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穿書之系統總跟我作對最新章節、穿書之系統總跟我作對梨子果果、穿書之系統總跟我作對全文閱讀、穿書之系統總跟我作對txt下載、穿書之系統總跟我作對免費閱讀、穿書之系統總跟我作對梨子果果

梨子果果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快穿回來后養老任務、穿書之系統總跟我作對、

。 天海島島主,跪在地上瑟瑟發抖。

縱然他是皇級強者,可他也依舊怕死。

他看著已經死的不能再死的三位長老,然後看著神龍殿三位,完好無損的皇級巔峰強者,心如死灰!

皇級境界!

總共分為初期,中期,巔峰!

他們天海島的三位長老,包括他在內,都只不過是皇級中期。

現在!

三位長老已死,天海島的頂尖力量只剩下他自己,從此以後天海島也算是名存實亡了。

畢竟,就憑他一位皇級,根本就支撐不起天海島這碩大的勢力。

「哈,哈哈……哈哈哈……」

他狀若癲狂的笑了起來。

而在此時!

一道青綠色的流光,快速的朝著葉天傾飛來。

葉天傾伸手一抓,正是那青木靈核。

「你想要的,我已經給你了,我的命……可否給我留下。」他絕望的看著葉天傾說道。

「可以!」

葉天傾緩緩點頭。

「嘭!」

海神三叉戟橫掃,天海島島主到飛出去,傷上加傷。

雖然性命保住,但就他今日所受的內傷,若無頂級丹藥輔助療傷,只怕是需要好好休養上幾年的了。

時間轉瞬!

轉眼便是兩天時間過去。

葉天傾這兩天的時間,一直都盤膝坐在甲板之上。

四枚星核,就懸浮在他的身前。

其實,在得到三枚星核,並且前來天海島的時候,葉天傾就試圖跟星核建立聯繫,可在來時的路上整整兩天時間,都是沒有建立絲毫聯繫,

在獲得青木星核之後!

葉天傾繼續試圖和星核建立聯繫,但又是兩天時間過去,他依舊是一無所獲。

「嗯,難道……必須要將五枚星核都聚齊,才能夠建立聯繫?」

葉天傾眉頭緊緊的皺著。

然而!

就在他睜開眼睛,目光掃向這四枚星核的剎那。

突兀的那青木星核,突然散發出耀眼光芒,旋即飛速的旋轉起來。

「嗯,怎麼會事?」

葉天傾驚呼一聲。

但他驚呼聲不落,其餘三枚星核也都緊隨其後的散發出耀眼光芒,旋即四枚性格直接化作道道亮光,沖入葉天傾的身體。

「啊……」

葉天傾忍不住發出一聲長嘯。

黃泉,海神出現在葉天傾身後。

「殿主,你沒事吧?」兩人異口同聲。

「沒事,好得很!」

葉天傾額頭青筋暴起,但臉上儘是一股興奮的神情。

因為他敏銳的察覺到。

在他體內的四枚星核,此刻正在打成某種神秘的聯繫,除此之外這四枚星核也正在爆發出一股巨大的能量。

這些能量兇猛且溫順的在他的經脈當中流轉。

「原來是這樣!」

「這四天的時間,我之所以沒能和這些星核建立連接,乃是因為他們相互之間在吸引,建立連接!」

「而剛剛恰好是,四枚星核想通完成,達成一種巧妙的聯繫,從而被我吸納。」

葉天傾咬著牙,縱然身體疼的宛若血肉骨骼在被寸寸碾碎,可他的意識卻無比的清醒!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兩小時后!

葉天傾身上的毛孔,開始有鮮血滲出。

很快便讓他化作一個血人,而血水還在不斷的滲著。

但說來巧妙!

他體內鮮血在滲出的同時,那四枚星核產生一股獨特的能量,使得源源不斷的新血出現在葉天傾的血管當中。

而這流淌在他血管里的新鮮血液!

正在散發著點點的金色星光。

「嗷……」

也不知道過去多久,總之天色已經徹底漆黑起來。

葉天傾忽然睜開眼睛。

在他睜開眼睛的剎那,無盡皇道之氣,從他身上爆發出來,皇者之氣凝聚成一條張牙舞爪的皇龍沖霄而起。

這條皇龍!

彷彿要打破桎梏,掙脫囚籠。

皇龍扶搖而上九萬里,彷彿要衝開這片天地。

天地間儘是皇道極光。

而再這個時候!

