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技能明顯不適合王耀。

「林若曦,你想成為一名牧師么?」

「你為什麼這麼問?」

王耀將技能書遞給了林若曦。

林若曦猶豫了一下后,點了點頭:「我願意成為一個牧師,將光明灑向大地。」

林若曦話音剛落,她手中的技能書便散成了無數金色光點,緩緩的將其包圍,一對兒金色的翅膀緩緩的從她的背後生出,在空氣中揮動了兩下后,便消失不見了。

「光明雖然已消失,但是它會在不為人知的角落暗暗發光,直至光明再次籠罩大地!」

「原來如此!」

啟示——聖歌

類型:技能

簡介:釋放柔和的聖潔之光,凈化一切負面狀態(ps:光明牧師專用技能)。

「老爺子,我們出發了!」

王耀話音剛落,林若彤賭氣的踢了王耀一腳:「哼,本小姐不玩兒了,我要下線!」

「怎麼了?誰惹到你了!」王耀看向嘴撅起來能掛上醬油瓶的林若彤,笑著摸了摸她的頭。

「你有什麼好東西都給我姐姐,你從來都沒有給我!」

「誰說的,我不是幫你收服了小銀么?」

「哼,我不管,我要退單,不玩兒了!」

林若彤雙手環胸扭過頭不看王耀,一雙大眼睛里隱隱的有淚光閃現。

「妹妹,下次爆出來的東西全都給你,好不好!」林若曦明顯是被這個遊戲深深地吸引了,此時竟然勸起了她的妹妹。

「不要,我要去練鋼琴了!」林若彤背對著林若曦,此時連她姐姐的話都不管用了。

「林若彤,回頭我在給你抓一隻寵物好不好,賊可愛的那種!」

「不要!」

「抓兩隻!」

「不要!」

「你知道天諭里有一隻五色鳳凰嘛,那隻鳥可漂亮了;還有白虎,朱雀,靈貓,一個個活潑的都像是洋娃娃一般,你想一想啊,有朝一日你踩在朱雀的背上,讓它馱著你傲游在天空中,那是什麼樣的畫面呢?」

「除非你給我抓一隻朱雀或者是鳳凰,不然我是不會原諒你的!」

額~

王耀沒話說了。

朱雀!那可是聖獸,別說自己的四維是一千,就是一千萬也不一定能幹過它,還抓一隻過來。

「哼,男人都是騙人的,姐姐,我們去練琴。不和他玩兒了!」

「好好好,我給你抓一隻朱雀行了吧!」

「不行,除非你發誓,不然誰知道你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

王耀抬手起誓:「我王耀發誓,在有生之年一定為林若彤小姐抓一隻朱雀做寵物!」

「還有鳳凰和白虎!」

「對對對,還有鳳凰和白虎,有違此誓,天誅地滅!」

叮~誓言建立成功,契約生效!

王耀與林若彤的眉心上各自出現一道六芒星圖案,圖案閃爍出一道金光后一閃即逝。

「有契約,這下看你往哪跑!」打量了一下契約后,林若彤開心的摸了摸王耀的頭:「小乖乖,姐姐原諒你了,我們去刷圖吧。」

這個古靈精怪的少女騎上了狼王,緩緩的向外面走去。

風中留下了苦逼的王耀肚子發獃:原來說謊的代價竟然是這麼的強大,竟然稀里糊塗的締結契約了。

契約的時間是遊戲時間五年,五年內不給林若彤抓到鳳凰、朱雀。白虎,他就要被契約所抹殺了。

見王耀一臉的苦瓜樣,林若曦輕輕的拍了拍王耀的肩膀:「我妹妹比較古靈精怪,你別往心裡去。」

「怎麼能不往心裡去呢!」王耀苦笑:「啥也不說了,趕緊提升實力吧,我要在五年內拳打聖獸白虎神,腳踢朱雀震乾坤,一聲吼喝退鳳凰,不然我就死定了!」

「咯咯咯~」林若曦捂嘴大笑:「你這人真有趣,看你以後還敢不敢亂起誓,不得不說你這個動作真是輕車熟路,果然是渣男!」

我在也不用善意的謊言去騙女孩子了!

