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姐笑,那就很好!

偷香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葉長生的彪悍人生最新章節、葉長生的彪悍人生斷魂、葉長生的彪悍人生全文閱讀、葉長生的彪悍人生txt下載、葉長生的彪悍人生免費閱讀、葉長生的彪悍人生斷魂

斷魂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一等帝君、陳年邪事、葉長生的彪悍人生、

。 這些人加起來,連一個逸王妃都不如。

「皇上,太后,既然求了逸王妃來救容妃娘娘,微臣便相信逸王妃的醫術。」

容大將軍堅定的開口。

「何況,寢殿內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皇上,太后,以及微臣皆不知。」

言下之意,只聽李太醫片面之詞,太不穩妥。

一旁,寧貴妃點點頭,開口道:

「皇上,容大將軍說的也有幾分道理,既然逸王妃把那兩個接生嬤嬤和醫女全都轟了出來,把她們叫來問問,不就知道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嗎?」

「寧姐姐的這個提議最公平,雖然逸王妃平日裏性子直率了些,但到底人命關天,臣妾想,她還不至於這樣言行無狀。」

梅妃說完,看了眼太后。

太后嘆了口氣,知道皇上心性多疑,剛剛李太醫那話,定是惹了皇帝不快。

「皇帝,依哀家看,還是把那兩個接生嬤嬤和醫女叫出來問一問吧。」

既然太后說話,皇上也微微點頭,表示同意。

跪在地上的容大將軍幾人,暗暗鬆了口氣。

李太醫卻莫名的心口一跳,也只得硬著頭皮站在原地等待。

不一會兒,就有宮人叫來了兩個接生嬤嬤和醫女。

三人對皇上,太后,皇後行了禮,問了安。

「容妃現下身體如何?肚子裏的孩子怎樣?」

太后看向那三人,先問了一句容妃的情況。

剛剛,她注意到了容大將軍夫妻的臉色,到底是人家女兒為他們皇室生孩子,這種情況下,身為女人的她,心裏到底還是生出一絲不忍。

雖然每個女人都要生孩子,但女人生子,那就是在鬼門關轉一圈,誰也不敢保證到底會不會發生意外。

「回太后的話,容妃娘娘羊水已破,只是孩子巨大,胎位又不正,生產得格外費力,到現在宮口還未開,容妃娘娘卻已經被疼痛熬的沒了力氣。」

這是原話,也是事實,接生嬤嬤不敢撒謊。

「羊水破了,宮口竟還未開?」

太后一驚。

「混賬,這麼危險的事兒,你們怎麼沒人出來通稟一聲。」

「回太后,在這之前羊水並未破,雖然容妃娘娘生產辛苦,但人還是清醒的。」

一旁,容夫人已經嚇的身體不由的顫抖了起來。

「母親。」

容藝一把抱住自己的母親,心裏也是怕的要死,渾身也忍不住的顫抖,但她還是咬着牙小聲安慰道。

「母親,母親莫怕,有顏姐姐,只要有顏姐姐在,大姐,容妃娘娘母子會沒事的。」

容大將軍在聽到兩個嬤嬤的話時,也是心頭一驚,高大的身子晃了一晃。

梅妃看着那一家子,有些不忍,忙轉移話題道:

「你們三個,逸王妃為什麼把你們轟出寢殿?」

三人相互對視一眼,不敢有絲毫隱瞞的,便把在寢殿內發生的事,和逸王妃的對話一五一十道了個明明白白。

寧貴妃眯了眯眼,看似不經意道:

「看來,逸王妃並沒有說先斬後奏這話?」

跪在地上的三人搖頭。

「並未。」

先斬後奏這四個字,她們根本也沒有聽到啊!

梅妃的目光看向李太醫。

「李太醫,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李太醫被嚇的撲通一聲跪在地上。

「許著,許著是話傳話,傳成了這樣,微臣,微臣的確聽到有人說,逸王妃要殺人的話。」

一旁,寧貴妃冷笑一聲。

「人家並沒有說要殺人,只說別怪手中的刀子不長眼,這話並沒有大不敬,是在警告你們,別胡亂闖進去而已。」

對面,皇后冷哼道:

「怎麼,寧貴妃這是想要強行為逸王妃的這句話解釋嘍,刀子不長,不就是她在為隨時會殺人做準備嗎?」

「況且,以逸王妃跋扈的性子,她又不是沒有在宮裏殺過人,」

寧貴妃也不甘示弱道:

