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縣令再次一屁股坐在自己坐了幾十年的位置上,目視前方,面色平靜。

「就算是大人即將上任,也要等到王朝下發的調令正式到我手中,才算生效。大人,您來早了!在此之前,我還是縣令。」

說罷,老縣令不再看他,只是抽出手邊簽桶里的一支令簽對着下方扔了下去。

「我宣,孩子歸方氏所有,此案定論,不做追議,退堂!」

碎花布裙的婦人喜出望外,連忙跑到司星辰身邊接過孩子,熟練地哄著孩子,一直哭鬧的孩子頓時安靜了下來。

而門外一眾縣民也是一陣歡呼。

高位之上,做完在任的最後一件事情,老縣令起身,緩緩取下自己頭頂上的烏紗帽。

對着身邊那新來的縣令斜眼冷哼了一聲后,又端端正正地將帽子擺放於桌面上,挺胸拔背,背負雙手,傲然離去。

人群散開。

或許新來的縣令將是這個縣城未來的天,但在此刻,天還沒有換。

白季和司星辰跟在老縣令身後。

這一紙調令,或許就是風雨來襲的前兆。

白季算是明白這老縣令之前在白家時所說話語的意思了……

時局,果然是要變了。

只是不知道,是因為自家開始有了招收人手的行為導致如此,還是大局勢的改變讓那暗中的敵人加大了行動的烈度。

亦或者,二者兼有之。

走出牙門,老縣令身邊也沒有跟隨什麼其他人。

除了白季和司星辰二人。

老縣令看着牙門外的長街,目光忽然遊離向了遠方。

「有興趣陪我這個掉官了的老頭子去踏踏青么?」

老縣令顯然有些話想要和自己說說。

白季在身後抱拳恭敬道。

「恭敬不如從命。」

7017k紀暮摸摸小囡囡的小腦袋,眼中滿是笑意,小朱雀收斂神焰靠在小囡囡的臉蛋,表現極為親睞。

瑤池天宮中其他人看著紀暮隨手拿出永恆藍金塔,小朱雀送給她們,眼中滿是羨慕,但不敢多說一句話。

「先生,這個孩子是?」

葉凡看著紀暮懷中的小孩,越看越喜歡,很合他眼緣。小瞳瞳看著葉凡

《諸天中的亂古老兵》172章:戰石皇 孫震捨不得離開蓮青山。

他跟馮天魁,郭勛祺一起,討論討論時局。

又跟盯著馮天魁的警衛一營,按照二十三集團軍制定的66軍抽調各軍訓練指揮督導的條令條例,逐條進行了通報。

親自帶著大帥的衛士,50軍警衛團,66軍警衛團二營,回了一趟滕縣縣城的,交代二十二集團軍參謀長兼144師師長稅梯青,嚴格落實執行。

趕忙又拿著鄧錫候的電報,返回了蓮青山。

二十二集團軍內部戰時條例的變革,跟二十三集團軍還是不同的。

雖然都要求所有校官以上的將領,不佩戴軍銜。

督戰隊的袖籠,並沒有要求長官和督戰隊佩戴。

那個太醒目,周小山擔心和國軍配合作戰以後,這種方式會泄密。

「甫帥,收到鄧司令電報沒有,薛岳任職戰區副司令,兼任二十兵團司令,又調入了兩個軍一個師!」

「收到了,13師還是個炮兵師,天魁怎麼看?」

跟馮天魁不喜歡薛岳一樣,劉湘也不喜歡薛岳。

這混蛋入川以後,張口就是王家烈不服從中央調度,被親自拿下。

你嚇唬川耗子叻!

「比湯恩伯當20兵團司令,好一點點!中央軍增兵,是好事!在四川那些個人恩怨,也是各為其主,隨風去吧,薛岳在淞滬戰場敢跟鬼子亮劍,部隊打殘還在干,老子佩服。」

劉湘笑的很舒暢,跟川軍弟兄在一起的日子,遠比跟軍委會那些人勾心鬥角舒坦。

「天津,青島,上海,各自又到了鬼子幾船鬼子兵,小日本幾十萬大軍壓境,五戰區壓力空前。中央軍不僅增兵徐州,二線也在增兵,李家鈺也調到河南了,潘文華還轉來一封電報,軍委會想讓王纘緒出川,王纘緒怕出川以後,重蹈二十二集團軍在山西的覆轍,要求錢糧軍餉一次性補給到位,進入四川的張群和王纘緒沒有談妥!」

