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臻卻一直看著他,視線不移,「你剛才說,你知道什麼?」

秦臻又問了一遍。

這氣氛有些壓抑,沉悶。

賈兆陽內心天人交戰,他看出來秦姑娘不高興了,而且態度緊張且壓著怒氣,這就說明這件事已經可以肯定了,孩子確實不是蕭宇的,否則秦姑娘不會這般草木皆兵。

誰說賈兆陽就是個無腦的二世祖,可真是錯了,他內心可自有一桿秤。

當即咬了咬牙道,「秦姑娘,我知道你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夫君的。」

秦臻陡然的握緊了手。

她想狠狠的一巴掌甩在賈兆陽的臉上,呵斥他一句,胡說八道什麼?

但是那手怎麼也抬不起來,因為她自己知道,這是事實。 熾火團被七夜團連揍三天的事情,被傳的是沸沸揚揚。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看熱鬧。

因為陳鋒強大的交際能力,以及七夜團本身的口碑,還有熾火團,本來就是名不見經傳的小團隊。

因此熾火團並沒有找到盟友,如果七夜團願意的話,倒是可以找到幾個。

熾火團的軍師,根本咽不下這口氣。

他對團長說道:「之前是我們大意了,這幫人這麼囂張,絕對不能夠讓他們如此囂張下去。」

此時一名手下前來說道:「七夜團的人都在做任務。」

「他們還有心思做任務?」

「叫人,包圍他們!」熾火團的團長下令道。

「恐怕沒有人了。」

「什麼?」

「因為能打的全部都有傷在身,而幾個輕傷的人,都去做任務去了。」

畢竟他們團隊也是要發展的。

不做任務,就沒有生活來源。

「那叫他們做任務的,出來以後,再對付七夜團的人。我要叫七夜團的人,有來無回!」

然而讓熾火團團長沒想到的事情發生了。

但凡是熾火團參加的任務,需要取得名次才能夠給更好獎勵的這些任務,全部都被七夜團給截胡。

熾火團一整天下來,任務就完成了不比名次的四個,其他時間不是被搶奪任務名次,就是直接被揍到了醫院裏去。

今天約等於是顆粒無收。

別說今天賺到的錢,就連前天賺到的錢,都用來支付醫藥費跟住院費。

還有就是被砸的錢。

如果要是現在收手,可能還來得及。

但是沒有辦法。

熾火團團長是一個目光短淺的人。

他必須要打敗七夜團,讓七夜團賠償他們的損失。

既然這樣的正面不行,他們就打算用別的辦法,那就是用槍,在市外殺人。

這一步早就被葉寒給料到。

因此他們七夜團,一次市外都沒有出過。

韓林全家,也一早就搬到辦公樓裏面居住。

辦公樓只要是人居住的層數,都安裝了至少能夠防止120級武器進攻的防彈玻璃科技。

使得他們的人,在市外蹲守了五六天,一無所獲。

而此時,葉寒給的功法,卻發揮出了強大的作用。

七夜團的人,幾乎每天都是在進步的。

包括小茶,她的等級也得到了提升。

現在已經是105級,超過對方團長6級。

在這個節骨眼上,不想着,怎麼讓自己的修為提升到100級,還在想着如何復仇。

換來的結果,就是熾火團不斷在這周內,沒有獲得什麼像樣的積分,也沒有獲得多少錢。

而且他們的辦公樓還是租的,每個月的租金還非常貴。

葉寒從來都不是什麼省油的燈。

就在熾火團以為七夜團會做縮頭烏龜的時候,他跟範金元帶着人,將他們的車,砸了幾十輛。

因為全身蒙面,而且當地警衛隊隊長,是站在他們這一邊的,熾火團再次吃啞巴虧。

熾火團長,讓人給警衛隊隊長夫人送禮,然後調查清楚,七夜團到底給隊長多少好處。

然後他們加價。

這樣以後警衛隊隊長,就可以幫助他們了。

想到這裏,他都開心了起來。

然而警衛隊隊長是要給倪香兒面子的,直接將這件事告訴了倪香兒。

倪香兒就帶上葉寒組局。

葉寒在酒桌上對警衛隊隊長說道:「其實隊長可以答應他們,不過要做出為難的樣子。我想百分之八根本不是他們的底線。」

「你是叫我答應他們?」

「嗯,開口百分之十二。而我們也會配合隊長,絕對不會給隊長惹麻煩。」葉寒說道,「將來有的是合作的機會。等我們壯大,熾火團被榨乾的差不多了,我們再合作,到時候就是百分之六。而我們團,最近一直都在發展,將來的百分之六,說不定能夠超過熾火團的百分之十二。」

