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讓準備出手林辰微微一怔,他還沒說收錢就白白的送來五百萬。

既然送錢上門,他也不好拒絕不是?

經歷了今天的拍賣會之後,他才發現錢不是萬能,卻萬萬不能沒有,尤其是考慮後面的路子,那就更加需要錢財了。

「將他放到車上!」

打定主意之後,林辰直接以幾乎命令的口吻對那壯漢說道。

「你……」

面對林辰如此口吻,壯漢心中那叫一個憤怒,想要張嘴說些什麼,卻又硬生生的憋了回去,一張臉難看無比按照林辰的吩咐,將那叫徐老的老者放在軍綠色吉普車的後面。

等到壯漢將老者放置好,林辰就直接從口袋裡取出三枚銀針,分別在老者頭部散出最為重要的穴位紮下三枚銀針,緊接著體內的真氣順著銀針,開始緩緩注入老者的體內,將已經不能自理的身體,再度的恢復到原本的狀態。

「好麻利的施針之法,就是三大中醫世家的家主,也不過如此!」

看到林辰施針的手法,站在一旁一直在小心翼翼注視著林辰一舉一動,一旦發現他有什麼異常舉動,就會選擇悍然出手的壯漢,在看到林辰所施展的針法之後,原本警惕的雙眼中,忍不住的湧現出一抹強烈的震驚。

他雖然不是中醫,卻好歹也是沒吃過豬肉卻見過豬跑,更何況以他的身份接觸的都是南山市最頂級的中醫。

可是親眼見過三大中醫世家的家主施針,而眼前這個看起來也才二十歲出頭的青年,竟然在施針手法上絲毫不遜色三大中醫家族的家主,這是何等的天賦異稟?

要知道中醫最吃的就是經驗,就是三大中醫家族中最傑出的晚輩,也至少過了三十歲,才能達到中醫大家的門檻。

這小子如此年輕就已經遠超一般的中醫大家,這要不是天賦異稟,那他也想不出其他能夠解釋的可能了,因為林辰實在是太年輕了。

難怪剛才這小子一眼就看出徐老的病情,看來這小子還真有幾把刷子。

「咦!這是中毒引起的!」

也就在這時,原本神情十分淡定的林辰,卻忍不住的眉頭微微一皺,喃喃自語的說道。

原本以為老者的中風,是情緒過於激動或者心情陰鬱所致,畢竟中風好發與四十歲以上的中年和老年,而且中風大部分都是跟心情有關。

他也是按照這個辦法來做,只是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老者的中風並非是簡單的心情引起,而是因為中毒導致身體器官衰變,從而牽扯出的併發症。

弄清楚老者病情不是中風后,林辰忍不住的微微搖頭,早知道是這樣說什麼也不會選擇出手。

能夠引起中風的毒,那可不是一般的毒,絕對要比治療中風都還要棘手萬分。

更何況以這老者的身份都不能將這毒素清除,多半不是一般的毒,想要清除可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