帝王氣息,正在從葉天傾的身上緩緩的散發出來。

「殿主,踏入帝級了?」

海神瞳孔收縮,猛地驚呼起來。。 有時候一些探險者為了能夠在不花金幣情況之下能夠得到一些丹藥,這些探險者往往都不惜!殺人奪命,做一些傷天害理的事情,然而每當他們做這些事情的時候卻都是在極為隱蔽的以後下手,而在下手之後又找不到被誰殺的證據,所以這些人對於這種事情自然這無法無天。

不過,對於一些大家族的煉丹師他們也是不敢對他們下手的,因為在很多大家族,情報機構是非常的厲害的,同時這些大家族還會去雇傭一些具有預測能力的武者,當這些人一旦被擅長預測天賦的武者推測出來之後,不僅僅他們這些作案者行兇的情景會被特定的工具來試試展現出來,而更有甚者,一些人的家世背景也能夠通過特定的工具推測出來,大家族的那些各種能量是很多人根本就想象不到的,因此,這些人如今不敢得罪那些大家族的煉丹師。

所以,這些人在比如皇城這樣的地方是絕對不敢太放肆的,而如今他們在薊州城這個小地方,情況可就完全不一樣了,如今在薊州城這個地方,最強大的實力不外乎就是這個城主府以及馮家,蘇家喝歐陽家三大家族,不過這些所謂的三大家族只是局限於在薊州城這個小地方而言的,如果是對於皇城來講,或許一個皇城內一個最小家族就可以把整個薊州城的所有勢力都通通的滅掉。

而這時候的這些探險者,可以說如今在這個地方完全都沒有一丁點懼怕的意思,他們如今只想要在這裡做一些在他們眼裡所謂的驚天動地的事情,而對於所有人都十分到尊敬的煉丹師,他們仍舊打算將其殺死。

不過如今的他們由於天天去殺人奪寶,整天在萬妖山脈中探險,他們如今已經積累了很多的錢財,還有很多的天材地寶,這些最值錢的東西如今都在獨眼龍手中這個儲物戒指裡面,如果說這次獨眼龍能夠真的帶領他們擊殺一位煉丹師的話,那他們這群人在此刻當然能夠得到很多的丹藥,這樣一來,他們這些人在丹藥的輔助之下,其戰鬥力必然會再次的提升一大截,這樣一來,他們便能夠提升自己的修為實力,然後去搶奪更多的天材地寶和金幣,甚至說不定會成立宗門,開宗立派也說不定。

這時候,這些人便在這個洞府裡面去尋找丹藥,如果這位煉丹師能夠真正的在這個洞府內留下一些丹藥的話那他們這次可就真的賺大了。

不過,他們這些人,在整個洞府裡面尋找了半個時辰也並沒有能夠找到他們所謂的丹藥,同時也並沒有找到其他的東西,所以這詞無論他們怎麼尋找都是徒勞的。

「好吧,幾天暫時無法找到,那這次就是不要找了,等住在這個洞府之內的這位煉丹師只要被我們發現,我們便什麼也不要說,直接就將其擊殺,到了那時候他的手中的所有丹藥和天材地寶都是我們的了。」

這些人的老大獨眼龍一邊從洞府當中將一些煉丹時候所用到的天材地寶漸漸的放入到他的儲物戒指內,一邊開始咬緊牙關惡狠狠的說道。

「老大,放心吧,我們最近這幾年來,煉丹貨又不是沒有殺過。這幾年我們起碼在暗殺了十多位煉丹師吧。」

在獨眼龍身邊的胖虎說道。

獨眼龍點了點頭,他們這些探險者運氣非常的好,每次去一些小家族內,都會殺死一些煉丹師,而這些煉丹師被這些探險者擊殺之後,這些煉丹師手中的這些丹藥自然都歸他們這些人所有了,這樣一來,利用這些丹藥,自然能夠提升他們自身的修為境界,並且能夠讓他們在以後殺人越貨的時候能夠多一份保障。

這時候的他們,目前在這個洞府內也並不是完全沒有收穫,如今的最大的收穫便是,如今這些人從洞府內發現了很多的天材地寶,當然了這些天材地寶都是沈留在這個洞府裡面的,如今在這個洞府裡面,沈建可以說有著煉製很多種丹藥的天材地寶,而如今這些探險者在外面探險多年自然是見過一些世面,所以這些人一眼就認出來這些天材地寶其實是十分到名貴的,一些藥草甚至能夠煉製貨些二階三階的丹藥,而沈建在出去之前忘記將這些天材地寶放入自己的儲物戒指裡面了,因此才讓這些探險者撿到了便宜。