「哈哈哈哈!難怪香兒小姐這麼看重你,看來你才是成大事者。那我就笑納他們的百分之十二。」

熾火團長找來軍師,然後詢問他的意見。

如果要是在平日裏,軍師肯定會深思熟慮,討價還價。

但是現在他只想要讓七夜團團滅,想都沒想就答應了下來。

「不就是百分之十二么,只要能夠滅掉七夜團,我們一切損失就全部能夠得到補償。說不定還能夠小賺一筆。到時候,警衛隊長是我們的人,再滅其他人,也能夠做大做強。」

「好!」

他們說做就做,把第一個月的百分之十二收入,交給警衛隊隊長。

然後警衛隊隊長去陳鋒那裏喝了一頓酒,對外就宣佈,警告過七夜團別亂來。

熾火團再次找上門來,他們想要挑起事端。

但是不管他們罵聲有多麼難聽,對方就是沒有做出任何回應。

就算是有警衛隊長撐腰,七夜團的人要是不出來,似乎他們也是沒有任何辦法的。

這叫人很是頭疼。

而在這個時候,葉寒帶着範金元,繼續去阻擊熾火團的人。

還守在醫院門口,他們出院的那天,再次將人打傷,讓他們住院。

連日來,熾火團非但沒有改善什麼,反而搭進去的錢越來越多。

反觀七夜團這裏,又將一名保安提拔成了成員,成員數還增加了。

於是又招收了一名保安進來。

總人數也相當於增加了一人。

除此之外,他們還招了另一名廚子,每天還能夠換換口味,還能夠讓唯一的那名廚子休息休息。

工資都是一樣的,廚子也樂得清閑。

這下熾火團心中,產生了一股無名怒火。

這就意味着,對方不但沒有受到任何影響,還改善了一下伙食唄?

是這個意思吧?

沒說錯吧?

此時埋下的隱患就出現了。

一個月過去,他們雖然好過了一點,七夜團沒有那麼放肆。

但是醫院裏的病號,就沒有停止過。

而他們可不是當月收入,抽出百分之十二交給警衛隊隊長。

是要按照第一次繳納的標準。

要是警衛隊長覺得他們小日子過的不錯,還會上漲。

他們一個月的收入,按照這個標準,再刨去,成本,不但沒有賺錢,還虧了好幾金。

。 蘇莫愁有些震驚,以前還沒太過真切的感受過,可在這場風暴面前,她徹底認清了自己跟徐凌的差距。

兩人站在相同的位置,每多退一步都是實力間的差距,而徐凌連動都沒動,明顯還有餘力。

「這個傢伙,究竟有多強了…」

蘇莫愁內心暗嘆,如果真的生死相向,她估計連徐凌一招都擋不住。

其餘人也是一臉震驚,比起戰鬥,這裡的風暴能夠更精準的檢測實力,每一個落後於徐凌的人,實力都不如徐凌。

那些站在圓珠百米開外的道極後期強者也是一臉凝重,看來他們這次爭奪機緣是多了一個勁敵。

徐凌像是沒有注意到眾人的震驚,扭頭看向蘇莫愁說道:「蘇兄,你站在我身後來吧,我能為你抵禦一些颶風。」

「好…」

蘇莫愁咬了咬牙,走到了徐凌身後。

雖然有些不甘心,但站在徐凌身後的確能一直保持在靠前的位置,她可不想因為不服輸而降低自己爭奪圓珠的幾率。

廣場另一邊很快傳來了吸力,這次徐凌有了防備,即便面對吸力也仍舊站在原地紋絲不動。

蘇莫愁沾了徐凌的光,也跟著沒有被吸到另一邊。

「蘇兄,圓珠不知道什麼時候異動,我要開始前進了,你盡量將身體藏在我背後。」

徐凌神色稍顯嚴肅,往前移動了十米距離,蘇莫愁也跟著前進。

颶風與吸力一波接著一波,蘇莫愁仰仗著徐凌的庇佑,竟然也來到了圓珠百米開外的位置。

望著附近這些至少擁有道極七星修為的強者,蘇莫愁內心有些感慨,沒想到她也有依靠別人的一天。

四周的修士一臉不善,時不時會看向徐凌,看起來如果不是忌憚徐凌實力,早就群起而攻之了。

徐凌的表現太過驚人了,無論往前靠近多少,颶風來襲時他都不曾後退半步,完全沒有極限的樣子。

按這個情況下去,徐凌說不定能帶著蘇莫愁靠近到圓珠五十米開外的位置,成為爭奪圓珠的最有利人選。

就在此時,一名兩鬢斑白的灰袍修士閃身衝到了距離圓珠不足一米的位置,幾乎抬手就能拿到圓珠。

灰袍修士的同伴臉色大變,連忙喊道:「你瘋了嗎?站在那個位置,下一波颶風你絕對會被吹下去的!」

被狂暴颶風吹下山,道極境強者都會短暫失去抵抗能力,三成幾率被陡峭山坡砸成重傷,七成幾率落入血水之中化作骸骨。

「圓珠異動時颶風不會再來,颶風都來了二十幾波了,我要賭一把!」

灰袍修士面目猙獰,眼看諸多強者領先自己,他明白這麼下去憑自己的修為絕對沒辦法拿到圓珠。

所以灰袍修士只能賭一把,賭下一波颶風來襲之前圓珠就會異動,屆時他可以用最快的速度拿到圓珠。

蘇莫愁神色陰晴不定,颶風來襲的時間已經有人推斷出來,基本都是每過三息一次颶風,然後接著是吸力。

可圓珠異動的時間沒人能夠斷定,有時是十幾波颶風就異動一次,有時是二十幾波、乃至三十幾波颶風。

徐凌注意到蘇莫愁的神色,頓時猜到她想幹什麼,正想出言勸阻,蘇莫愁突然極速奔向了圓珠。

眾人一陣唏噓,這次居然一次出了兩個敢賭命的瘋子。

還不等蘇莫愁靠近圓珠十米的位置,一股狂暴至極的颶風猛然來襲,這一次的颶風不知為何比以前的要強出十倍不止,那些具有道極七八星修為的頂級強者都被吹退了一些距離。

首當其中的灰袍老者幾乎瞬間被吹下了山,蘇莫愁也跟著被吹向天空往山下落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