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景行元魂從空中降臨,守在天機處院子里的一群人,頓時起身,聚集過來。

「見過武聖!」

「參見武聖!」

……

一行人氣息都不弱,氣勢收斂了起來。

面朝蘇景行,恭敬叫喊,打著招呼。

其中有蘇景行的熟人,次相洛山。

「又發生了什麼事?」

雷龍面罩下,蘇景行元魂平靜開口,語氣卻不怎麼好。

洛山等人聽在耳中,每個人神色各異,有苦笑,有無奈。

「回武聖,確有要事。」

一名身材高大的老者,直起身回道,「不過,這裡不是說話地方,能否請武聖移步?」

「前面帶路。」蘇景行撇了他一眼。

老者第一次見,但對方的面貌,蘇景行多看了幾眼,認出身份。

畢竟,在電視、網路上,見過不少。

赫然是內閣首相,關中華。

「武聖這邊請。」

洛山陪著笑臉,在前面引路。

蘇景行踏空跟隨。

其他人落在最後,一行人快速行走,來到一間相對封閉的屋子裡。

各自坐定,蘇景行位於最上首。

「這次呼喚武聖前來,是發生的事情,我們幾個無法決斷。」

關中華率先開口,解釋道,「首先,是皇宮裡面的一座宮殿,承天殿忽然發生異象,被無形力量封禁,進出不得。我們有試過強行闖入,碰撞,攻擊,都被強大力量干擾的消失。哪怕是一品巔峰,凝聚神胎的武者也不行。」

「對,就算是從地底打洞,或者從高空降落,也無法進入承天殿。」一個中年男子介面道。

「這位是次相、羅選功。」洛山在一旁介紹道。

蘇景行元魂默然。

見狀,羅選功尷尬一笑,繼續道,「除了承天殿的異常,還有游家,京都本地的游家,這游家是扶龍府大族,雖然比不上辰家、玉家,但也是勢力強大的武道家族,傳承三百年了,這次被人一夜之間滅口,全庄幾百口人,一個都沒倖免。」

「兇手很強,人數卻不多,依我的推斷,都是上三品武者。」一名頭髮半白的老者,介面道。

「這位是『聖武堂』堂主、傅能。」洛山再次介紹道。

「在下蕭仁我。」一名氣質儒雅,卻劍眉星目的男子,插話道,「武聖可能疑惑,我們為什麼說這些,因為除了游家被滅,還有傲春秋,我們的鎮武司大督主被人重傷。」

「蕭元帥是我們軍部的最高統帥。」洛山在一旁介紹。

「我知道。」

蘇景行元魂平淡開口,「問題是你們說的這些,威脅到禹國安危了?」

京都本地家族,游家被滅門。

皇宮一處宮殿出現異象,自我封禁。

鎮武司大督主、傲春秋被人重傷。

這些事也要召喚他前來?

當他這個武聖,是隨叫隨到的外賣員啊!

寂靜。

儘管蘇景行說話語氣平淡,無形中的武聖威壓,卻還是外放了幾縷。

霎時間,屋子裡的空間一僵,強大壓迫之力,籠罩在每個人肩頭、心頭!

……

(抱歉,為全勤,後續內容複製,馬上修改!!!)

(抱歉,為全勤,後續內容複製,馬上修改!!!)

(抱歉,為全勤,後續內容複製,馬上修改!!!)

