待續。 不到三個小時的時間,暮光之城的玩家就被從任務地圖上給清理掉了,怒火中燒的韓天宇根本不聽至尊戰神等人的解釋,帶著傲視蒼穹的玩家就是一個字:殺!

雖然靈魂禁錮魔法陣可以禁錮玩家,讓玩家不能回城復活,但是十級以下出不了新手村的規則顯然更加高級,當這些暮光之城的玩家被從十級殺回九級之後,他們就自動被傳送回了暮光之城的新手村當中,總算是結束了這次原本應該是虐人,但是卻莫名其妙的成了被虐的城際旅行!

回到新手村之後,還有多少人能留下來繼續遊戲,林軒不得而知,但是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有很多人將離開這個遊戲,而且幻界和戰神天空這兩個公會算是被徹底除名了!

「踩花大盜和鬼見愁發來信息說要議和,你怎麼看?」醉逍遙雖然在和韓天宇說話,但是目光卻看向了林軒。

沒辦法,氣頭上的韓天宇醉逍遙可勸不住,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林軒身上,醉逍遙雖然也恨這兩個公會陰謀毀掉傲視蒼穹,但是他畢竟是認真在玩遊戲,他知道後期城市之間競爭的時候,還需要踩花大盜等人出力,要是因為賭氣把這兩個公會一棒子打死的話,只能讓別的城市的人白白佔了便宜!

醉逍遙想的挺好,但是韓天宇可不管那個,這位爺壓根就沒把遊戲太當回事,看今天這個架勢,韓天宇是鐵了心要置驚天魔盜團和神魔殿於死地了!

「走吧,先去見見他們吧,是殺是剮總得讓人家說句話吧!」林軒跟醉逍遙的觀點一樣,但是瞧韓天宇面沉似水的樣子,也知道這土豪是真氣瘋了,這會兒估計誰勸都沒用!

「行!我給你這個面子,今天我倒要看看他們有什麼臉求和!」林軒的面子,韓天宇還是很照顧的,雖然火氣未消,但是最起碼沒直接帶人殺過去!

在林軒和醉逍遙的全力斡旋之下,韓天宇總算是和踩花大盜等人坐在了談判桌前!

「我覺得我們之間的戰爭其實是個誤會,我們……」鬼見愁顯然是想來個冠冕堂皇的開場,給自己保留最後一份面子,但是很可惜,他選錯了談判對象!

如果對面是醉逍遙的話,他這套冠冕堂皇的開場白還能說完,但是韓天宇可不慣他這個!

「嗆啷!」鬼見愁這邊正說著呢,韓天宇就把彩虹之刃給拽出來了!

「錚!」一聲劍鳴,韓天宇漫不經心的輕撫著手中七彩的長劍,一邊用眼角乜斜著鬼見愁,那意思很明顯,你再廢話,老子現在就剁了你!

「這……」鬼見愁當時就被嚇得癟聲了,先不說赤手空拳的他能不能打得過面前這個全副武裝的土豪,關鍵是鬼見愁一動手,這談判立時就算崩了,緊跟著他們兩家公會立刻萬劫不復,這個責任他可擔不起!

「這次我們栽了,條件你們開吧,如果你不解氣的話,我們這些高層可以刪號!但是請放過我們這些兄弟,他們練級也不容易,沒必要為我們陪葬!」相比之下,踩花大盜就要比鬼見愁明事理多了,她這番話一說出口,立刻讓驚天魔盜團的玩家感動的眼眶潮潮的!

「呵呵,好啊!你們刪號吧!」韓天宇依然是那副漫不經心的表情。

「這麼說你答應放過他們了?如果是的話,我和比利當場刪號!」踩花大盜一臉鄭重的說道。

「那是你說的,我可沒答應!」韓天宇一臉戲虐的說道。

「你……」看到韓天宇根本不打算放過任何人,踩花大盜無奈的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醉逍遙,她實在是不願意跟韓天宇打交道,這傢伙根本不按套路出牌,也從來不計較利益得失,辦事完全隨性而為,實在是太難纏了!

「嗯……」醉逍遙看到踩花大盜求助自己,但是他也沒招啊,他現在不過是給韓天宇打工的而已,老闆在氣頭上,他根本說不上話啊!無奈之下醉逍遙只好跟林軒一個勁兒的努嘴,示意林軒過去幫忙勸勸。

「哎!行吧!」林軒點了點頭,他也覺得不能讓韓天宇由著性子胡來,要不然曙光城的力量被大幅削弱,最後得意的肯定是西南的聖光城和東南的黎明城。

「宇哥,殺人不過頭點地,你也別太生氣了,差不多懲罰一下,還是給他們一條活路吧!」林軒勸道。

「那不行!憑什麼啊!他們算計我的時候,可沒打算給我留活路!」韓天宇把眼一瞪說道,看那意思是鐵了心要徹底廢了這兩個公會了。

「這……」韓天宇這麼一說,林軒也沒詞了,三大公會這次定的可是絕戶計,就像韓天宇所說,這次要不是林軒攪局,他們搞不好真把傲視蒼穹給徹底滅了!

「阿軒兄弟幫幫忙!我替這些弟兄們求你了!」踩花大盜一看林軒似乎有放棄的意思,立刻發私信懇求道,他也知道韓天宇的脾氣,要說整個曙光城內,誰能影響韓天宇的決定,那就只能是林軒了!

「好吧!」林軒點了點頭,然後跟韓天宇說道:「這樣行不行,算給我個面子,你放他們一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