幾個人還在議論。

周小山拿了兩封電報過來。

「大帥,鬼子動了!今天上午,日軍對著大汶口前線猛攻,第2師團,第4師團,兩個炮兵聯隊,加上鬼子第2重炮聯隊,對著大汶口陣地,一直沒有停止炮擊!」

「鬼子114師團,在新任師團長沼田德重的帶領下,兵分兩路,一路進入日照,一路進入蒙陰,兩縣本來就沒有守軍,全部被鬼子佔領!」

「日軍第二師團又第4,第29聯隊組成的第3步兵旅團,向西迂迴,渡過大汶河,進攻寧陽縣,谷良民22師一部,正在最最後的狙擊。」

谷良民的56軍,一共兩個師,其中22師他親自兼任師長,另外一個師師長是李漢章,部隊番號很眼熟,74師。

要知道,未來大名鼎鼎的整編74師,現在還是74軍。

寧陽是56軍西撤的後路之一。

他當然會派兵把守。

這情況,別說後路守不住,就連大汶口他也守不住。

這些情報,只是66軍盯著大汶口以北和青島鬼子得到的準確情報。

還不是五戰區的通報。

「小山,立刻把電報發給鄧司令,告訴他北線的情況,同時我們要知道,五戰區給谷良民下達的什麼命令,撤退方向!」

賀粹之,谷良民兩個軍先後駐守大汶口,都是依託鬼子構築的陣地進行改造。

根據聯絡官判斷,陣地防住75口徑火炮問題不大。

鬼子第二重炮聯隊,裝備的全是150口徑的重炮,大汶口的工事不知道是不是能扛得住。

薛岳和鄧錫候這兩個戰區副司令,到任不到兩天,還沒熟悉情況。

戰區司令部就全亂了。

鬼子101師團,在浦口登陸。

加強津浦線防禦,收復被新四軍,川軍,桂軍反攻的沿線鐵路。

第11師團在東線北進,佔領鹽城之後,經過一段時間修正,今天繼續向北進發,目標準對了阜寧。

日軍第14師團,離開平漢鐵路,兵分兩路,一路直撲濮陽,第二路進軍范縣。

鬼子第20師團同樣不甘寂寞,順著平漢鐵路,猛攻新鄉。

南線中路蚌埠的鬼子第7,第9,第13師團,同樣不甘寂寞,各自抽調一部。

兵分兩路,一路進攻宿縣,一路西進蒙城。

整個華北地區,黃淮地區的鬼子都在調動。

連安徽渡江以後第六師團,也不甘寂寞,從巢縣,向合肥進攻。

鄧錫候收到周小山發來電報,頓時苦笑起來,日照和蒙陰這個情況,戰區現在還不知道。

拿著電報,就去找李宗仁了。

在指揮部門外,就聽見李宗仁在說。

「不著急,不著急,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不要亂,把鬼子進軍位置,給我在地圖上標註清楚!」

剛說完,看著鄧錫候拿著一張電報紙。

連忙招手,讓鄧錫候進來。

「晉康來了,來來,大家聽聽,我們這位川軍出身的戰區副司令,有什麼說法!」

「我能有什麼說法,鬼子狼子野心,妄想一口吞了中國,這些城市都在動員西遷,能走的都走了,不能走的也在附近轉移,用天魁的話說,我中國地盤這麼大,噎死這幫眼大肚皮小的鬼子兵!」

原本很緊張的戰區指揮部,鬨笑起來。

鬼子不動則已,一動絕對石破驚天。

全面瘋狂的進攻。

這是馮天魁,李宗仁,都已經預料到的,戰區和軍委會也又說準備。

既然守不住,一些不是特別重要的地域。

暫時讓給日軍。

五戰區現在彈藥,補給,糧食都發放下去,維持兩三個月戰事根本沒有問題。

現在就等著鬼子分兵。

你不進軍,不分兵,哪有破綻。

哪裡有機會,可以讓中央軍殲敵一部。

李宗仁根本不怕鬼子來勢洶洶。

鬼子彙集的只有一個地方,那就是徐州,津浦路和淮海路交匯的地方。

「李長官,114師團兵進蒙陰,你是知道的,日照也淪陷了,現在不僅大汶口谷良民五十六軍有被全殲的危險,連臨沂的12軍和龐炳勛殘部,也頂不住!」

「叼你老母!」

李宗仁罵娘了。

看著地圖上秘密的標註,鬼子南北對進的步伐,更進一步。

「孫震,天魁他們發電報,想讓您通報給谷良民的命令,最好也想知道您對臨沂是怎麼安排和部署的!」。 「應該不太可能,這是我們在那兩個區域內找到的視頻……」話話的人直接打開電腦,將畫面投放了出來。

視頻中,李妮和柳茂德都是在某條巷子走著走著就不見。

如果只是中了幻術,人不可能會突然消失不見。

畢竟幻術只是讓人產生幻覺而已,又不能讓人真的消失。

而且從視頻中也可以看出,兩名受害者在進入他們所說的那間酒吧之前,神智都很清醒。

一個忙著躲雨,一個扯著領帶一臉喪氣。

雖然二人精神不算很好,但眾人也沒有看出他們有中了幻術陷入幻覺的跡像。

「不是幻術,難不成還真有一間會自己移動的酒吧不成?!」

「隊長,這世上有那種可以移動的房子嗎?」

司徒錦年思考了片刻,點了點頭。

「確實有,我聽說修仙界有一種隨身家園,可以把自己的家帶在身上滿世界跑。

但那種隨身家園非常稀有,而且價格也高,能買得起的人並不多。」

「不可能是隨身家園,你們看看他們消失的這兩條街道。

街道兩邊房子早就已經建滿了各種建築物,哪裡還有空地放置隨身家園……」

對隨身家園,歐陽勝也有一些了解。

隨身家園屬於空間類法寶,可以自由的讓自己的家變大變小。

想要休息的時候,就把家園變大,隨時可以進去休息。

想要離開的時候,只要把家園縮小就能輕鬆帶在身上。

但隨身家園在變大之前,你得先找到一個可以用來放置隨身家園的地方。

要是那裡本來就有房屋,會把別人的房子壓垮。

在兩人出事的那個街道,附近的房屋根本沒有任何損壞的跡像,周圍也沒有足以放置隨身家園的空間。

不管怎麼看,那二人見到的酒吧,都不可能是隨身家園。

「可這也不是那也不是,那個傢伙到底是怎麼作案的?

最重要的是,我們連那傢伙是人是鬼都搞不清楚,這可怎麼查!」

有人抓了抓頭髮,一臉抓狂的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