「皇後娘娘,逸王妃正在裏面救容妃母子,皇後娘娘何苦來在這兒落井下石。」

「你——」

「你們倆都安靜些。」

太后眼神凌厲的看着那二人,一個是皇后,一個是貴妃,跟個貓狗一樣,沒有一點規矩。

正當正殿的氣氛焦灼時,只聽寢殿裏傳來一聲。

「哇!哇!」

嬰兒響亮的啼哭聲。

「生了,生了。」

容藝摟着她娘,眼睛看着寢殿的方向,淚流滿面。

「嗯!嗯!阿彌陀佛。」

容夫人在聽到那聲嬰兒的啼哭聲中,終於自己能站穩了腳。

只要孩子落地,她的女兒一定也能平安。

「皇帝,聽着聲音,定是個男孩兒啊!」

太后也滿臉喜色的站起身。

皇上也難得露出了愉悅的表情。

「母后說的是,這哭聲嘹亮,定是個皇子。」

一旁,皇后眸底暗了暗,沒有說說話。

梅妃也替容妃開心。

寧貴妃看了皇后一眼,露出了勝利者的姿態。

只要能給皇后添堵,她就高興。

這邊,皇上和太后已經抬腳進了寢殿。

寢殿內,一股子血腥和酒味,屏風后,一大群太醫和宮女也都高興的一眨不眨的看着那厚厚的帷幔後面。

雖然看不清裏面的狀況,但好像只有這樣看着,才能表達他們此刻高興的心情。

每個人都明白,宮妃生產,他們這些太醫和隨侍的宮女,太監,這心也跟着提溜著。

如若妃嬪爭氣,平安順利的生下皇子,他們也能得些賞賜。

但如若趕上點背的,一屍兩命,他們的命也就不值錢了。

容妃娘娘此次生產着實危險,能在此刻聽到嬰孩的啼哭聲,就代表着,不但容妃娘娘從鬼門關繞一圈回來了,他們的魂兒,也跟着回來了。

寢殿內,顏幽幽已經給容妃的肚子上縫針了,靜言利落的把孩子裹在襁褓里。

「你把孩子抱出去,給太后和皇上看看。」

「是。」

靜言抱起孩子,緩步走了出去。

「恭喜皇上!恭喜太后!容妃娘娘順利誕下八斤九兩重的皇子,母子均安。」

太后和皇上以及眾人一愣,看着靜言手裏那個比剛出生孩子要大要壯實不少的嬰兒,都露出了驚喜之色。

「八斤九兩?」

「回太后,是八斤九兩。」

。 這隻野怪比其他野怪也高出兩個頭,非常醒目。

它力量及其強大,輕輕一推,就把身邊的野怪推開,大步流星般走來。

地面的震動引起了魔嘟嚕他們的注意,看到到來的野怪,臉上的表情都凝固了。

「這是,特殊野怪!!!」

「該死,它怎麼出現在我們這裡!」

「完了,現在要撤退嗎!特殊野怪的屬性基本上是其他野怪的一倍。」

他們臉上露出一抹惶恐不安,甚至連隊形都變了,對付四周的野怪也變得措手不及。

噗嗤!一根尖銳的鐵制長矛刺過來,一人沒注意,身體被洞穿,口中吐出大量的鮮血。

雖然他們完成了轉職,但是身體依舊是肉體凡胎,防禦力只能夠減小傷害,並不能夠完全抵消。

一人倒在地上,其他人壓力驟然增加。

「你們專心對付這些野怪,我來對付這特殊野怪!多頂一會兒!」

面罩里傳出夏波冷淡的聲音,他目光冷冰冰的盯著那特殊野怪。

眼中跳動出關於野怪的基本屬性。

【未知】

【等級:14】

【力量:107】

【敏捷:86】

【技巧:眩暈、蓄力一擊】

【眩暈:使目標眩暈一秒鐘……】

【蓄力一擊:凝聚全身力量,完成至強一擊,蓄力期間,力量增強20%!】

「殺!」

一隻沒什麼特殊的野怪,而且自己背後有藍莓,他毫無畏懼。

咔嚓!腳掌微微用力,那堆成山的屍體瞬間被夏波腳掌傳遞來的力道震碎,他整個人竄出去,縱身飛躍起數米高,越過龐大的野怪群體,凌空飛渡,血紅鋼刀掄起,宛如血紅圓月,凌空浮現。

仔細看,那是一輪雙層血紅圓月,殺氣瀰漫開,壓力驟然凸顯。

雙倍重擊之下,鋼刀摩擦著空氣,顫鳴不已,發出尖銳的呼嘯。

面罩下,一雙冰冷的眼睛死死地盯著特殊野怪。

眩暈!