……

儘管蘇景行說話語氣平淡,無形中的武聖威壓,卻還是外放了幾縷。

霎時間,屋子裡的空間一僵,強大壓迫之力,籠罩在每個人肩頭、心頭!儘管蘇景行說話語氣平淡,無形中的武聖威壓,卻還是外放了幾縷。

霎時間,屋子裡的空間一僵,強大壓迫之力,籠罩在每個人肩頭、心頭!儘管蘇景行說話語氣平淡,無形中的武聖威壓,卻還是外放了幾縷。

霎時間,屋子裡的空間一僵,強大壓迫之力,籠罩在每個人肩頭、心頭!儘管蘇景行說話語氣平淡,無形中的武聖威壓,卻還是外放了幾縷。

霎時間,屋子裡的空間一僵,強大壓迫之力,籠罩在每個人肩頭、心頭!儘管蘇景行說話語氣平淡,無形中的武聖威壓,卻還是外放了幾縷。

霎時間,屋子裡的空間一僵,強大壓迫之力,籠罩在每個人肩頭、心頭!儘管蘇景行說話語氣平淡,無形中的武聖威壓,卻還是外放了幾縷。

霎時間,屋子裡的空間一僵,強大壓迫之力,籠罩在每個人肩頭、心頭!儘管蘇景行說話語氣平淡,無形中的武聖威壓,卻還是外放了幾縷。

霎時間,屋子裡的空間一僵,強大壓迫之力,籠罩在每個人肩頭、心頭!儘管蘇景行說話語氣平淡,無形中的武聖威壓,卻還是外放了幾縷。

霎時間,屋子裡的空間一僵,強大壓迫之力,籠罩在每個人肩頭、心頭!儘管蘇景行說話語氣平淡,無形中的武聖威壓,卻還是外放了幾縷。

霎時間,屋子裡的空間一僵,強大壓迫之力,籠罩在每個人肩頭、心頭!儘管蘇景行說話語氣平淡,無形中的武聖威壓,卻還是外放了幾縷。

霎時間,屋子裡的空間一僵,強大壓迫之力,籠罩在每個人肩頭、心頭! 李存真率領的明軍沒有攻打此時是小城且就在黃崗江對面的鄂州,而是聽從了周培公的建議打算迅速前進直驅武昌城下。

二月二十八日天剛黑,明軍便已經休息。只有李存真和趙無極等將官又為次日的行軍商議了四個多小時。後半夜兩點方才各自睡下。

三月初一,凌晨三點四十五分,明軍起床造飯,五點半全軍整裝出發。精銳戰兵全身被板甲覆蓋,手持長矛,可謂全金屬外殼,武裝到牙齒,有一萬之眾;穿著胸甲和其他鎧甲,又有繳獲的清軍八旗、綠營良好鎧甲,手持火槍的普通戰兵多達五萬五千多人;輕騎兵騎兵五千,重騎兵一千;輔兵民夫十二萬。明軍少有驢子騾馬馱負重物,全靠水師承載。浩浩蕩蕩過跨過長****半,明軍在「華容」北登陸。

「這裡就是華容道嗎?」李存真問。

在場的人不是來自遼東就是來自南洋,沒有人來過這裡,更沒有人熟悉湖北。趙無極勉強說道:「也許吧?剛才嚮導不是說這裡是華容道嗎?」

李存真點了點頭道:「沙盤做得再好也不如親臨一見的好啊!」

「是啊,是啊!」趙無極表示贊同,卻又似乎感慨道,「哎呀呀,這可是華容道啊,要不是當年關二爺手下留情,興許曹操就掉了腦袋,那也就沒有三國,興許是孫家得天下了。」

李存真笑著說道:「魏武帝赤壁兵敗確實走的華容道,但是沒有遇到關羽。順利回到北方了。」

「沒遇到啊?關二爺去哪了?」常進功在一邊突然驚訝地說道,讓所有人一愣。但是,不少人都翻了翻白眼,沒搭理他。

常進功在南京之戰的時候是浙江水師總兵。身為遼東寧遠衛人的他在明朝時是副將,一直在南方領兵。投降多鐸后也一直在浙江當官。

當時,閩浙總督李率泰進攻李存真,想要奪回南京。常進功跟隨左右,被委以重任。有意思的是,南京之戰的時候這位乾隆修的《貳臣傳》中著名的貳臣確實表現得非常的三心「貳」意。讓人「嘆為觀止」!