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個多時辰,此刻的沈建仍舊沒有回來,這些探險者如今在這個洞府內一直等,在這個世界,煉丹師的財富是非常的驚人的,這位煉丹師竟然手中有如此多名貴的藥草,那有中必然還有很多的錢財在手中,甚至還有很多丹藥在手中,所以他們這些人這時候並不甘心,想要留在這裡,等待這樣這位煉丹師回來的時候將其擊殺,然後將沈建身上的所有寶貝都拿到手中之後再桃之夭夭。

這時候的沈建,如今正在和一些一階後期打妖獸們戰鬥到不亦說乎,根本就沒有想到如今有一些探險者如今正住在他的洞府內,想要將他殺死並且奪走他手中所有的寶貝。

這樣一來,這些武者們再次等了一個多時辰,所以這時候他們如今根本就沒有等到沈建的來,而這時候清晨開始到來,這天有些陰天,秋季的涼更很厲害,如今又在這個空曠的萬妖山脈的山腳下,所以這些人在如今可以說完也能夠感覺到一些絲絲的涼意,這些探險者在如今都在運轉著體內的功法,運轉著自己體內的元力的抵禦這些涼風。

這時候,沈建可以說根本就想不到,自己的洞府如今成為很多人做美夢的地方。

這時候,在洞府內,這些探險者中的一些人開始在這裡等待的不有些不耐煩了,尤其是那個胖虎,他甚至都不想要在繼續等著了。

如今獨眼龍等人都在運轉功法來練功,而只有這個胖虎沒有去練功,如今讓將沈建留下的那個獅子皮披在了自己的身上,然後走出了洞府,想要感受一下清晨的空氣。

這樣一來,此刻正在瘋狂的獵殺妖獸的沈建萬萬沒有想到,他曾經剝下來的這個獅子皮,本來是想要自己使用的,然而正是這個獅子皮,保護了他的安全。

此刻在胖虎蘇身上,仍舊披著這個紅頭獅子的獅子皮,優勢紅頭獅子是蘊含強大到火屬性的能量的從,因此在這個獅子皮裡面自然也會蘊含這一些火屬性的能量,二如今又到了秋天,秋高氣爽,天氣非常的涼爽,所以當胖虎將這張獅子皮披在身上用來禦寒的時候,能夠感覺到在這個獅子皮李健往他的身體裡面所輸送的陣陣的熱氣,以至於這時候的他,越來越喜歡這張獅子皮了。

胖虎在這個洞府蘇旁邊轉悠,本來是想要找一些妖獸,想要將其擊殺,然後待回到洞府被,給擔心充饑之用,然而今天不知道怎麼回事,在這個地方根本就見不到一隻妖獸的存在,甚至連一隻麻雀都見不到。

這讓此刻的胖虎覺得非常的奇怪,因為這裡畢竟有萬妖山脈的邊緣地帶,這個地方的低階妖獸是非常多的,記得他們剛剛來到這裡的時候,還有很多低階血脈境界的妖獸,而不知道為何,如今這些低階妖獸竟然通通都沒有了。

那這些低階妖獸都跑到哪裡去了呢?

胖虎作為一名探險者,當然知道他們既然在萬妖山脈當中做事情,必須要一群人共同執行才可以,僅僅一個人走在萬妖山脈當中可是非常蘇危險的,所以這時候當他在著落找了大概幾十里的距離之後,仍舊沒有發現一些妖獸,甚至連非常常見的兔子妖獸也根本就見不到,所以只能夠失望的回去了。

胖虎此刻之所以急著要回去,是因為他如今已經感受道了一股子危險的氣息,他在外面和獨眼龍一起探險多年,這種感覺可以說絕對的不會錯,所以這時候,他感覺到這個地方此刻可能會危及他的生命。

在妖獸非常密集的萬妖山脈的邊緣地帶,行走了幾十里的路程卻無法找到一隻妖獸,這件事情當然不正常了。

根本胖虎以前的探險經驗,如果遇到這種情況,只有兩種可能。

一種情況便是這些妖獸都聽到了某些強大的妖獸的命令,不允許在這個地方逗留,所以這些妖獸們不敢不聽從這些強大妖獸的命令,所以他們當然就不可能留在這個方圓幾十里的地方了。