想到這裡林辰就想放棄救人的想法,不過轉念一想卻又很想知道這種的到底是什麼毒。

能夠讓很多醫生都束手無策的毒,而且還不是立馬就讓人斃命,這可就引起他很大的興趣。

「看在五百萬的份上,我就再出點力!」

林辰注入老者體內梳理身體的真氣猛然加重,帶著一抹不可阻擋的威勢,開始在老者的體內尋找病灶所在。

伴隨著真氣的猛然加重,老者的臉上頓時露出一抹難掩的痛苦神色,顯然一下子大量的真氣湧入那滋味可並不好受。

看到老者臉上露出痛苦之色,站在不遠處一直監視著林辰一舉一動的壯漢,立馬臉色就是一變,眼神極為不善的看向林辰,怒斥道:「你幹什麼?」

說著,連忙朝著林辰走去,打算阻止林辰繼續的動作。

不過就在他邁步的同時,平躺在車內的老者已經掙扎著爬了起來,從嘴裡吐出一大片黑色的污穢。

同時空氣都變得惡臭難聞起來,林辰只是在猝不及防下吸入了一口,一陣眩暈感便襲來,讓他不由的暗暗心驚。

這毒果然不是一般的毒,只是吸入了一口,就讓他感到眩暈,難以想象要是進入人體之中,又將會是何等的可怕。

隨著體內的黑色污穢吐出,原本因為中風而不能動彈的老者,也終於是恢復了身體,不能動彈的半邊身子已經開始恢復知覺,並且能夠做到小幅度的移動。 正義在得到了軀體之後便找了個旮旯感受魔力的存在。

仗着他的念力強橫和本體的修行經驗,很快便讓他捕捉到了魔力。

也就是那種天生承載着各種意志力量的能量。

「你先加油修行吧,再過兩個月,多拉根魔法學院就要招生了哦~你可以選擇去體驗一下上學的感覺~」希雅鼓勵道。

「這不太好吧…」正義雖然嘴上說着不太好,但他的心裏還是極度期待的。

自己剛開始修行的時候可沒有這個閒情逸緻去上學,只要希雅指點就好了,現在這個小分身想要形成戰鬥力,還需要很長的時間,並不急於求成。

況且,遠水解不了近渴,就算正義形成了戰鬥力,一時半會也幫不上什麼忙,不妨去體驗一下。

「有什麼不好的!多拉根魔法學院招收的都是西方大陸頂級的魔法天才,天才少女也是最多的,說不定能再給你划拉幾個老婆~」

「希雅!你還敢提這茬!」

「那二十二個小朋友不可愛嗎?」

「當然可愛!」

「這不就結了~」

「你休想!」

「好啦好啦~人家開玩笑的~」希雅笑嘻嘻的說道。

「不要開這種玩笑!」

「好吧好吧~人家不跟你開玩笑了~」希雅嘴上這麼說,但是她已經開始盤算新的劇本了。

……

正義不得已,再次返回了自己被傳送過來的地方。

他要來取一些東西…

實際上剛開始的時候,莫情是想讓正義和衣執度都白手起家的,結果事實給了他當頭一棒,不得不低頭了。

一方面多拉根魔法學院要招生了,干修行兩個月根本別想有所作為,他現在需要大量資源來修行,迅速拔高修為。

另一方面是希雅要他在西方大陸開孤兒院…

正義越想越後悔,之前實在是太高估自己了,不然的話,何苦遭這個罪。

希雅當時就提過這個問題,不過莫情沒理會,一心想要玩一手白手起家…

不然的話,哪還需要用這兩條腿顛顛的跑回去…

不過,這也不是沒好處的。

不是鍛煉身體!

而是可以將更加細緻的資源傳送過來。

不得不說,雖然跑的很累,但正義不得不感嘆一句,有人類的身體真好!

最起碼愛喝不愁了,餓了就抓點小動物填肚子。

……

一束光芒閃過,正義的面前就出現了一座陣盤和一個空間腕輪。

「老夥計,咱們又要比肩作戰了…」正義拖着陣盤嘀咕道。

這是自己的保鏢之一:豬野。

正義在陣盤上一點。

轟!

空間中猛的爆發出一陣無聲的震動。

那座陣盤在那聲震動之後,便緩緩的化作虛無,印向了莫情的胸膛,化作一個巨龍紋身。

隨後,正義將空間腕輪待在了左手上,這玩意兒是西方大陸主流的魔法道具。

正義的念力探出,與空間腕輪建立了聯繫之後,便從其中取出一塊黑漆漆的石頭。

他毫不猶豫的將那塊石頭拍向了眉心…

啪~

正義的手掌和他的額頭碰在了一起,發出一聲脆響,而那塊黑漆漆的石頭已經不見了。

這是正義的第二個保鏢:鬼嗤。

豬野和鬼嗤就這樣一個藏在了紋身中,一個藏在了識海中,為正義保駕護航。

很顯然,以上的陣盤及石頭都是出自老先生之手。

這兩個寵物也是老先生強行封印塞過來的…

只因為多拉根魔法學院,可以翻譯為巨龍魔法學院!