當時,趙國祚、夏景梅、折光秋、王進加、耿精忠、張朝忠就算是佟國器,沒有一個不是力戰被擒。馬得功被擒時雖說沒有反抗,也是因為馬失前蹄,心如死灰所致。不論如何他總算也是在戰場上「力竭」被擒的。

常進功呢?他……還沒看見南洋兵的影子,只聽見炮聲就預感到清軍要大敗。他也不按照計劃去援救馬得功和趙國祚,撇下同伴就跑,猶如脫韁野馬,一騎絕塵。

後來更是如同一隻過街老鼠在長江邊上來回亂竄,最終還是被抓,可笑至極。

那以後,浙江和福建綠營的人都不再搭理常進功,他們不只是看不起常進功,根本就是鄙視常進功。拋棄同伴的人誰願意搭理?

眾將認為他還不如馬得功,甚至連老馬的一半德性也趕不上。最恨他的就是王進加,可惜王軍門在坐天山大戰的時候犧牲了。

李存真容得下馬得功這樣的「著名敗類」,自然也容得下常進功這樣著名的「貳臣」。只是……李存真不能也不會逼著眾人「愛」常進功。

所以,長期以來常進功被厭棄,混得並不如意。到如今,夏景梅、趙國祚、馬得功都混上師長了,常進功也不過是個團長而已。雖然淮東軍擴軍,他麾下的兵馬多達五千,遠遠超過一個團的編製,裝備也不錯,但是他的級別總是上不去,軍銜還沒有折光秋高。

要知道,早在順治十四年,身為副將的常進功就是浙江水師總兵了。要不是因為李存真的出現,在歷史上,順治十八年的時候一直在浙江任職的常進功應該轉為福建水師總兵,然後在定關擊敗鄭成功。到康熙元年,常進功因功授騎都尉兼一等雲騎尉世職,隸漢軍正黃旗。三年,便升遷為廣東水師提督。十八年,以年老休致。二十五年,死去。常進功死後,他的孫子常履謙襲世職。乾隆修《貳臣傳》,常進功名列甲編第四十七名,雖然遠遠不及同編第十名的馬得功,但是不論如何是入了甲編的,功勞不可謂不大。大清朝和乾隆都承認。

但是,看看現在的常進功,真不知道,得爵位,入甲編,他是怎麼做到的?

且說,常進功知道自己不受待見卻沒有心灰意冷,更沒有想要回清朝那邊去,表現出了意志堅韌的特點。興許這就是他「成功」的秘訣吧。

經過深思熟慮,他決定往水師海軍方向發展,畢竟那是他的老本行,雖然在明李淮東軍他也負責水師事宜,但是終究是運輸之類的工作,這根本立不了什麼大功。

常進功知道趙無極看不起自己,畢竟趙軍長也是……這個……性情中人。因此,常進功走了姜誠的路子,繞過軍長直接給李存真遞了信,想去海軍。

李存真知史,考慮到常進功的能耐,又尋思他是遼東人,應該能給現處新東江鎮的曹海濤幫上忙,便在心裡答應了下來。

不過,常進功畢竟是淮東軍的團長,上面有姜誠和趙無極,李存真不好直接調任。於是,這一次借著武昌戰役打算給常進功一個機會,讓他打頭陣。

消息一出,常進功知道機會來了。更知道如果自己不去拚命,不做出成績來,不要說這輩子完了,死了也是個無恥之徒,就算下輩子也得完蛋,自己兒子怎麼辦,便真打算跟李國英拚命。

常進攻認為任何人都可以看不起他常進功,只要吳王殿下看得起他就行。常進功暗暗發誓一定要向吳王證明自己有用,而且有大用,是最好的,是標杆式的「皈依者」。

當下,李存真跟常進功說道:「關二爺有更重要的事,沒空搭理曹操。」說罷,笑著拍了拍常進功的肩膀,最後一拍竟然還捏了一下。常進功頓時心裡暖洋洋的,鼻子偷偷一陣酸楚……

明軍首先登陸的是輕騎兵,這些人最開始時候是一百人,後來逐漸增加到六百人。這些騎兵主要就是驅散清軍的哨騎和探馬。

一百騎兵登陸的時候,明清雙方還有些許戰鬥,你放箭我打槍,你追我逐,不亦樂乎。稍後明軍其他輕騎兵上來的時候,清軍的哨騎便撤退了。

六百明軍輕騎兵組成寬五里的兩道騎兵防線,一直把清軍哨騎驅趕到三十里之外。

清理出寬闊的登陸地之後,明軍才開始大規模登陸。然而,雖然明軍許多士兵都是江南、浙江和福建地區沿海的漁民出身,但是水上行舟登陸之後也需要時間休息方能作戰。這個時間大約是半個小時到四十分鐘。