第二種情況,那便是在這方圓幾十里的地方,很可能隱藏著強大到妖獸,這些妖獸或許人類的武者根本就無法去發現他們,而妖獸一族的感知力是非常的敏感的,它們自然能夠感受到這些強大妖獸的存在,因此它們都離開了這裡,不敢在這裡逗留,因為在這裡的一些妖獸是非常的兇殘的,如果這些並不是特彆強大到妖獸,如果仍舊沒心沒肺的留在這裡,很可能會被強大到妖獸所吃掉,因此這些弱小的妖獸一旦發現有強大妖獸在這裡的時候,必然會離開這裡。

所以說,這時候的胖虎,忽然有有一種風聲鶴唳的感覺,他的感知力也同樣非常的敏銳,這是對於一些未知的危及的一種本能的害怕感覺,這種感覺可以說讓他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思考的餘地,如今的他可以只想要趕緊的離開這個鬼地方,否則的話,讓他長時間的留在這裡,這裡一旦有強大到妖獸丹陽他,可能他必然會被撕成碎片,然後被那些強大到妖獸吞吃掉,可能連骨頭都剩不下。

然而,在這時候的這位胖虎並不知道的是,如今在他離開這裡想要返回洞府的時候,他並沒有發現,在他的後方,此刻竟然有一隻紅頭獅子,正在悄悄的跟隨在他的後面,而這時候的他雖然並沒有發現這隻紅頭獅子,不過他行走的速度越來越快,因為如今讓已經對於這種尾箱的感覺越來越感覺的清晰,如果他這次不走,他很可能會死在這裡。

而此刻那隻一路上尾隨他的那隻紅頭獅子,則一直都沒有停止去跟蹤他,一直到目測這胖虎進入了這洞穴中,它才真正的離開了這裡,而在離開這裡之前,這隻紅頭獅子的眼睛裡面竟然閃爍著陣陣的精芒和殺氣,然後發出了是一聲兇猛的叫聲。

顯然,這隻紅頭獅子是來探路的。他如今發出來的這些兇猛的叫聲,則正是他要召集他的同種族的紅頭獅子所使用的暗語。

不過,雖然在這個洞府之內,獨眼龍等人也聽到了這一聲嚎叫,但是如今的他,全也並沒有過於在意,因為他們在外面探險多年,這些叫聲他們見過蘇太多了,根本就不足為奇。

然而,在此刻的胖虎,卻依然披著那個獅子皮,進入到的洞府當中,在深色上可以說極為的慌張,顯然受到了不輕蘇驚嚇。

而這時候,獨眼龍和金鳳以及張明等人,在此刻也已已經修鍊完畢,運功調息,不過他們看到胖虎這種神色慌張的樣子,反而感覺到十分的可笑,一向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胖虎,如今臉上布滿了驚恐的表情。

「胖虎,你怎麼了?外面發現危險了?遇到強大到妖獸了?還是被一些其他的強大武者追殺了?」獨眼龍此刻看到胖虎如此驚恐蘇樣子,心中極為不姐,所以一連串的問了很多的問題。

而這時候的胖虎,此刻表情和以前的那種喜歡嬉皮笑臉的猥瑣表情根本就完全不一樣,如今的他,臉上十分到蒼白,他此刻並沒有遇到一些危險的妖獸,不過他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為何在此刻竟然有這種十分懼怕的感覺,如今這種感覺告訴他,要趕緊的離開這個兇險之地。

這時候,胖虎哆哆嗦嗦的說道;「老大,我們還是趕緊離開這裡吧,最後是躲開薊州城這個區域,我如今已經能夠感受到,此刻在這個地方可以說非常的危險,如果我們這次不離開的話,我們幾個人這次可能都會遇到極為危險的事情。」。 話音落下之後是長久的沉默,如此震撼的事情需要足夠的時間來消化。

可消化之後,卻又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郭維一根煙很快就抽完了,燙到手了才回過神來,將煙掐滅,他說道:「如果有數百萬人被圈養的話,那些永生題材的書,變動率突破1%的時候,怎麼隱藏?」

「《長歌行》不久就要突破1%了。」

「你只要經歷過一次,就明白這是絕對隱藏不了的。」

「世界會出現靈氣。」

「長安會憑空出現,書中人會出現在這個世上,我們的所有城市會逐步變為古代的城池,仙俠世界觀下,科技甚至會被壓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