可惜的是,王耀內心的獨白,系統是聽不見的。

……

(未完待續)

。 先天覆海大陣被龍龜引動。

海潮頓時自羅睺的身下,如同噴泉一般,瘋狂湧出。

但是,比起一般的泉眼來說,這一股潮汐之力,要生猛的多。

巨大水柱,直接將羅睺的身體,衝撞到了天空之中,看不到身影。

「我……我……活下來了!」

龍龜有着一種劫後餘生的感覺。

他呼吸急促,嘴角隱約帶着笑意。

一雙眼睛,看向李默。

「你是他的主人,你死了,我倒是要看看,他還怎麼辦!」

說話之間,龍龜直取李默的腦袋。

李默一副風輕雲淡的樣子,古井無波。

「你要死了!」

「你金仙中期的實力,斬殺我嗎?」龍龜嘲諷說道。

對方李默,他連傀儡都用不到,連覆蓋大陣都不必動用。

就在他衝到了李默的面前之時,不知道何時,李默的手中,出現了弒神葫蘆。

龍龜回頭,弒神葫蘆剛剛應該不在他的手中才對?

現在怎麼回來了?

不過,他卻更加興奮了起來。

這玩意兒是先天至寶,來了剛剛好,以後他就是自己的了。

李默似乎是不想要這弒神葫蘆一般,直接朝着他,砸了過去。

「謝謝你的饋贈!」

龍龜說道,接住了弒神葫蘆,其上的恐怖力量,令他的手掌,微微一震。

「我說你要死了,你拿不到弒神葫蘆!」

李默撇了撇嘴。

「啊?」龍龜不解。

不過,下一刻,他明白了李默的意思。

只見,弒神葫蘆之中,魔氣湧出。

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那身影,則是羅睺。

完了!

這兩個字,是龍龜心中最後的想法。

他有些想不通,為什麼羅睺會出現在弒神葫蘆之中?

他不是直接被衝到了天上?

羅睺張開大口,連弒神槍都沒有用,直接將他吞進了嘴巴里,開始瘋狂的咀嚼。

鮮血啪嗒嗒的,順着他的嘴巴,滴落下來。

最後打了一個飽嗝,滿意的拍了拍肚子。

「爽!爽翻了。我自己的精血,果然不是一般人的精血比得上,還得是我們混沌神魔。」羅睺呲著牙說道。

「廢話少說,快點告訴我,有沒有三仙島的位置?」李默問道。

「嘿嘿,我這就煉化他的元神。」說完,羅睺盤膝而坐,靜靜的在海面之上,快速的消化著來自龍龜的信息。

過了半日之後,他赫然之間,睜開了眼睛。

身上的氣息,也比起之前,又壯大了一分。

「有結果了嗎?」李默問道。

「有了,他的記憶里,有着一座仙島,就在先天覆海大陣之後,不過那仙島有着陣法守護,難以破開。」羅睺說道。

「難以破開,那也是看相當於誰來說的,我們先試試看吧。」李默說完,示意羅睺帶路。

旋即,二者直接離開了先天覆海大陣。

陣法之後,則是一片空曠之地。

看上去,一片祥和,與在覆海大陣之中的情況,沒有多大的差別。

一眼望去,無邊無際的大海,連接天際。

再配上這落日晚霞,倒也有着一種,落霞與孤鶩齊飛的美感。

不過,李默可不是來欣賞美景的。

「是這裏?」李默問道。

「就是這裏!」羅睺點頭。

聞言,李默皺眉,往前走了幾步,將手掌朝前方伸了過去。

只見他的右臂,如同是放進了水中一般,半截已經消失不見。

他嘴角一勾道:「走!」

闖過這一層障眼法,李默和羅睺,同時進入了一片福地。

他一眼望去,前方有着看不到邊際的土地,遍地靈根,靈氣濃郁,十分的濃稠,幾乎要形成了實質一般。

遠處的高山,卻直接何止萬仞?

一眼望去,給人一種,難以企及的感覺。

李默大喜,心中暢快不已。

「終於找到了!」

「怎麼破陣?」羅睺手掌在那透明的光罩之上,觸碰了幾下,卻發現光罩無法被突破,似乎有着水波一般,朝着四周蕩漾而去。

羅睺已經做出了判斷,憑藉他的實力,想要破開陣法,幾乎是沒有可能的。

「有何難度?洒洒水了。」李默說着,也閉上了眼睛,手掌覆在了光罩之上,開始參悟陣法奧妙。

他的悟性,早就已經達到了一個恐怖的地步。

不然的話,之前在金鰲島之上的陣法,也不會這麼容易的,被李默破開。

時間沒過多久,羅睺只感覺到,自己似乎是打了一個盹的時間。

濃郁的靈氣,便如同潮水一般,朝着四周,不斷的洶湧蔓延而來。

羅睺猛的睜眼,往前方看去,怔怔的說道:「陣法?破了?」

「自然是破了!我們先在蓬萊島之上,找你的元神碎片。」李默說道。

「是,主人!」羅睺雙目之中,似乎有着淚水湧出一般。

至於通知帝俊倒是不必了,蓬萊島之上陣法被李默解開,靈氣外涌,動靜很大。

帝俊不可能發現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