趁著這個時間,李存真帶著一眾將官又率領三百騎兵去「雞鳴山」看陣。

。 「咚~」

幽暗的夜色中,船隻艦首劈開的巨大浪花帶著白色的泡沫撞在了岸邊的石塊上。

巨石上滿是暗綠色的苔蘚,魏軍士卒踩在上面都得小心翼翼地,不然就會滑進江里。

這些工兵正在執行緊急任務,他們必須順著嘲天宮碼頭的防浪堤加固出一條約為八十步的岸上通道。

換而言之,魏國的工兵要在極短的時間內,用石塊和沙袋充填出一條長八十步,寬十步的岸上通路。

否則僅靠連環船形成的浮橋,橫跨長江在巴縣的最短處依然是遠遠不足的。

「快,再快點。」

天色已經進入到了最為黑暗的時辰,北岸嘲天宮失守的消息必定已經傳到了南岸梁軍的耳中。

或許梁國的水軍不會有什麼防備,又或許他們已經提高了警惕,誰說得准呢。

總而言之,現在就是到了跟梁軍搶時間的環節,施工的現場甚至不能舉火光或點油燈,這些都會暴露魏軍的企圖。

督工的兩位禁軍將領張始榮、郭子輝,也湊在一起商量著如何快速完成任務。

「底下的人都建議,把物料直接從山道上滑下來吧。」

郭子輝對於這個方案有些遲疑,「能行嗎?」

張始榮跺了跺腳,道:「哪還有什麼辦法?嘲天宮打了這麼久,現在距離天亮只有三個時辰了,架好了又要測試一番,又要快速運兵。」

「那好吧。」

郭子輝點了點,道:「讓兵士們稍稍讓開,直接推吧。」

得了將領們的許可,工兵們終於鬆了口氣,他們開始沿著山道往下依次推著填堤的物料。

這活說難,其實也沒多難,他們是靠著防浪堤填的,防浪堤本身已經提供了一道完整的通路,只需要再橫向擴充一些便是了。

可問題就在於,黑夜裡黑燈瞎火地干,又要快速完成任務,這就很愁人了。

無奈,只得將石塊和各種沙袋從山上滾下來,先把江上通路填出來再說。

上千人折騰了個把時辰,終於把八十步長的防浪堤加寬了一小半,差不多是跟連環船的寬度齊平。

黑夜中首尾相接數百步的連環船,如同潛伏在江中的洪荒巨獸一般,悄悄地靠近了嘲天宮的碼頭,緊接著,就是整個計劃最為困難的步驟了。

連環船從西漢水(嘉陵江)順水駛出,可要形成一個穩定的跨江浮橋,必須要不斷地剋制住被長江的江水推動的橫向位移,這就要求上面的船工必須要在誤差極小,且從未演練過的範圍內沉錨。

連環船上操船的,是腳下如同生了根一般,扎在不住晃動的甲板上的船工們,他們用肉眼在漆黑的江面上校對著數百步長,好像一條竹節蟲一樣的連環船,是否在正確的方向上。

「不好!」

一個大浪倒著過來,船工們瞬間被兜了一臉的水,然而卻沒人在意,江心漩渦無數,這種從未有過的超長連環船不散架已經不錯了,想要準確沉錨,真的是全看天意。

「已經有點偏了…不能猶豫了,趕緊沉吧。」

「沉!」

從兩端開始,連環船紛紛沉下上千斤的鐵錨。

鐵錨砸進了江水裡,在重力的作用下,拽動著鐵鏈「吱嘎吱嘎」地沉進江心。

如此這般,連環船才稍微穩定了下來,不似之前那樣被波浪晃動著到處搖晃,像是要隨時散架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