把豬野塞過來是讓他這個野路子土包子好好學習學習巨龍的手段和姿態。

至於鬼嗤,基本就是個保鏢,只修靈體,等級還被莫情的等級壓制了,在哪修行都一樣。

空間腕輪來自玄雲峰,是谷宗主送他的,裏邊的魔晶則是雷極用源晶和玄雲峰兌換的。

他只有高品魔晶,以正義目前的修為,拿出來指定是個禍患,還是低調為妙。

拿到了魔晶之後,正義便返回了彼得斯小鎮。

一來一去,七天時間就過去了。

正義順利的進入了彼得斯小鎮,這個小鎮周邊沒什麼厲害的魔獸,也就證明這個小鎮應該沒什麼高手。

是一個相對落後的小鎮。

落後的小鎮對於普通人來說是一處好地方,因為沒有什麼強者來干擾他們的生活。

正義花了一些金幣住進了一家相對高檔的旅店。

去住旅店之後,正義便取出一枚低品魔晶開始修行。

憑藉強橫的念力和修行經驗,正義只用了一個月的時間就成為了一個二階魔法師,成長的相當之快。

「帕什先生,有客人找你。」門外的服務員說道。

「麻煩你讓他進來。」正義操著一口不流利英語回應道。

「好的,請稍等。」

沒一會,一個身穿大衣的女性魔法師便走到了正義的門外,直接推門而入。

正義也沒多說,直接從空間腕輪取出各種魔晶交給那個女性魔法師。

這和女魔法師是總代表,代表眾人來正義這裏取資源,然後分發給眾人去開孤兒院。

也就不用一個又一個來找正義,耽擱正義的時間。

這個女魔法師取走了魔晶之後便一聲不吭,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正義也開始繼續修行了。

達到二階實力之後,正義便開始研究魔法。

不得不說,魔法入門比武技入門要難一些。

首先,需要了解魔法術式,通過魔法術式來釋放魔力粒子中蘊含的意志力量,這個過程有些危險。

或者直接霸道的引動出魔力中的意志力量,這個過程更加危險。

「雷電啊!請聽從我的召喚!」正義念動咒語,配合簡單的術式,右手凝結出了一個閃電球。

「颶風啊!請聽從我的召喚!」正義繼續念動咒語,左手出現一道風刃。

正義足足研究了三天三夜才徹底搞明白如何排列術式並引動魔力中的意志力量。

踏出了這一步以後一切都好了起來,直接發動了兩個一階魔法。

對於一個六階修士來說,這簡直不要太簡單,雖然修鍊體系不一樣,但大道相通。

哪怕是修鍊體系有些差異,但以正義對能量的掌控能力去掌控一個入門小魔法還是綽綽有餘。

只是半天的功夫,正義便將各種屬性的一階魔法都學了個便。

在這個過程中,正義發現了一個魔法的弊端。

就是一種魔法基本只能有固定的能力。

比如專修風系魔法,哪怕是學習了各種風系攻擊魔法,沒有學習身法系魔法,那他的兩條腿根本得不到風屬性的加持。

可以說,魔法師戰鬥的時候每一個動作需要一種獨立的魔法。

不像東方修士那樣,修行了風之意志之後既可以攻擊也可以增加速度。

戰鬥的時候只需要一套功法、攻擊武技和身法武技便是千變萬化,有的武技還兼具身法武技,只需要功法和武技即可。

如此細算下來,一個強大的魔法師所學習的魔法絕對是一個恐怖的數目!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讓所有人頭疼,且怎麼都找不到的李長老卻正在樹上呼呼大睡,那叫一個逍遙!

樹下還睡着一隻雪白的狐狸,盤著身子,就那麼靜靜等待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